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1章 巫师的逆袭

    一个黑人的脑袋从上面出现,然后一束雪亮的手电筒灯光照下来。

    灯光很粗鲁的照在我的脸上,我紧紧闭着双眼,一动不动。手电筒的光芒转到乔的脸上。乔按照我的嘱咐,也是垂着头并不动弹。

    手电筒的光转移开,那个黑人竟然想关门离开,我一下子着了急。心里拼命祈祷着,千万不要走,千万不要走,你丫下来看看嘛!

    出乎我的预料。那个黑人竟然真的停顿了关门的动作,茫然的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子里闪现,我凝聚脑子里所有的意志力,对着这个人拼命想着,下来,你特么下来!

    黑人茫然了一会,一道绳梯从上面垂了下来,黑人犹豫了一下,沿着绳梯缓缓走下来。

    “近点,再近点!”我试探着继续用意志力发布指令,黑人蹚着水,竟然真的走到我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解绳子!解绳子!”我压抑着剧烈跳动起来的心脏,拼命的在脑海中说着。

    黑人缓缓伸出手,颤抖着搭在绳索上,我心知现在已经最关键的时刻,竭尽全力的让意志力做到最凝聚,不停的冲击着他。

    我的身上终于一松,绳索一圈圈的落下,漂浮在水面上,我立刻转身一拳,打在黑人的后脖颈上。

    他浑身一软,向后栽倒。

    我把昏迷的他拽起来,用绳索捆在木头上,从他身上搜出一大串钥匙和一把牛角小刀。

    我割开了乔身上的绳索,拉着她爬出了水牢。

    上面是一个狭窄的通道,通道的两边,树立不少粗木做成囚牢,有一些囚牢是空着的,也有一些,关着衣衫篓缕的男女。

    我和乔沿着通道向前疾行,想要快点冲出这里,可是没想到,在中间的一间囚牢中,我们见到了巴布!

    这倒霉孩子垂着头,蜷缩在囚牢的角落,身上衣服还算齐整,也没见到伤痕,估计没受什么罪。想想也对,毕竟那是他的亲爷爷。

    我摸出钥匙,开始一把一把的尝试,巴布听到动静一抬头,看到我们,惊讶张嘴要叫,我急忙用意志力控制他,让他不要出声,这才避免了他的叫声。

    咔吧一声,他的门锁打开了,巴布飞快的往外跑,惊讶的对我呜哩哇啦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用意志力和他沟通了一下,巴布告诉我,他是在睡梦中被篡位的,让他感到骇异的是,他汲取了二叔的教训,在身边布置着几名卫兵的,可是那些卫兵,却全无声息的就倒了下去,半点抵抗也没有。

    我明白怎么回事,这应该是那个会隐形的家伙出手了,看起来,那个家伙应该是某个盯上油田的的组织派来的,帮助老国王重新夺回王位,最大的可能性,就是M国那边的人。

    我问巴布,想不想重新坐回王位,巴布的眼神亮了一下,然后就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可能的!”他告诉我,现在那些忠于他的部下,都关在这个囚牢里面,外面的士兵根本就不会听他的。

    我严厉的瞪着他,告诉他,现在不是问他能不能,而是他想不想!是放手一搏生死由天,还是在这里苟延残喘,永远不见天日。

    巴布毫不犹豫的重重的点了点头,我把那一大把钥匙丢给他,让他去给自己的部下开门。

    巴布拿着钥匙去一个一个的开门,先后有人被放了出来,这些人围着巴布,小声的说着什么,应该是询问我们的身份。或者在担忧前途之类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忽然传来脚步声,两个士兵从通道口出现,看到这边的情况,两人吃了一惊,立刻拉开枪栓带着众人了我们,还有一个摸出腰间的对讲机,就要叫喊。

    我死死盯着两人,脑子里拼命的散发着我的意志力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!不许动!”

    两人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,身体动作完全停顿,目光迷茫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和乔走上前,拿过他们的枪支,把他们打晕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巴布他们全都目瞪口呆看着我,傻傻的张着嘴巴,目光似乎很不对劲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和巴布交流了一下,他说他们都以为我是巫师,在非洲,巫师是罕见而且恐怖的,传说中,巫师拥有神的意志和手段。

    那你就告诉他们,我就是巫师!

