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3章 温柔暴徒

    安琪从这些人叫嚷的话中,听明白了他们因何而来,她张开双臂护在我的前面,用日语对这些人大声叫嚷着。人群中,有人开始鼓掌,说着什么,很多人一起应和起来。

    安琪的眼中泛着泪花。脸上却挂着幸福的笑容,对着人群连连鞠躬,最后满脸娇羞的搂着我,踮起脚尖。在我的嘴唇上轻轻触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人群散去,安琪告诉我,最近东京出现了一个变态杀人狂,弄得人心惶惶,刚才我们两个初相遇,她的尖叫,让别人误会了,以为我就是那个变态,所以才聚拢过来,打算把我捉住。

    不过安琪的解释,让人群纷纷的祝福,安琪接受了他们的祝福,轻吻我一下,表示对大家祝福的反馈。

    我听了,有刹那的怅然,我虽然一向看不起日本人,但是刚才他们表现出来的众志成城和守望互助,确实挺让人动容的,要知道,刚才人群中,可是有好多老人和妇孺的。

    人群散去,我和安琪独处,她忽然想起了什么,脸色变得如雪一样苍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心疼的攥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情……我做错了……你能原谅我吗?”安琪眼神开始躲闪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我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安琪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,我微笑着说道:“你永远不会做错事情,你的所有决定,都是我的需要包容和理解的!”

    安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扑在我怀中,死死搂着我: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要这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对值得的人好!”我轻轻摸着她如云的秀发,柔声说道:“不许哭了,老是哭对孩子不好哦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浑身一颤,勉强忍住哭声,对我解释,那天她对父母说,我要去求婚,开始的时候,父母是坚决不同意的。可是后来,父亲却同意了,不过他和安琪订了一个协议。

    他要安琪和他来日本,一月之内,不和我有任何的联系,这算是对我的考验,如果我通过了考验,他就会答应我们之间的事情,给我和安琪来自于父母的祝福。

    安琪开始不明白,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是父亲告诉她,这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着想。假如我连这个小小的考验都通不过的话,将来很难做到对孩子视如己出。

    开始安琪并不同意,可是她太想在婚礼的那天,被自己的老爸牵着手,得到亲人的祝福。于是她就偷偷和父亲来到了日本。

    看起来,安琪并不明白,她离开之后,我遭遇了什么样的陷阱,一切都是安琪老爸和莫家暗地里的协议。这些我自然不会去说,就让一切都过去吧!

    我问安琪刚才见到我为什么想跑,安琪羞红着脸,说自己早上都没时间化妆,很难看的说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问她干嘛这么拼,怎么不为肚子里面的孩子想想。安琪告诉我,说日本皇室的公主,即将大婚,所以日本皇室,召集了很多有名的婚纱设计师,为公主设计婚纱。

    如果设计被采纳,会得到优厚的报酬,安琪自然不在乎钱,可是假如亲手设计的婚纱,会被日本皇室采纳的话,那将是一项荣耀的殊荣,安琪所以才这么拼命的。

    我紧紧攥住安琪的手,瞪着她,问她知不知道,即将大婚的皇室公主,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安琪被我狰狞的样子吓了一大跳,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,怯怯的吐出三个字:“明日香!”

    明日香……我咬着嘴唇,想起和她在岛上的缠绵。

    好老公……是她对我的专属称呼,她的温柔顺从,她的明媚如风,想起来,就会让人心里甜丝丝的。所以……我不能让她被另外一个男人带走,我要她!这是我对她,对自己的承诺!

    “安琪,不要设计这些东西了,你跟我走!”

    我带着安琪,找到萧宁儿她们,把给安琪解释的任务,交给了她们,自己则离开了旅店,来到了大街上。

    安琪说了,明日香的大婚之日,还有三天时间,我必须尽快找到她!阻止这件事情!

