第306章 生命力场探测

    黑衣女人痛呼一声,倒在地上,一连串的滚翻,远远的离开了我。

    她单膝跪在地上。左手撑地,右臂软软的垂下,应该是已经断了。

    她死死的盯着我,一字字的说道:“居合术?”

    我心里暗叫可惜。本来刚才那一剑是冲着她的咽喉去的,可是没想到她在关键时刻用右臂挡了一下,只打断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实在太危险了,我眼中杀机毕露。趁她病要她命!我握着插在腰间的凳子腿,小碎步飞快的向她而去。

    黑衣女人向后仰倒,身体在地面上一滚,竟然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我轻哼一声,向着左方突进,凳子腿向前一戳,黑衣女人从虚空中现出身形,还维持着挥剑欲刺的姿势,狼狈不堪的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踏上一步,伸脚踩住了她的胸膛,凳子腿挥出,砸断了她的左手腕。

    她双臂俱废,胸口又被我用力踩住,怨毒仇恨的瞪着我,一脸的硬气。

    我一挺凳子腿,向着她的咽喉点去,身后传来明日香的娇呼:“不要!”

    我手腕一顿,凳子腿点在黑衣女人的咽喉上,含力不发,转头看向了明日香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不要杀她!”明日香目中泪光隐现,双手合在胸前,乞怜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微微笑了笑:“不管你记得不记得我,我从来都不会让爱我的女人伤心!”

    我飞起一脚,踢在那个黑衣女人的身上,她的身体凌空飞起,重重的撞在舱壁上,跌落地面后,一动不动的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把凳子腿插在腰间,缓步走向明日香,她下意识的后退两步,背脊贴上了舱壁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!”我上前拉住她的手,她的指尖在我的掌心微微颤抖,我凝眸看着她泫然欲泣的脸孔。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叫陈博!余生,想请你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明日香泪流满面,用力摇了摇头:“对不起……我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!”风见从一侧闪身出来,大声的说道:“陈博说的都是真的!我和你,还有大师范,确实流落在了荒岛,我们和陈博一起,经历很多的危险和风雨!如果没有他的话,我们早已经死在了荒岛上!你和他,是真心相爱的啊!风见从来都没有骗过你,请你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风见!原来你……”明日香咬着嘴唇瞪着风见,虽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,但是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。

    她把风见当成了内鬼!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你想想大师范啊!”风见着急的喊道:“你想想大师范,他是不是神奇的失踪了!他现在还在那座荒岛上面啊!”

    “大师范已经以武道通神,他的行踪,岂是你能够妄加议论的!”明日香面沉如水,狠狠瞪了风见一眼,目光转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陈博君,对不起,如果你用暴力胁迫我的话,明日香身为皇室成员,决不能辱没皇室的菊纹徽章,你杀死我好了!”

    明日香目光中的决然,像是一把刀子,狠狠的捅了我一下,我不想勉强她,又不想放弃她,两难之中,嘈杂的声音响起,很多的人朝着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飞快的从头上解下那条结绳,系在明日香的头发上,低低的说道:“我给你回想的机会!如果你想起了什么,明日银座街头,你最喜欢的那个动漫店,我在门口等你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松开了她,揽着风见,迅速的逃离。

    我和风见直接跳进了大海,在海里面绕了一个大圈子,离开了浮生丸。

    风见擦拭着头发,困惑的问道:“为什么不把公主殿下带走!如果错过了今天天的机会,就不会再有机会了啊!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她的长发,告诉她:“我不是不想把她带走,可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!那毕竟是一艘船上,我无法带着你们两个人全身而退的!“

    我其实确实想带走明日香,可是风见和她,我只能护住一个,只能让她先留下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明天公主殿下会去吗?她不会相信你的吧……”风见说到这里,似乎明白了我的苦衷,眼中涌出晶莹的泪滴:“都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低头,温柔的吻着她脸上的泪滴,轻声说道:“不怪你,在我心中,你们每一个女人的地位都是平等的!我不想放弃她,同样,我也不想失去你!”

    “夫君!”风见扬起来,痴痴的看着我,紧紧抱住我的腰:“吻我!”

    我从善如流的低下头,印住她娇艳的红唇,她冲动的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拼命的吮}吸着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轻咳声,我转头一看,左手和右手笑眯眯的看着我:“师父,这又是新师娘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:“再叫我师父,我把你们两个做成魏忠贤你信不信!”