    为了坚定那些人的信心,我这样告诉巴布,巴布把我的身份传达给大家,那些家伙们傻傻的样子简直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我把两把枪丢给巴布,让他分配给枪法好的人,然后带着他们十几个人,大步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囚牢的外面,还有五个士兵在看守,他们同样被我用意志力控制,夺枪后被打晕。

    我们冲出了囚牢,看到外面久违的阳光,那些人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囚牢的出口,就在皇宫后面的建筑中,我们直接翻墙而过,进入了皇宫的后院。

    喧闹的声浪传入耳朵,我们发现,皇宫外面依然有人在折腾,在和士兵对峙。

    巴布告诉我,他登基之后,牢记我的教导,对国民比较友善,所以很得民心,他被老国王篡位之后,他的一系列法令被废除,所以民众才会在皇宫门口抗议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举起一只手,告诉他们跟着我走,既然民心可用,那就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好了!

    当我们一行人出现在皇宫门口的时候,场面立刻失去了控制,民众们爆发出巨大的欢呼,那些士兵有的举枪对准了我们,有的暗暗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巴布身后的那些人,有很多都是军队的军官,他们挺身护在巴布的面前,一边举起仅有的两把枪和他们对峙,一边大声呵斥着那些士兵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些举枪的士兵,用意志力控制他们,让他们乖乖把枪放下,巴布指着我,大声的冲着所有人,宣布我的巫师身份。

    我灵机一动,撕下一块衣襟,手一松,意志力托住了布片,那布片就这么凌空漂浮着,这一幕也让所有人看我的目光,都变得恐惧无比。

    巴布的手下,顺利的收编了那些士兵,一些原本就没打算开枪的士兵,更是对巴布表示自己的忠诚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,再加上投诚的士兵,还有热情涌动的民众,转过身,冲向了皇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皇宫方面也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,几个黑人士兵迅速的冲出来,身上扛着的水泥袋,扔在地上,筑起一道简单的工事,随即一架加特林机枪就架在了工事的后面。

    这把枪的威慑力,让巴布他们恐惧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我越众而出,盯着机枪后面的军人,大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那人在我的意志力威压之下,一动不能动,看到这样的场景,再一联想到我巫师的身份,人群立刻沸腾了。

    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,这句话的含义我算是深刻理解了。

    那些民众和士兵,已经有点癫狂的意思了,非洲人天性中的热情被我引燃,他们立刻就嗨翻了。

    人群叫嚷着,杂乱无章的冲了过去,几名士兵被打翻在地,加特林落到一个孔武有力的家伙手中,他抱着沉重的机枪,举起来对天扫射一阵,哒哒哒的枪声吹响了进攻的号角。

    他们嚎叫着冲入了皇宫,我拉着乔,护卫着巴布,他在我的提醒下,不停的喊着口号,无非是正义必胜,让老国王交出王位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士兵倒戈一击加入了我们,到了最后,场面已经无法控制了,嗨翻了的人群像是冲破大堤的海水,已经不是任何力量能够阻止的了。

    老国王被人从寝室揪了出来,颤巍巍的答应禅位给巴布,重新披上国王服装的巴布,迅速的发布了一系列的指令,然后满脸红光的邀请我,晚上要为我召开一个庆功大会。

    我暗暗警惕着,那个会隐形的家伙,始终是我心中的一根刺,这个家伙的能力太特么诡异了,很容易就可能让他翻了盘。

    现在没看到他,据我估计,应该是他的隐身,只在晚上好使,嗯……那就晚上……

    我和巴布现在完全可以通过意志力交流,我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了他,关于那块油田开采的。巴布连连点头,说能够得到华夏的帮助,是再好不过的,毕竟华夏在非洲口碑非常好,属于那种拿着钱随便撒的冤大头类型的。

    我心说我大华夏这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你造吗……不过这件事情,巴布答应的爽快,他若不死,也就算板上钉钉了。

    巴布亲笔签发了一道命令,使我成为A国永久荣誉公民,兼职该国的军队副司令,额,司令当然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套手续走完之后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皇宫的外面,燃起了熊熊的篝火,巨大的骆驼被宰杀,架在火堆上灼烤,巴布说要用最隆重的国宴来答谢我和所有的人……

    我知道,真正的战斗,其实这才开始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