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章刀芒(为♀YQLㄌ打赏别墅加更)

    浮生丸是这艘海洋调查船的名字,我今天白天抽空翻阅了一下相关的资料。所谓的海洋调查船,顾名思义就是观测海洋、采集样品和研究海洋的工具。

    但是日本的海洋调查船,是军民两用的。平时探测海底的生物植物,地震信息等等,但是打起仗来,就可以为绘制海图、编纂航海资料和保证海军舰船海上行动提供依据;还能探测海底地质、地貌及水下兵器。

    这艘名为浮生丸的海洋探测船。是目前日本最大的一艘,出自于三菱重工之手,据说搭载了很多目前最新的科技,所以这艘船的下水仪式。连皇室人员都要出面。

    仪式自然要在船上举行,这艘船太庞大了,在起重机的辅助下,缓缓驶出港口,可是站在上面,却根本感觉不到它的移动。

    风见悄悄来到我的身边,趁着别人不注意,右手攥住了我的手,和我十指紧扣,用力攥了一下,然后冲我甜美一笑,转身翩然离开。

    她在不远处,大声的指挥着人干活,声音节奏明白,看上去非常的干练。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,一个皇室的公主,出行是多么麻烦的事情,她所有的东西不会使用船上的,都要自己带来。

    带来的桌子椅子什么的。被我们擦拭的一尘不染,明日香穿着雪白衣服,穿梭一股的在我不远处往来。

    我不露声色的接近着明日香,眼看就要靠近到她,一股极度危险的警觉让我猛地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个穿着黑衣的女人,站在一根柱子的后面,半边身体被柱子遮挡,目光阴冷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,相貌称不上美,却给人一种凛冽的感觉,她死死的盯着我,看到我注意到了她的存在,黑衣女人缓缓举起手,停留在了脖颈上,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。

    她盯着我,目光中冷瑟的味道像是秋风。我站在原地,目瞪口呆的看着她,怎么也不明白,自己到底是哪里出现的破绽,让她一眼就把我辨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我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,那个女人盯着我看了一会,就自动的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长出了一口气,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上已经遍布了汗水,我猜想,这个女人应该属于明日香的保镖,看到我和她的距离太过接近,才会对我发出那样的警告的。

    麻蛋,总之这个女人真是是一个很危险的家伙,对于心怀不轨的我来说,这个女人是一个很大的障碍。刚才她距离我还有一段距离,已经给我一种刀芒割裂肌}肤的锋锐感,估计应该是个剑道高手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人提醒明日香,仪式就要正式开始了,让她准备讲话。

    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,应该是主持人一类的,慷慨激昂的讲了一段,明日香款款走上台子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,她露出温婉亲和的笑容,开始娓娓而谈起来。

    我心里越来越焦急,因为明日香讲完之后,仪式就快要完成了,仪式完成,她马上就要被护送回皇宫,以后我再想见到她,就难上加难了。

    在我焦虑的目光中,明日香深深鞠躬,结束了自己的演讲,回到了台下,各种闪光灯此起彼伏,把她笼罩在光的海洋之中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迎上去,其中就有风见,她们把明日香围在了中间,向着一侧的休息室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风见转头看着我,给了我一个眼色,我知道,她想让我抓紧这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还是蛮忌惮刚才那个黑衣女人的,可是现在,我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快步走向休息室,因为身上的侍者衣服,我并没有遇到麻烦,就进入了休息室外面的走廊。

    风见正在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,看到我出现,她冲着里面飞快的一指,然后冲我挥了挥拳头,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大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明日香正坐在梳妆台前,一个女人正在为她卸妆,明日香乌黑的长发在那人的手中瀑布一样的倾泻下来,在明镜中,她忽然看到了走进来的我。

    明日香的脸上露出一抹疑惑,说了一句日语,房间里面,除了她之外,还有三个侍女。

    三个侍女一起转头看我,可我已经几步冲到了她们的近前,我挥出双拳,把她们先后打晕,这次转身面对着明日香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叫救命?”我诧异的用意识和她交流。

