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6章 阳光照耀我的破衣裳

    黑女人口中发出似是快乐似是痛苦的尖叫,双臂紧紧搂着我,手指在我背上掐的挺疼的。我脑子里迷迷糊糊的,动作却越来越癫狂。渐渐的。她喊得声音都嘶哑了,可是依然如同八爪鱼一样盘着我,并没有丝毫的退缩。

    我在肆意享受着她败退的过程,刚才醒过来时候。身上那种无所不在的疼痛,渐渐的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终于,黑女人翻着白眼,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。随后浑身一软,眼睛闭上,竟然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我还没有尽兴,可是我似乎感觉到,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,似乎很不是东西的说……

    我搂着她,感觉精力弥漫却无处发泄,但是看着她在我怀中沉沉睡去,心里却有一种幸福满足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环视了一下四周,我们现在在一片长草之中,几十米之外,是蜿蜒的公路,此刻周围一片漆黑,除了昆虫鸣叫的声音,天与地之间静寂无比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是谁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这个黑女人和我什么关系?夫妻吗?还特么是涉外婚姻?

    反正搂着她的感觉,很宁静,很满足!

    在我们的旁边,横七竖八的散放着不少的箭支,上面染着血,还有一个黑色的旅行包。

    我打开包看了看,里面有一些钱,一男一女的身份证,这一男一女并不是我们,这让我有点纳闷。还有一个镶嵌着蓝宝石的十字架,看起来应该挺值钱。

    我想起来了,似乎以前在书上看到过,人在遭受剧烈刺激之后,就有可能导致失忆。

    我一定是这个样子的!

    我发现我不能想太多,再想下去,头会痛!

    我只能等着怀里的黑女人醒了,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好了。

    然而我终于发现,我还是过于天真了。

    我说什么,黑女人只是茫然看着我,她一开口,就是我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我能听懂的就只有四个字……

    吃鱼!睡觉!

    黑女人看到我焦躁的情绪,啊了一声,从我怀里跳起来,穿上了衣服,搀着我站了起来,带着我往长草深处走。

    我们越往里面走,越是荒凉,十几分钟之后,我听到了哗哗的声音,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江,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黑女人撕下自己的衣袖,跑到江边沾了水,解开我身上的布条,开始细细擦拭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身上有很多的伤口,还都是贯穿伤,我想到刚才身边的那些箭支,怀疑这些伤就是那些箭支弄出来的。还有两大块面积很大的伤口,简直触目惊心,我怀疑我到底经历了什么,这么多的伤口,怎么我还能好好的活着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伤口都已经开始收缩结疤,看上去正在朝着好的一面的发展,看着黑女人脸上浓得化不开的怜惜忧伤,我心里感动的厉害,正要告诉她我没事,却被她向前一扑,把我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身上的伤口受到震动,疼得我龇牙咧嘴的,黑女人急吼吼的就来解我的裤子,同时伸出粉红色的舌头,在我的胸口上舔来舔去的。

    我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她,你这是有多饥渴?下一秒,我就被她强制性的交融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黑女人骑在我的身上,疯狂的上下活动着,我的昂然贯穿了她的柔软,随着愉悦的感觉弥漫全身,那些伤口上的疼痛,渐渐由浓转淡,让我的精力也充沛起来。

    被动迎战的我,随着精神的健旺,开始战略反|攻。于是和黑女人之间,又重复着她从主动挑衅到溃不成军、

    从夜晚到清晨,从清晨到正午,我和她一直就在这种循环中,不停的交织,分离,交织,分离……

    到了最后,她已经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,浑身湿透的趴在我的上面,身上像是刚从水里出来一样,**的汗出如浆。

    我怜惜的吻着她的红唇,心说就算你再想要,也没必要这么卖命的说!

