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章 政变

    书生笑了起来,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我知道,香港那些富豪,给你开出的条件非常的优厚。国家方面,肯定也不可能让你吃亏的!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资金,一分都不用你出,虽然你也算有个钻石矿的富豪了!那些香港富豪给你开的条件。我们肯定不可能全给你,但是国内有什么事情,只要不是大逆不道杀人放火,我们会罩着你的!”

    我嘿嘿笑了两声:“我还真有事情。要找国家帮忙!”

    书生不动声色的点点头:“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我想找一个催眠专家!最顶尖的那种!”

    对于我这个要求,书生有点惊讶,问我为什么要找催眠专家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和盘托出实情,因为那些凌乱的梦境,似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。我只是说,我感觉自己遗忘过什么事情,而我个人的意志力比较顽强,只有顶尖的催眠师,才有可能对我诱导成功。

    书生点头,说这个没问题,他们组织里面,就有一个这方面的超级高手,不过那人在中东执行任务,要等他回来的话,时间上也来不及,现在A国那块,很多人都在争夺油田的开采权,我必须马上过去。

    我说那也要去香港转机,我的女人们还都在那里。书生说了一句话,让我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已经给你全接回来了!”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:“你小子……艳福不浅!”

    我有一种赤身果体暴露在冷空气中的感觉,我发现,其实在国家这种强大机器的面前,我毫无半点**可言。

    而书生坦然告诉我这件事,应该也是一种警告吧!

    在军方为我派出的专机里面,我见到了陈丹青他们,我和乔坐在餐桌旁,狼吞虎咽的吃东西,她们几个开始叽叽喳喳的问我A国那里的风物人情。

    这个其实我也没啥发言权,只是告诉她们那里很穷,而且很混乱,我添油加醋的把自己上次在A国的扭转乾坤说了一遍,几个女人连连咋舌,我感觉李美红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,似乎想马上把我推倒的样子。

    现代交通工具的发展,让整个地球的距离变得无限小,上午女人们还在香港的花花世界里面逛街,黄昏时分,就跟我一起降落在了A国的境内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,空气中弥漫着尘埃的干燥,让女人们有点不太适应,她们接二连三的咳嗽起来,我不禁有点后悔,不应该带她们来这里的,可是把她们留在香港的话,我也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因为我们国家和A国并没有外交途径,所以我们的飞机是降落在平坦沙漠的,要到首都的话,还需要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我们到达首都皇宫的时候,巨大的声浪扑面而来,皇宫前到处都是涌动的人群,和一群穿着制服的军人在对峙。

    衣衫篓缕的人群叫嚷着冲向皇宫,军人架起高压水枪,把人打的东倒西歪,这乱糟糟的场面,让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于是拉了一个本地人,塞了几张美元之后,他说出了让我大吃一惊的消息。

    A国……又特么政变了!

    我帮助他逆袭成功的巴布国王,在三个小时之前,变成了阶下囚。现在掌权的国王,是他的爷爷,也就是以前的那位国王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我知道,我现在的情况特么的糟透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有人借了你的钱,说让你过来还你钱,你奔波千里的过来取钱,可是特么的……人家忽然又还不起了……

    我急忙拿起手机,给书生打了个电话,把情况给他汇报了一下。

    书生也非常的惊讶,毕竟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。

    书生让我等一下就挂掉了电话,我估计他是请示去了。过了一会,他的电话回拨过来。

    “上次的情况,不也是如此吗?我们相信你!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,什么叫上次的情况也是如此!上次我是背水一战,这次带着我的这些女人,我肯定豁不出去的,就算全世界的石油都给了我,也换不了她们的一句浅言轻笑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可能带着她们在这里冒险的,我正要拒绝书生的提议,他旁边响起说话的声音,然后书生的话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最新消息,这场政变,就是因为油田而引起的!幕后的黑手,是M国,领导让我转告你,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,你都要帮助巴布复辟,否则,那些油田会完全落在M国人的手里,这对于我们国家,是非常大的打击!”

    “记住,是不惜任何代价!”书生语气凝重的又重复了一句话,向我表示他们对这件事情,非常非常的重要。

    “没可能的!”我撇撇嘴:“你以为我赵子龙啊!一个人面对一个国家的军人?”

    “赵子龙怎么可能和你相比呢!”书生干笑:“他只是单骑救主,你是力挽狂澜!”

    “真挽不动!”我无奈的说道:“臣妾做不到!杀了我也做不到!”

    这不怪我推脱怕死,而是这确实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,我一个人,面对一个国家……这简直就是疯了!

    上次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那个无意中撞见的帕梯,我擒贼擒王,一举制服了他们,这次……应该没那么好的运气了!

    “这件事搞定之后,给你一个少将干干!”

    “不干!”

    “奖励给你十个点的百分比!”

    “百分百给我我也不去!”

    我果然拒绝了书生,他不慌不忙的抛出了重磅炸弹。

    “有关于那两个杀手的事情,你想不想知道的更多一些?”

    “不想!”我这两个字一出口,忽然脑子里模模糊糊的有一丝不祥之兆。

    两个杀手明显是冲我来的,他们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胶质物,到底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书生这句话一说,我彻底明白了,肯定是两个杀手熬不过书生的逼问,全招了。他们真的如我猜测的那样,是来自于那个烧毁了德国实验室的神秘组织。

    这么一解释就说得通了,肯定是那个组织想从我这里得到消息,派来了杀手。难怪有两次其实夜白晨黑有机会杀掉我,可是却始终把我打昏。这应该就是想要从我口中得到什么消息吧!

    那个组织,肯定不会放过我的!因为暗物质他们势在必得的!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是,我在明处,他们在暗处,我甚至连他们组织的名字都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我无力的叹了口气,没精打采的说道:”行了老大,我去试试吧!“

    “不是试试,是必须完成任务!”书生严肃的说道:“那块油田,宁可毁了,也不能让M国佬占到半点便宜。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挂掉了电话,单手托腮,仔细想了想,决定还是先找到被囚禁的巴布再说。

    反正距离天黑还有一段距离,我找了个民居,把她们安顿下来,然后拉着乔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乔的身上,有一种近乎野兽般的直觉,对于危险到来之前的征兆,比起我要管用多了。所以我决定带上她,陪我一起夜探皇宫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皇宫的时候,下午那嘈杂的示威人群已经散去,只留下了无数破碎的纸片,横幅之类的东西,现场狼藉一片,我们两个巡视一圈,没发现异常之后,一起跳进了皇宫大院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