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 谁的牌子也不翻

    北非这边因为靠近阿拉伯,受他们的饮食文化影响,居然也有烤骆驼这种吃法,我看到那头巨大的骆驼被架在火上熏烤。脑子里模模糊糊的闪过一些画面,似乎我们也烤过很多次动物,那段时间,烤食是我们唯一的烹饪方式。

    脑子里面拼命的凝聚着回忆。和巴布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,这时候有人送上来一盆水果,我看到那巨大的果实,脑子里轰了一声。一些凌乱的画面如风卷残云,充斥了我的脑海。

    看到我愣愣的看着那些果实,巴布带点自豪的告诉我,这个果子叫猴面包,是他们这里的特产。

    猴面包……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棵棵有些像是瓶子的树,还有一家三口的影像,男的英俊,女的漂亮,中间的小女孩玉雪可爱,张开小嘴,似乎在叫我欧巴。

    全南秀……我喃喃念出这个名字,似乎想起来一些东西,可是太凌乱了,到了最后,那个男人和女人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,变成脸孔变幻不定忽男忽女的怪物……

    这画风有点辣眼睛,我拍了拍脑袋,打开一个猴面包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敢肯定,我一定吃过这玩意,口感非常的熟悉,但是就是想不起什么时候吃过了,也许,真的是在那个遗失了记忆的荒岛……

    烤骆驼并不能一下子完全烤熟的,要一边烤,一边削下外面已经烤熟的部分,边烤边吃。

    厨师片了几大块肉,肯定是最先送给巴布。

    他端着装肉的盘子,举到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以自己的名字起誓,从此以后,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!请你接受我最诚挚的友谊!”

    “让我和我最好的朋友,一起分享这块肉!”我挥起银刀,把这块肉一分为二,和巴布相视一笑,各自抓了一块肉开始大嚼起来。

    骆驼肉的味道,和羊肉有些相似,但是肉丝要比羊肉的粗一些,腥膻的味道也重一些,但是我无所谓了,我当兵时候野外生存,连蚂蚁都吃过,更不要说这玩意了。

    二三百公斤重的骆驼,足足烤了四五个小时,每一个帮助过我们的军人和公民,都分到了一块。巴布趁机宣布,所有的优厚待遇,从这一刻开始再次实施,现场欢呼如雷,黑人又爱唱爱跳,很快就响起了手鼓声,说唱声,场面嗨的不行。

    狂欢持续到了凌晨三点多,人群渐渐散去,我和巴布回到了皇宫。

    我和乔被安置在了巴布寝室的旁边,我楼着乔站在门后,仔细倾听着来自于隔壁的声音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脆响,声音响起的同时,我扭开}房门急冲,瞬间已经到了隔壁。

    我让巴布在关上门后,在门后倒着竖立一个酒瓶,窗台也是如此。无论那个隐形的家伙从哪个地方进来,都会碰倒瓶子,这样我们就会有了防备。

    门后的酒瓶已经碎了,巴布缩在墙角,我伸出手,向着前方飞快的扔出一把粉末,白色的粉末四下飞扬,很快,就勾勒出一个男人的身体形状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正弓着身冲向巴布,白色粉面不然勾勒出他的体型,还被他吸了进去,呛得他连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我冲上去,拳脚飞舞,瞬间把他笼罩进去。

    昨天着了他的道,是因为我看不到他的具体行动,等于是盲人摸象,现在则不一样,我目标明确,精准打击,这货勉强支持了几招,就被我干翻在地。

    我犹不解恨,在他身上狠狠踢了几脚,他痛苦的哀嚎,说了一大串英文,这难不倒我,现在哥已经是万能翻译机了,我用意志力和他交流了一下,开始这小子并不配合,不过我暴打一通之后,他乖乖的交代了。

    这货真的是M国人,帮助老国王复辟,就是M国人阴谋,他隶属于美国一个特别行动部门,那个部门有点类似于书生他们那个组织。他属于天生拥有异能的人,就是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遁入黑暗之中,也只有夜里才能隐形,而且……得脱衣服。

    看着他两{腿间老大的一坨,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他们来了多少人,还有什么阴谋之类的,结果这货很自负的说,就算去IS那里,他们组织也只是一个人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拔出那把切割骆驼的小银刀,一刀割了他的喉。

    这货不能留,他这个异能太可怕了,要是让他逃出去,我以后睡觉都得睁着眼睛。

    同时我也感慨无比,这个世界上,还真是无奇不有啊!

    我打电话告诉书生,这里的事情已经搞定,让他带着合同过来,书生啧啧称赞,说我为国家立下了大功。答应我的事情,一定做到。还要为我向军委请功。

    我阴测测的说道:“请功不必了,我打算杀人放火,就算功过相抵了吧!”

    书生沉默了一下,知道我所指的是什么,过了一会,他说见面再说吧,就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凌晨,书生乘专机赶到了,和巴布签了一个合同,华夏拥有那块油田的独家开采权,设备和人力物力,都由华夏承担,华夏占用百分之五十二的股份,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八,巴布慷慨的赠给我百分之八,书生履行承诺,给我百分之十,但是只能分红不能转让的那种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百分之十八,利润也远远的超过了钻石矿,不过现在钱对于我来说,也没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我乘坐书生专机立刻,在飞机上,书生和我促膝长谈,他告诉我,每一个家族,能够屹立百年而不倒的话,肯定有他们的不凡之处,因为华夏的情况不同于其他国家,一直都在变化的。

    像欧美那些国家,百年以上的家族比比皆是,可是在华夏,百年以上的家族,并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在我之前,不是没有人想搞过莫家,可是莫家一直屹立到现在,肯定有他们的厉害之处的。

    我想报复他们的话,在并不太出格的情况下,他可以给我撑腰,让我耀武扬威一会,但是如果真的触及到人家的底线,他兜不住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可能说的是实情,那个庄先生就有点深不可测的意思,我至今还记得他给我的心灵冲击。于是我问起书生,知不知道庄先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书生说像庄先生这种奇人异士,国家肯定是注意的,据他所知,这个庄先生应该属于修道者。

    当然修道成仙的什么的比较扯淡,哪有什么神仙啊,不过道家文化博大精深,现在普通人所知道的,不外是武当太极之类的皮毛,事实上,道家的门派众多,秘密分支更多,很多的修道者,都拥有不次于他的实力,只不过道家讲究隐逸,并不怎么显露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庄先生为什么一直待在莫家,可能这就是莫家屹立百年的秘密所在。这件事情,他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飞机在我们的城市降落,我带着女人们去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,洗去北非的风尘,就去吃大餐了。

    在饭桌上,我给他们讲起自己在水牢中,忽然想起那些片段的事情,女人们困惑的和我交流,把自己最近的梦境告诉我,我们把那些散碎的梦境碎片拼凑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那个荒岛,我们肯定是一起去过的,而且在上面相依为命过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我们会一同回来,却并不相识,同时失去那段时间的记忆呢?

    还有,我们记忆中,那些并不在我们身边的女人们,到底是谁,现在她们在何方呢?

    这些问题让我想的头都疼了,我看看已经很晚了,直接在这个酒店开了几间房,让大家分头休息。

    乔并不肯去自己的房间,拉着我的袖子,用那种火辣辣的目光冲着我暗示。

    萧宁儿也幽怨的看着我,悄悄的冲我亮了亮她的房卡,我心里痒痒的,但是今晚谁的牌子也不能翻了,我还有其他的事情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