    我的目光无意中拂过自己身上的伤痕,愕然发现,竟然已经好了七七八八……

    极度的困惑之后,一种明悟闪过我的心湖,我的嗓子开始发硬,我终于明白,这个女人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需求无度。

    她是为了……让我的伤快点愈合啊!

    只是,这种疗伤方式,真的好奇怪啊!

    当她清醒之后,疲惫不堪的想要再次骑上我的时候,我温柔而坚决的阻止了她。

    她着急的发出不满的低吼,像是只受伤的小兽,我轻轻拍打着她,不停的安抚,她焦躁的情绪渐渐安定下来,肚子却传来了咕噜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低低的叫了一声,把头埋进我的胸膛,我咧嘴笑了笑,松开她穿上衣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,我是谁,为什么会在这里,但是身为一个男人,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女人饿肚子,这个最基本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我折了一根树枝,跑到江边,瞪着眼睛往里面搜寻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我的视力超级厉害,浑浊的江水之中,一尾大鱼摇头摆尾的,在水中游弋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我手中的树枝闪电般刺出,扑棱棱的水花四溅,手中的树枝上传来巨大的摇摆。

    鱼在水中的力量,强大的无法想象,我怕树枝会折断,不敢太过用力,只能随着树枝左右晃动,过了好一会,大鱼的挣扎力道变小,我手腕一挑,大鱼划出一道弧形离开水面,重重砸在岸上。

    钻木取火,对于我来说,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我燃起了熊熊的篝火,把大鱼开膛破肚后,本想架在火上烤,可是总觉得缺点什么。

    我低着头在江边搜寻了好一会,终于找到一块带着白霜的泥土地。

    我用这种泥土和泥,把大鱼包上,这才用火开始烤。

    渐渐的泥土龟裂,散发出带着腥味的焦香,黑女人两眼瞬也不瞬的盯着火上的鱼,脸上露出极度专注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取下鱼,在地上轻轻一摔,泥块四分五裂,里面雪白的鱼肉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女人眼巴巴的看着我,我捻起一块鱼肉,吹凉去刺,放在她的嘴边。

    我找到的那些带着白霜的泥土,就是盐土,咸味渗入鱼肉,味道应该不差,这个女人吃东西时候,那种掺杂着专注满足和幸福的表情,彻底感染了我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深深的困惑。为什么,我是如此的英俊体贴,还特么的多才多艺?

    这些荒野求生的技能,我掌握的熟练无比,我到底是什么人?这个世界上,还有如我一样无双无对的男子么?

    这个问题其实不用刻意去想答案,因为答案太明显。

    我和女人在江边居住了两天,每天除了吃饭,就是用那种方法疗伤,很快,我的伤势就全部愈合了,我活动了一下拳脚,只觉得浑身精力弥漫,我决定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里荒无人烟,虽然百无禁忌,可是我还是打算,要找一个人来人往的城市,求助警察或者媒体之类的,找回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黑人女子是对我千依百顺的,她穿着篓缕的衣衫,跟着我沿着道路跋涉,我们两个走了一段时间,路上的车开始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辆辆的车从我们的身边呼啸而过,终于有一辆车停了下来。上面的五菱宏光标志后面,还加了一个S。

    “哥们,去哪里啊!”开车的小伙子穿着脏兮兮的工装夹克,脸上的笑容却真诚如头顶的阳光。

    “进城!”我憨憨一笑。

    小伙子啧啧两声:“你看看你们,这是遇到打劫的了吧!需不需要报警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用的!”我开口道:“只要你带我们一程就好!”

    “上车!”小伙子打了个响指,带着我们来到一个城市。

    他在路边放下了我们,下车的时候,我悄悄从黑色包里取出几张美元,放在了后座上。

    虽然想不起来我自己是谁,但是有件事情,我却始终记得,那就是好人必须要有好报,否则好人未免太委屈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城市很大,处处都是高楼大厦,我穿着破烂的衣服站在路边,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因为我能够确定,我肯定来过这里,触目所及,很多建筑和街景,都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