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你的决定会有怎样的伤害

    “王!”李美红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目光亮的像是星星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天,让我们重新遇到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轻轻搂住的腰,把脸贴在我的胸口上。即便是隔着衣服,我依然能够感觉到她俏脸的滚烫。

    “我彷徨过,想要逃避过,我比你大好几岁。而且,你并不是我第一个男人,我最美好的东西,没有给了你……我想离开。可是,现在我不走了!”

    她痴痴的看着我:“这世间再无一个男人,如你一样有情有义,若是没有你,我在荒岛上,已经死过了无数次!我爱你!我知道,我们任何一个人的离开,都会让你痛苦!所以,不管如何,我都要陪在你的身边!”

    我用力搂着李美红,表达我的感激,我知道,她这番话,除了向我表明心迹之外,其实,也想说给另外一个人听。

    “坏蛋!”萧宁儿来到我的身边,轻轻捶了我一拳,俏脸红的要渗出血来:“原来……那个……使你拿走了……让我伤心难过了半天……”

    我咧嘴一笑,萧宁儿指的是她的第一次,本来她因为没有红色而难过,没想到居然是我是我还是我……

    乔自然不必多说,她肯定是和我在一起的,我们的目光,一起落在陈丹青的脸上。

    陈丹青挺直腰板,直挺挺的坐在桌子边,面无表情的盯着手中已经空了的酒杯,凝固的像是一座雕像。

    李美红还想说话,被我用目光阻止了,陈丹青的性格我了解,执拗起来像是一头牛,她有自己的主意自己的决定,别人说什么都是白说的。

    良久,陈丹青抬起头,亮亮的双眸望着我,嫣然一笑,冲我翘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很棒的故事,去写小说吧!”

    我的心像是坠入了无底的深渊,我已经明白了她的决定!

    在荒岛的最后一夜,我们两个相互袒露爱意,差一点就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。但是最后关头我悬崖勒马,就是担心回到了现实之后,唯一会后悔的人,就是她!

    我和她之间,有着难以回避的天堑,那就是我们血缘稀薄却事实存在的关系。

    她是我的表姐!

    假如我们在一起,势必要让双方老人感到羞辱,无颜面对家族的人,他们那个年代的人,把这个看的比什么都重要!

    所以……陈丹青的决定,我并不意外,只是心痛!

    我缓缓走近陈丹青,她目光复杂的看着我,紧紧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我忽然出手,把她的衣服撕开了一线,露出她的香肩。

    在她浑圆雪白的肩膀上,有一个圆环状的伤疤,上面斑斑点点的正是齿痕。

    那是我们在荒岛的最后一夜,我悬崖勒马之后,在那里狠狠咬了一口,我想她记住这段感情!我不想失去她!不想!

    苍天在上,齿痕为鉴!

    陈丹青低头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齿痕,淡淡笑了笑,站起身:“不小心碰伤的!嗯,我要走了,大家再见!”

    我身形一闪,挡在她的面前,定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陈丹青皱起眉头,盯着我,恍如小时候,我淘气被老师骂,她恨铁不成钢的就是这样瞪着我的。

    “醒时对人笑,梦中全忘掉。叹天黑得太早,来生难料,爱恨一笔勾销……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……”陈丹青绕过我,嘴里轻轻哼着歌曲,消失在了正午的阳光中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阻拦她,我知道,她心意已决!我可以傲然面对整个世界,却不愿勉强她。

    她的性格太刚烈,除非她自己想通了,否则,若是我逼得紧了,她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!

    看到我颓然的样子,女人们围上来,温柔的慰藉我,我勉强笑了笑,让她们在酒店等我,我冲出去,寻找陈丹青的踪迹。

    很快,我在公交车站看到了她,她平静的上了公交车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我打了一辆车,一直跟着那辆公交,却始终没有见到她下车。

    那是一辆循环公交,我看着她坐在车子的后窗前,落寞的看着窗外,随着公交车,一圈一圈的在城市里兜着圈子。

    华灯初上,灯影阑珊,她终于下了车,在街上蹒跚的步行,我远远的缀着她,目送她走进熟悉的橱窗。

    老牛面馆!我们两个以前经常吃饭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过了吃饭的高峰期,她一个人坐在桌子边,腰身挺得笔直,面前摆了一大碗牛肉面,还有一个空碗。

    牛肉面的热气,渐渐的消失,她拿起筷子,挑了半碗面,放到空碗里面,呆呆的看着两个碗,眼里的泪水,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口一阵绞痛,我知道,她在进行一项仪式,以此祭奠我们曾经的过往!

    她坐在灯光明亮的餐厅,一个人发呆,我靠在路边的街灯下,静静的看着她。时间流逝不知几何,刺耳的警笛声打破了这宁静凄凉的画面。

    一辆又一辆的警车,从街上排着队呼啸而过,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紧张感,我并不关心发生了什么,我只想知道,陈丹青到底会怎样继续生活。

    老板来到桌子边,和陈丹青说了几句话,陈丹青点点头,把一张纸币放在桌子上,站起来,走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她站在车流熙攘的十字路口,茫然的左右顾盼,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要走向哪个方向,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有一种极度危险的警兆。

    这种警兆,就来自于陈丹青的身旁,我不敢再隐藏,大步朝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黑影神出鬼没的出现在陈丹青的身旁,举手一挥,陈丹青软软的倒在他的怀中,那黑影抱着陈丹青,动作快的如同一缕青烟,眨眼间就跑出去很远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我嘶声大吼,在后面紧紧追赶,那道黑影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,从背影来看,那应该是一个肌肉相当发达的男人,整个背部就好像健美先生那样的倒三角。他抱着陈丹青冲过繁华街道,飞快的钻入了一个漆黑的小巷。

    我紧随而入,那个黑影背对着我,发出了一声狞笑,随手把陈丹青丢在地上,转过了身。脸上带着一个鬼脸面具,惨白的底色,眼角流着两道血痕,入目惊心。

    他那一摔陈丹青,已经让我无法忍受,我连话都不说,疾扑上去,一拳捣出。

    鬼脸人兴奋的吼叫一声,同样一拳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的拳头重重的撞在一起,空气中响起了沉闷的音爆,我像是撞上了火车,半边身子开始发麻,那个人则厉吼一声,身体向后飞退,撞上了墙壁。

    我迅速追了上去,拳头飞舞,那人动作极快,迅疾的闪避了我的攻击,扬手冲我一晃,我的手臂上立刻传来了尖锐的刺痛。那里裂开了一道半尺长的伤口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我看到令人骇异的一幕,那个家伙的手背上,长满了黑毛,而我手臂的手上,则是他的指甲……或者应该称为爪子更形象一些。

    这是人还是野兽?我微微一愣之后,凝聚意志力,脑子里拼命的命令着他。

    不准动!

    这个鬼脸人忽然双手抱住头,怪叫一声,转身蹿上了墙壁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肯让他就此逃走,助跑两步,蹬着墙面飞身追赶。可是这个家伙的双臂一张,两道漆黑的薄膜出现在他的腋下,扑闪了几下,他踏着墙面越攀越高,我却不能像他一样,飞檐走壁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迅速的逃离。

    陈丹青睁开了眼睛,看到自己躺在我的怀中,眉头立刻深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博,你这样做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:“什么有意思吗?刚才有人袭击了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就是你!”陈丹青截断了我的话:“别人根本就没有那样的速度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膛目结舌的看着她,她的意思是……我自导自演?

    陈丹青叹了口气:“算我求求你,我们真的不能!你不要再枉费心机了好不好?让我走!以后……大家两两相忘!就算是……你对我的恩赐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