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章 释放

    我身形一晃,轻松的避过了晨黑的最后疯狂,木剑一出即回,他双手捂着喉咙。满脸不甘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卷胶带还没用完,正好用在他的身上,我把他也变成了透明的粽子,心头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。

    虽然明明知道。这两个人不会平白无故的来杀我,他们背后一定有人指使,而且那人也不会就此罢手的,可是至少目前。我总算是暂时安全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也让我知道,这个世界,远比我想象中更大,奇人异事层出不穷,这两个家伙,若不是开始的时候一时大意的话,只怕我真的会栽在他们手里。

    还有庄先生,那个家伙也是深不可测的!

    想到庄先生,我就想到了安琪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,我敢用自己的性命担保,出卖我的事情,她一定没有参与,最大的可能就是她父母迫于莫家的压力,才会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莫家啊莫家……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看夜白晨黑,心里琢磨着如何处置他们。

    把他们交给警察的话,我肯定不放心,不是我看不起他们,只怕他们真的看不住这两个人。他们要是逃出来,就是我的死期了。夜白的枪法,现在我想起来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那就只剩下杀了他们一条路了,可是我有一丝不忍。因为虽然两人对我图谋不轨,但是若没有他们两个的话,我已经被庄先生他们杀死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手机,开机后给詹姆斯打了个电话,表示我已经把夜白晨黑捉住了,电话那头的詹姆斯怪叫一声,我都能想象他那吃了屎一样的震惊表情。

    我问他如何处理这两个人合适,他也觉得杀了这两个人并不是上策,因为他们应该是那个神秘集团派遣来的,若是我杀了他们,那边迟迟没有得到回应,肯定会再派来人,而且新派来的人,有可能更加的厉害。

    詹姆斯耸耸肩,说让我Qj了夜白,也许就把她收服了。

    这个提议明显不靠谱,他告诉我,现在钻石矿的一切设备都已经就位,明天就可以正式生产了,不过因为是刚刚开始运转,他必须要盯上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最后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对我和盘托出了,夜白晨黑隶属于欧洲的绯色天使杀手组织,而这个绯色天使幕后的强大组织,正是他开始时候所预料到的,和德国研究室有关的那个组织,那个组织的名字,叫做庇护所。

    和詹姆斯结束通话之后,天边的已经露出了鱼肚白,太阳露出一点点的脑壳,红色的光芒渲染了云霞。

    我看着夜白晨黑,心里犹豫难决。

    最后,我咬了咬牙,掏出手机,用翻译软件给他们写了一段话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放过你们,如果下次在遇到你们的话,我马上弄死你们!”

    然后我果断的撕开了两人身上的不干胶,我怕再过一会,我会控制不住我记几,杀掉两人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不管出发点如何,至少他们两个刚才救了我,这次我放了他们,大家就两两抵消了。以后如果大家再做敌人的话,那就你死我活好了!

    两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我感觉他们似乎在笑我是傻}B,强忍着心里强烈的后悔,我目送两人消失在朝阳的光芒中。

    我的腰被人环住,乔在我的身后,紧紧的贴着我,胸前弹性惊人的丰满挤压我的后背,她的呼吸如火,吹在我的脖子上,让我感受到了她的渴望。

    强敌已去,我再无顾忌,楼着乔钻进了汽车,甚至都没有把她的衣服完全拔掉,就急吼吼的腾身而上。

    车子不停的上下起伏着,乔肆无忌惮的叫喊,在荒野回荡,我在她的身上反复冲刺着,一直到她瘫软成了泥。

    我搂着她,默默的和她温存,忽然发现,座椅下面,有一个黑色的旅行袋。

    我打开一看,里面有夜白晨黑的护照,还有钱包,还有一些化妆品和其他的零碎,最下面则是一个镶嵌着蓝宝石的精美十字架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这辆车是夜白晨黑开来的,也不知道两人是何种手段搞到的。他们两个行动之前,把所有的东西都藏在车里,难怪我当时没有在他们身上找到任何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丢掉了这辆汽车,却拿走了那个旅行包,然后我就开始琢磨,要如何去香港的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临江茶楼发生的命案,肯定我会成为警方的嫌疑人,估计现在又开始对我进行网上抓捕了。我要是现在去买机票,分分钟就得被抓起来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再找詹姆斯了,他安排人接了我,一路疾驰,从罗湖海关进了香港。

    清澈的泳池,倒映着蓝天白云,青青的草坪上,几个很漂亮的女孩脸色凝重的坐在桌子边,轻声的交谈着。

    这宛如画卷的一幕,看得我心中莫名的温暖,我轻咳一声,把她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萧宁儿如飞一样奔到我的怀中,死死的搂着我哭泣,李美红要老成持重一些,虽然没有像萧宁儿那样外露,脸上却洋溢出由衷的喜悦。

    陈丹青连声问我,事情解决了没有,我告诉她我把那两个家伙捉住了,又放了,她开始不信,后来看到我没有开玩笑的意思,才问我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一切都解释清楚之后,有人叫我的名字,隔着栅栏看,那个被我救过的珠宝商周先生,他笑容满面的和我打着招呼,嗔怪我为什么回来不和他说一声,他好给我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我虚与委蛇了几句,他说晚上开个帕梯欢迎我,让我务必赏光。

    我倒是无所谓,不过我挺想让李美红她们见识一下香港的特色帕梯,于是就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一答应,就一发不可收拾了,每天都有人邀请我共进晚餐午餐什么的,开始的时候,我还觉得他们真的是感恩图报,不过终于,他们和我摊牌了。

    感恩图报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一点,这些人都是商人,在商言商,他们现在非常需要我。

    钻石矿所在的A国,辖地内有着一大片,是世界第二大荒漠撒哈拉沙漠,最近,有一个国外的地质队,在那里探测出大量的石油资源,所以他们都想掺和一脚。

    那个国王能够继位,完全是因为我的功劳,所以假如我开口的话,他应该不会驳我的面子。这些香港的富商,想集资包下那块油田,设备技术完全是他们出,而我只需要促成这件事情,就会拥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。

    这个就很诱惑人了,一个油田,就好像源源不断的印钞机,比起钻石矿更要直接。

    我倒是蛮心动的,不过,我也没敢打包票,推说自己先和国王商量一下,如果可以的话,我再通知大家,毕竟我自己是没有这个实力的。

    然而我并没先去A国,而是潜回了华夏。

    安琪的电话始终打不通,我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情,我必须要回来找她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