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 前尘往事并不如烟

    假如我的眼睛欺骗了我,我还有我的嗅觉和听觉!

    我索性闭上了眼睛,用耳朵努力捕捉身边每一丝流动的风。很快,我脚下迈着小碎步。飞快的向着右侧移动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轻微的声响,我以居合术的奥义,飞快出拳随即收回。

    拳头擦着一缕衣衫而过,庄先生低低的轻咦从耳边响起。我的拳头再次挥出。

    这次,他也挥拳而出,硬碰硬的接了我一拳。

    我好像一拳砸在了钢板上面,拳头疼得要命。可是庄先生所发出的那一声闷哼,却让我打了兴奋剂一样,揉身而上,拳头接连挥出。

    庄先生刚才和我对了一拳,似乎也知道我的拳头并不好惹,他这才不再硬接,脚下踩着玄奥难明的步伐,迅疾的闪过了我的攻击。

    我并不停歇,把居合术施展到了极致,以拳做刃,脚下小碎步急如风火,始终追逐着他。

    有一点庄先生永远都不会想到,我拥有难以耗尽的充沛体力,这样的高强度的追击,我持续几个小时也不会疲累,但他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貌似中年人,事实上莫幼熙她们喊他庄爷爷,肯定年纪不小了,只是驻颜有术罢了。

    劳资打不到你,耗也耗死你!

    果然,这样的战斗持续了不知道多久,庄先生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。

    小样,就不信拖不垮你!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继续穷追猛打,过了一会,他终于被我一拳打中。

    拳头打倒实处的那种触感,让让我比中了千亿大奖还要兴奋,毕竟太特么不容易了!这货和我耗的时间太久了,有一种来之不易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庄先生单手捂住胸口,向后飞退,同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,从他的口角,溢出几丝鲜血。

    我急追而上,想趁他病要他命,可是庄先生忽然不逃了,他站定身体,面对瞬息而至的我,双手摆出一个奇怪的造型,嘴里大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临!”

    我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捏了一把,浑身的血液似乎全部冲上了头顶,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停顿,脚步虚晃的踉跄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兵!”

    “斗!”

    庄先生一字一字,恍如惊雷在耳边炸响,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巨锤一下一下敲击,闷哼一声,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者!”

    “皆!”

    “阵!”

    庄先生接连吐出三个字,就好像连环三拳,把我打翻在地,我全身的血液似乎在逆行,甚至连动下手指都艰难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手工布鞋,雪白的袜子,顺着往上看,庄先生站在我的前面,低头俯视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好奇怪的身体啊!”庄先生喃喃说着,盯着我的双眼中,忽然泛出一道异样的光彩。

    麻蛋,忘了这老货会催眠了!我暗骂自己大意,再想闭上眼,却已经完全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庄先生的双眼变成黝黑不见底的深潭,让我身不由己的深陷进去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我在虚空中穿行,身边有七彩流光擦身而过,不知不觉之中,我发现自己从万丈高空坠落,还没来得及惊慌,我已经跌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。

    我不是一个人,一个女孩,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抱着我,和我一起跌落大海。

    我们在海水中载沉载浮,被汹涌的海潮冲刷上了一座孤岛。

    陈丹青,萧宁儿,古蔺……一张张熟悉的脸孔在眼前流转,一幕幕刻着往事的碑。

    记忆在这一刻复苏,锥心的疼痛让我无法呼吸!

    苏姗!陌离!那个多智近妖的女人!为了让我们回来,她永远的留在了那座荒岛!而我,竟然险些忘记了她的存在!

    “啊!”凄厉的惨嚎声在耳边响起,把我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庄先生大口的呕着鲜血,身形摇摇欲坠,终于身体一软,倒在了我的旁边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像是死人一样的白,呼吸微弱无比,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死去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大跳,怎么这家伙忽然变成这样了?难道他有癫痫的老毛病?