    刚才我铤而走险,打晕了三个侍女,本来以为明日香会尖叫的,可是我没想到的是,明日香根本就没有呼救,而是坐在那里,澄如秋水的双眸,沉静的看着我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时间很紧,我长话短说!”我一边和她交流着,一边从怀里摸出一根小指粗的绳子,系在了头发上面。

    这根绳子叫做结绳,在荒岛回归的前夕,明日香亲手把这样一根结绳绑在我的头发上。告诉我结绳意味着时间流动的体现,同时也代表着人与人之间的羁绊……

    我的羁绊在她的身上,可是她……能够想的起来吗?

    “我来自华夏,几个月之前,我失业了,还出了车祸,当我从医院醒过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的脑子出了一些问题,始终有一些零碎的画面,在我脑海中反复的播放着……”

    我飞快的讲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,同时认真的观察着明日香的俏脸,看她的反应。

    明日香脸色变幻,似乎随着我沉浸到了那段离奇难忘的经历之中,就在这个时候,死亡的威胁如同阴云,把我彻底笼罩,

    方才那个穿着黑衣服的女人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明日香的身侧,锐利的目光中,闪过浓重的杀机。

    刷,一道雪亮的刀光,忽然从我的一侧亮起,刀光如匹练,瞬间刀尖以经到了我的面前,甚至,我能够听到刀尖的嗡嗡声。

    我不敢直面锋芒,急忙闪身向后退了两步,身上的肌}肤被锐利的刀气所刺激,长满了细细的鸡皮疙瘩。再看明日香,已经被那个黑衣女人拉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我绝不甘心这样功亏一篑,即便是那个女人非常的难缠,我依然大步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心里默念着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,我特别的拼了!我伸手去拉明日香,可是对方的刀光,也在这一刻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黑衣女人拧腰,横斩,一道白森森的淡淡光芒,她的刀身分离出来,冲着我而来。

    刀芒?我倒吸一口冷气,尼玛只在电视剧里面看过这玩意啊!

    我有一种感觉,即便是自己拥有强悍的回复能力,这玩意依然可以把我拦腰斩断,让我死翘翘了。我不敢硬接,只能侧身闪避。

    我这一退,就把自己退到了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紧紧缀着我,刀芒一道一道的纵}横交错,在我的周围交织了一道密密麻麻的光囊,她手里的刀,就好像苏醒的毒龙,在我身旁不停的飞舞,把我逼到了无路可退……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所有的闪避方向,都被刀气封死了,死亡的巨大阴影笼罩了我,我觉得死亡从未离我如此之近。

    眼看我就要被刀芒分身,苏姗的影子闪过我的脑海。

    不能死!我绝对不能死!苏姗还等着我去救她!

    强大的意志力,化作一道道无形的念力屏障,瞬间出现在我的身旁。

    凌厉的刀芒陷入其中,就好像游鱼落入了浑浊的泥塘,虽然依然可以游动,却凝滞了好多。

    我的意志力像洋葱,被一层一层的切割,可是我的身体也趁机向一侧翻滚,脱离了她的刀光范围。

    翻滚之际,我抓住一张桌子,把桌子腿掰断,弹身而起,小碎步迫近了对方。

    黑衣女人的脸上,现出极度惊愕的光芒,她厉叱一声,身形一晃,竟然幻化出三个分身,有的贴地急掠,有的挥刀直刺,还有一个跳起来飞腿。

    乍一看起来,这种影分身蛮唬人的,可是我拥有极其敏锐的听觉嗅觉,她那些幻影,在我眼前完全变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我轻哼一声,小碎步急速突进几步,脑海中闪过大师范那一剑击碎大蛇的英姿,几乎是下意识的,我手中的桌子腿朴实无华的平平挥出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