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5章 梦到梦的梦

    我和乔回到了我们的城市,我用乔的身份证,租赁了一辆汽车,就在警局的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我不敢开手机。因为警察方面完全可以利用手机的定位来找到我,我只能蹲守。

    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,我等了一个多小时,云凌开着车从警局大门出来了。我开车跟了上去。到了僻静地方超过她,把她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我从车窗里面冲她招手,云凌脸上的怒意变为了错愕,她飞快的钻进了我的车子。急乎乎的说道:“你还敢回来啊!你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从她惶急的声音中,我能听出她对我的关切,我感激的冲她笑了笑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我是来请你帮忙的!”

    云凌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这次莫家和你结了死仇,就算可以让你去西藏,只怕他们都不会放过你了!除非……整容,我让爷爷给你编造一套档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我昂然说道:“改头换面那不是羞辱了祖宗!我并不怕他们莫家,我来找你,只是想让你帮我找到安琪!上次……”

    我把本来要去安琪家求婚,结果被莫家阻击的事情说了一遍,云凌瞪大眼睛:“你放了那两个杀手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云凌重重吐了一口气,恨铁不成钢的瞪着我:“你为什么不把他们交给我们,你可知道,这两个人如果入狱的话,就洗刷了你的嫌疑啊!”

    我自然不会说出真相,这两个人,根本就不是本地警方能控制的,这样说很容易没朋友的,我笑了笑:“这不重要,关键是你帮我找到安琪,我要带她一起走!”

    云凌板着脸瞪着我,我赔笑看着她,好一会,她幽幽叹了口气:“也不知道是哪辈子欠你的!也好,我尽快帮你找到安琪,你就远远的离开吧!你可知道,莫家把那些死者的仇,全记在你的头上,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了!”

    我表面上点头,其实并不以为然,我只是担心我的女人受到伤害,把她们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后,我会回来和莫家斗上一斗的,我的字典里面,从来都没有逃避二字!

    云凌从自己手机里面卸出一张卡,扔给了我:“这是我和家里联系的卡,外人不知道号码,你先用着,我找到安琪给你打电话!”

    我张嘴正要说话,她白了我一眼:“就别弄那些虚头巴脑的感谢了,你少惹点事就算报答我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话听着像我妈说的!”我哈哈大笑着躲开云凌的龙抓手,和她道别后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我和乔找了个地方静静的等候,到了晚上,云凌的电话过来了,她告诉我,安琪被父母带走了,出境记录显示他们去了日本。

    她让我赶紧离开,那张卡就留在我这里,万一我的案子有什么变化的话,就打这个电话联系我。

    我挂掉电话之后,把车子掉头,开向了高速路。詹姆斯派来接我的车辆,就停在路口等我。

    这次回来,本来是打算接了安琪就走的,可是没想到却扑了一个空,我想着安琪的音容笑貌,心里无比的惆怅,我知道,她一定像我想她一样思念着我。想到她郁郁寡欢的样子,我的胸口就有点发闷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告诉他们等我几个小时,明天早上七点钟,我们在这里准时见面。我自己上了原来的车,掉头就往回开。

    胸口那里有股气憋得我难受,反正安琪不在,我也再无顾忌,我打算干脆先不回去了,先去莫家大闹一场!

    我把车停在莫家几百米外的地方,让乔在车上等我。我抽出点汽油,用矿泉水瓶子装着,蒙上头就往莫家走。

    很快,熊熊的火光就燃烧起来,莫家所有的灯全亮了,人声沸腾,人影处处,我绕了一个圈,直奔莫家的主楼。

    我刚刚靠近主楼,忽然一阵劲风飒然,一道黑影疾如闪电的朝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骤出不意之下,我急忙向下一蹲,这道黑影从我的头上掠过,落地后一弹既起,掉头冲着我再次扑来。

    灯光下,我看的非常清楚,这是一头亚洲豺狗,浑身红色的毛发在暗夜中微微的泛着光,看起来极度的凶狠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男人都喜欢狗,我也不例外,对于狗我有很深的研究。说起凶猛的狗人们第一个都会想起藏獒,事实上,藏獒还真不是豺狗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种狗有着超出所有犬科动物极限的速度,爆发力,惊人的体力。比豹子更快的速度,比骏马更好的体力,和比狼更狠的团队精神的性格。我们常说豺狼虎豹,豺排在第一位,就已经非常说明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,这种狗就是群居的,很快,一条又一条的豺狗从暗影中扑出,把我团团围住了。

    我暗恨自己有点大意了,莫家又不是傻,上次被我偷袭了一次,怎么可能没有点防备呢?