    “魏忠贤是……”左手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木有小吉吉!”我这句话一出口,左手右手急忙捂住了档,后退两步,紧张而绝望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需要你的帮助!”右手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两个的相貌长得一模一样,可是性格真的不一样。平时和我说话的,都是左手,右手属于那种三辊在打不出屁的那种脾气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人要是开了口,比起那些夸夸其谈的人,可信程度就高得多了。

    我眼珠一转,问道: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右手告诉我,昨夜在京都动物园,发生了一件从未有过的事件。

    昨夜,保安被人迷荤了,这不是重点,里面的几头灰熊,被人杀死。这也不是重点,重点是,那几头黑熊死的极惨,像是被人活活打死的,而且身上少了几块肉,现场还有篝火的痕迹,还有未曾吃完的熊肉,这让人想起了,有人赤手空拳的打死了灰熊,而且还吃了它的肉。

    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心态,才能做到这么不是东西啊……

    左手右手告诉我,他们两个得到了一些线索,让我一定要帮忙,帮他们抓住那个实验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我慨然点了点头,盯着两人说道:“但是这个忙,我不能白帮,我有一个条件!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之后,左手右手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,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没听错吧!”左手夸张的掏了掏耳朵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我微笑:“怎么,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,在童话故事里面看到过……那样的故事!”右手忽然开口:“能够重温一下儿时经典的话,真的很不错呢!”

    “疯子……”左手瞪着右手,良久,嘴角绽开一丝古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偶尔疯一把,也是蛮不错的!”

    我把风见送到机场,让她出国直接去香港,我的女人们都在那里,风见知道,自己留在这里只会给我带来不便,虽然不舍,依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风见,我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,不过在那之前,我还是要帮助一下左手右手的。

    左手开着车,带着我穿过几条街道,虽然道路依然整洁,可是路旁边的建筑,就比市中心那里低矮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是东京的穷人居住的地方,在我们国家这叫棚户区,在欧美那边叫贫民窟。

    就算再现代化的大都市,也会有不少无家可归的人。这里的很多地方,都是那种简易的板房,衣衫篓缕的人脸色麻木的进进出出,我问他们,那个实验体难道藏在这里?

    左手说应该是,他们昨天提取了灰熊身上残留的血样,证明那个家伙受了伤,然后他们两个根据洒落的血迹,一路找到这里,就失去了所有的踪迹。但是他们感觉,再没有什么地方,比这里更容易藏身了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看着两人:“合着你们也没确定,只是让我陪你们一起寻找啊!”

    左手干笑两声:“你的能力远远超过了我们,有你加入的话,不是更有把握一些嘛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确定,那个家伙就藏在这里呢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左手从怀里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,有点像是长柄小镜子,不过镜面是液晶屏幕,上面是棋盘格子。

    “师父你知道的,我们那个小组,叫做猎人小组,我们就是专门抓捕那些实验体的,怎么能没有一些专用的道具呢!这个仪器,可以探测到周围强大生命体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看到我脸上有点疑惑,他开启了这个东西,液晶屏幕上出现水波一样一圈一圈的涟漪,没过一会,星星点点的小绿点,出现在了液晶屏幕上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绿点,代表一个生命体的力场。这些细不可察的是普通人的生命力场,这两个比较亮的,是我和右手,这个贼亮贼亮的,就是师父你啦!”

    我仔细一看,确实如此,我和两个小绿点在一起,那两个小绿点的光芒比我要黯淡的多,不过比起那些微不可查的普通人生命力场的绿点,就显的相当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看到师父的生命力场如此强大,我们才一定要拜你为师啊!我们也想要把自己的生命力场变得如你一样强大!”

    左手喋喋不休的说着,和我们一起沿着街道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我们刚刚走了一段距离,我忽然听到一声隐约的惨呼,左手手中的生命力场探测器,亮起一个绿色光点,而我也在这一刻,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翻墙跳进了不远处的一间民房,就见到让我目呲欲裂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伏在地上,身下是一汪血泊,在她的身边,一个穿着西装,衣冠楚楚的男人,正低头看着女人。

    他的脸本来还显得蛮斯文的,不过此刻,沾染了星星点点的血迹,就显得无比狰狞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我大喝一声,然后就暗骂自己S}B了,这个家伙如果真的是哪个什么实验体的话,估计根本就听不懂我的话……

    谁知道,这个男人却抬起头,戴着眼镜的脸孔还蛮斯文的,他貌似无辜的看着我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会说话?难道不是实验体?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