    在街上,一个中年男人和我面对面的走过来,我盯着他的眼睛,用意志力控制了他。

    他带着我,走过很多条街,最后停在一个街口。

    我放弃了对他的控制,那人晃晃脑袋,有点茫然的看着周围,似乎想不明白,自己怎么会走到这里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男人很快离开,我靠在街口的路灯柱子下,默默的等待。

    夕阳将余晖洒满我的身上,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地平线,华灯初上,夜归的人步履匆匆,夜色越来越深,星星的光芒渐渐璀璨,街上的行人越来越稀少,萧瑟的夜风卷着落叶,从我身边轻舞飞扬。

    我走到路边的草丛旁边,采了一些草,开始编织起来。

    夜色越来越浓重,已经天心月圆,一个穿着ol装的女孩子,出现在了街口,清脆的高跟鞋声,踏碎了一地月光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脸上的黑框眼镜,看着眼镜下熟悉的脸孔,荒岛中相处的一幕一幕,在我脑海中不停的浮现,久别重逢的悸动,在我心里满满的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“风见!”

    我叫了一声,眼镜娘风见浑身一震,抬眼看着站在路旁的我,眼中露出浓浓的警惕神色。

    她说了一句日语,应该是问我到底是什么人,我举起了手里一个用草编织的草娃娃。

    我的手工并不好,草娃娃编织的像小狗,她皱眉看着我,又说了一句日语。

    我用意志力和她直接交流,问她记不记得我是谁,风见困惑的表情,直接表示了她依然还失去着那段回忆。

    这在我的预料之中,我问她,是不是觉得看我非常的面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我一样。

    风见点点头,说真的好奇怪呢!

    我微笑着说出她家的门牌号码,还有,她会做很棒的海胆饭和寿司。风见的表情更困惑了,紧紧皱着眉头,望着我正要说话,我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风见眼中刚闪过一丝惊讶,我已经伸手按住她的嘴巴,把她横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……”风见在我怀里拼命挣扎,用意志力反馈给我她的惊恐。

    我已经别无选择,时间太紧迫了,明日香即将大婚,我虽然自恋,却并不自大,我知道凭我一己之力,不可能阻止这件事情的。我需要一个内应,这个人,就是风见!

    在荒岛离开之前的迷情七夜,风见给我编制了一个草人,告诉我如果看到草人,就会想起她,可是那个草人已经不知道遗落在哪个时空,我唯一记住的,就是风见曾经告诉过我的,她家的住址,她会做很棒的寿司和海胆饭。

    所以我扛着她,直接进了她的家。

    风见家是那种很老式的日本二层小楼,就好像我曾经在机器猫中看到的那种,我搂着她,径直窜上了二楼,我知道,那个窗口悬挂着晴天娃娃的房间,就是她的卧室。

    我搂着她,从窗口跳进去,直接把她压在了榻榻米上面,伸出手谈进她的衣襟,握住了她傲人的胸围。

    风见的眼中布满了骇异之色,娇躯不停的扭动挣扎,可是被我压着,她也只能接受自己衣服一一散落的命运。

    很快,风见就被我剥成了小白羊,她惊恐的看着我,重重一口,咬在了我捂着她嘴的手掌上。

    我任凭她死死咬着我,迅速的进入了她的身体,风见浑身一震,喉咙间发出压抑的悲鸣,我开始动作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,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!之前,你本来从来未曾和男人发生过关系的,可是你发现没有,我带给你的感觉,是不是很熟悉?”

    我一边动作,一边对风见开始灌输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很长的故事,要讲给你,也许你会觉得很荒诞,但是我告诉你,这是真实发生的!“

    我努力将快乐的浪潮一波}波的带给风见,她的抵抗越来越微弱,情不自禁的,伸出修长的两腿,盘住了我的腰。

    “你和明日香,还有大师范,以及两个保镖,乘坐的武直失事,你们降落在了一座荒岛,那个武直的编号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把那些刚刚得到的回忆,一点点的讲给了风见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