    这些豺狗的速度快的如风,围住我之后,起起落落的向我扑击,我只剩下疲于奔命的闪避,根本就很难还击。

    我发现居合术有个最大的弱点,就是不利于应付群攻。

    单挑的话,居合术可以处处抢占先机,以无刀胜有刀,可是此刻,这么多的狗就有点尴尬了,这让我根本就无法去一一预判。

    我只能一边闪避,一边向着墙边退去,打算找个机会,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想法,很快就破灭了,很多的保安从各处奔来,很快就把我和那些豺狗团团围住了。

    这些保安手中拿着的东西,让我心里一阵阵发冷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张的弓弩!近距离内,这玩意的威力并不逊于枪支。

    一种绝望的感觉在我心中蔓延,我把心一横,特么的拼了!

    我的动作一缓,一只豺狗扑上来咬住了我的右大腿。这种东西有一个特点,咬住猎物就不松口。

    我向着侧面急奔,它的身体等于挂在了我的身上,又有一只从侧面扑上,咬住了我的左臂。

    两只狗挂在我的身上,我忽然开始飞速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我的旋转,两条狗绕着我不停的随之飞旋,我奋力打着转,向着外面突去。

    无数的箭支,从保安手中射出,大部分射在了两条挂在我身上的豺狗身上,还有一些,则插|入了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剧痛让我眼前一阵阵的发黑,脑海中安琪等人的身影一一闪现,我咬紧牙关,为了再见她们一面,我绝对绝对不能倒下!

    我频死前的爆发,让我的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,眨眼间已经冲出了重围,咬牙拽下了两条已经死透的豺狗,又带下了两大块血淋淋的肉。

    我身后洒满鲜血,扑进了汽车,似乎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,我顾不得去理会,发动起来车子,不辨东西的加油疾驰。

    刻骨铭心的疼痛让我脑中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旁边有一个女人在叫嚷着我听不懂的话,我在本能的驱使下,用力猛踩油门,车子轰鸣着在午夜空旷的道路上疾驰,身后响起杂乱的喇叭声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开了多久,我的意识终于渐渐模糊,车子怎么停下的我并不知道,我的脑袋在方向盘上重重磕了一下,就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我梦到一个长得很英俊的男人,飞机失事降落到了孤岛,他身边环绕着一群美女,这些人与天斗,与地斗,与人斗,在孤岛上艰难的生存着。

    这个电影我在哪里看过呢?总之拍摄的很真实,场面惊心动魄的,拿到国际电影节上,也许可以拿个什么奖项的。

    额,我想多了,拿奖不拿奖的干我鸟事,头好疼……

    我呻|吟着睁开了眼睛,就看到一张黝黑却耐看的俏脸,宛如黑珍珠一样,凑在我的眼睛前面。

    看到我睁开眼睛,她发出一声似是欢喜的叫嚷,紧紧抱着我,眼里流出大颗的泪水,噼里啪啦的掉在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身体某个部分传来很异样的感觉,似乎……很爽的样子啊!

    我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,这个黑女人的身上,竟然是不着寸缕的,而我身上倒是裹着不少的布条,只是那些布条,都向外渗着血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我们两个的身体,是连接在一起的,也就是说,我和她在做着夫妻之间才能做的那种事情,我能够感觉到她体内对我的挤压和吮|吸,那种让人如在云端的美妙感觉,让我身为男人的本能,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。

    随着她腰肢的律|动,那种愉悦的感觉越来越强,我痴痴看着她布满泪水汗水的俏脸,情不自禁的伸手握住她胸前不停摇晃颤动的山峰。

    我能够感觉到,她已经非常累了,这个时候,似乎应该我反客为主了!

    我一扭腰,把身上的她压在了下面,开始奋力的耕耘起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