    但是我想到了一种可能,那个创|世是何等厉害的存在,他封存了我的记忆,庄先生能够凭借一己之力破开封印,已经算是相当牛叉了。不过,这显然就是他受到的反噬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庄先生睁开眼睛,他的手哆嗦着,从怀里摸出一个玉质的小瓶,看那意思想打开瓶子,不过他的手是在太无力了,怎么也打不开小瓶子,他的呼吸,现在已经细不可闻了。

    我却是恢复了不少,挺腰坐了起来,从他手中,一把夺过那个小瓶子。

    我打开瓶子闻了闻,里面是粘稠的碧绿液体,微微荡漾着,一股奇异的香味冲入我的脑海,让我仿佛置身于氧吧之内,浑身变得通泰舒爽。

    我用力嗅了嗅,只觉得浑身舒坦,这玩意真不错。

    庄先生见此情景,黯然的闭上了眼睛,估计他肠子已经悔青了,本来占尽了上风,结果现在翻船了,这说明,人真的不能太嘚瑟……

    我伸手捏住庄先生的下巴,把那瓶液体倾倒进去,他猛地睁开双眼,不敢置信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他嘴唇哆嗦着,似乎想说什么,我开口说道:“行了,不用谢我!其实,我真的特别想杀死你!不过吗,刚才你帮了我一个大忙,我这人恩怨分明,你让我找回了我最珍贵的东西!我今天饶你一条命!”

    庄先生嘴唇哆嗦着,想说什么说不出来,我摆摆手:“行了,不用谢我,下次想生死决的话,我依然奉陪……”

    “败家子……”庄先生嘶声打断了我:“一滴……只要一滴……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看手里空空如也的玉瓶,终于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了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我干笑两声:“这玩意挺珍贵吗?”

    “千……千年灵芝……液……”

    麻蛋,早知道这玩意这么珍贵,我就自己来两口了……

    我飞快的把那个小玉瓶揣进怀里,耸耸肩说道:“你慢慢躺着吧……我得回去了!”

    我从他身上搜出车钥匙,开着他的跑车扬长而去,我离开时候,庄先生的脸已经有点像是煮熟了的猪肝了……

    千万不要中风才好啊……这么大年纪,不知道控制自己的情绪么……

    安琪肚子里的孩子……是我的!萧宁儿的第一次,给了我!乔的也是!

    还有李美红……琳娜……我想到一个名字,心痛了起来。

    明日香!

    她送我的结绳,已经不知道消失在哪里,她说结绳意味着时间流动的体现,同时也代表着人与人之间的羁绊、人与神之间的纽带。她要和我在东京的街头相遇,相互询问彼此的名字!

    那么,我去找你!在东京!

    即便我们彼此身份的悬殊,是鱼和鸟的距离,但是我相信庄先生说过的那句话,有志者,事竟成!

    相较于明日香,陌离才是我最大的牵绊!

    可是要如何去找她,我一点头绪都没有,从苏醒记忆的那一刻起,我我已经看到了自己未来命运长河的轨迹。

    我将为了寻找他们而奔波!明日香,风见,琳娜,还有……陌离!

    我的女人们,你们等着我,等着你们王!就算我们之间隔着整个的世界,无穷的宇宙,我也依然要找到你们!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看到我脸色凝重的走进房间,几个女人都好奇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,我要讲给你们听!”

    “事先声明,这个故事,并不是如童话一样浪漫美好,你们会听到很多人性的丑恶,也会伤离别,也会扼腕叹息。你们可以选择相信我,也可以把这当成一个荒诞离奇的故事,一笑而过!”

    “你墨迹不墨迹!要说就快点说!”陈丹青瞪了我一眼,眼神却有点躲闪。

    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,是最了解我的人,她知道,我很少有这样一本正经的时候,那么我所要说的事情,一定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故事,你们陪我喝酒!”我打开一瓶红酒,每人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我举起杯,红色的酒液在晶莹剔透的水晶杯中轻轻荡漾,一如那血色的过往。

    故事很长,讲完之后,一瓶红酒已经见底,每个人都带着微醺的醉意,膛目结舌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再没说话,我相信,她们完全可以根据我所讲的,和梦中出现的散碎画面相验证,就好像一幅岁月蒙尘的画卷,缓缓展露真面目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