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章 套路

    我搂着陈丹青走出去,把楼道里面所有的人都打晕了,然后以灵敏耳目仔仔细细的探查了一遍,确定这座楼里面。再没有一个清醒的人,我这才把陈丹青送上了车,让萧宁儿开车带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萧宁儿问我去哪里,我的眼中闪过一丝决意的寒芒。

    “去找李美红。然后把安琪也叫过去!等我的消息!”

    两人驱车离开之后,我回到杨晨的身边,他脸色苍白,惊恐万分的瞪着我。颤声说道:“大哥……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将功补过好了!”我淡淡的说着,从他口袋里摸出他的手机,丢在他的手边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看着我,我把枪口顶在了他的额头上,淡淡的说道:“给莫庸打电话,让他过来!”

    杨晨脸如土色,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,我看他不伸手去拿电话,森然说道:“是不是怕莫家报复你?”

    杨晨乞怜的看着我,低低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么?”我打开了枪的保险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若你把他叫来,在莫家察觉之前,你还有充足的时间逃离这个城市,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路,就是现在被我打死!我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,3,2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打!”杨晨迅速的做出了决断,摸起手机,颤抖着要去拨号,却被我伸手按住了。

    “深呼吸,放轻松点!”我盯着他,直到他渐渐的恢复了一些,这才松开他的首,用眼神示意他快点打电话。

    杨晨告诉莫庸,自己已经把陈丹青抓来了,莫庸在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,明显兴奋的不行。我不由心里一阵后怕,要不是恰好赶上,陈丹青真的会被这个魂淡糟蹋了。

    我静静的坐在门口,没过多久,一辆大奔就呼啸而至,莫庸带着两个年轻人从车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,急匆匆的往里面闯,我从门上的吊灯上跳下来,他听到动静,转头一看,就见到我不紧不慢把门锁死。

    莫庸的脸一下子扭曲起来,他就是头猪,也知道自己进了屠宰场了,他飞快的指着我。

    “干|死他!”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向我冲了过来,刚冲了两步,就一起停住了脚步,大气也不敢出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的手里举着那把枪,缓步走向他们,距离他们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,我忽然加速,鬼魅一样出现在两人的身后,双掌齐出,砸在两人的后颈上。

    两人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地上,莫庸双手握拳,浑身哆嗦着看着我,我停住脚步,举起枪,眯起一只眼睛,用枪静静的比着他。

    莫庸的惊恐在短暂的积攒之后爆发了,他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网吧单,仗着自己有枪算什么本事!单挑啊!来啊!劳资怕你啊!”

    “好!那就单挑!”我沉静的点点头,手一松,手枪掉落。

    我微微抬腿,手枪掉在我的腿上,顺着腿的弧度,从我脚上无声无息的滑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来!”我冲他勾勾手指。

    莫庸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枪,眼中闪过一丝疯狂,大叫着冲向了我。

    他看样子是练过两天跆拳道的,不过装逼的成分居多,凌空飞起二段蹴,两脚一前一后的踢向我。

    我向后一仰身,他的双腿从我头顶擦过,我伸手拽住他的脚脖子,用力向下一拉。

    莫庸像是破口袋一样被我摔在地上,痛苦的翻滚着,连连呼痛,我不屑的冷笑:“再来!”

    莫庸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和我拉开一段距离,忽然疯狂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猛地伸手,手上握着刚才我丢掉的那把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。

    我的脸色一变,皱眉看着他:“你敢开枪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敢!”莫庸从地上爬起来,嚣张而疯狂的大笑:“我一枪打死你,就好像打死一条狗!这座城市,还没有敢定我罪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我厉声说道:“难道你不怕法律制裁吗?”

    莫庸狂傲的说道:“法律……法律是个女表子!你有了钱,她会张|开腿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叹息道:“我知道,今天已经难逃一死了,我只求你,打死我之后,放了我表姐!”

    “做梦!”莫庸狂笑:“我会当着你的尸体艹她!我还要把她卖去广州,那里的黑人多,一定会让她很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网吧单!我和你拼了!”我声色俱厉的大吼一声,作势要朝他扑去。

    莫庸哈哈大笑,举枪对准我扳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声枪响,发自于我的口中,我模拟出枪响的声音,盯着莫庸,缓缓摊开手掌,手心上托着几颗子弹。

    莫庸的脸扭曲着,正要说话,我已经声嘶力竭的发出一声大吼:“我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我如疾风一样冲上去,肩膀一扛,莫庸被我撞得向后飞出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飞走,就被我揪着胸口的衣服拉了回来,我把他推倒在地,伸出脚,踩在了他的两|腿之间,用力一碾。

    莫庸的惨叫声惊天动地,立刻昏了过去,从此以后,这个世界上,又多了一个无法满足女人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我猛转头,杨晨在一扇门的旁边,簌簌发抖的看着我。我举起手,食指拇指比划出手枪的形状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“还不走吗?”

    杨晨脸色苍白,转身匆匆忙忙的跑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安静下来,我看了一眼昏迷中的莫庸,摸出电话,先打了一个给詹姆斯,然后给陈丹青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她我可能要进警局几天,不过不用害怕,很快我就会出来的,还有,这几天千万不要出门,詹姆斯会来保护她们的。

    依次和几个女人通话,叮嘱她们一定要小心,挂掉电话后,我拨通了云凌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干嘛!”云凌应该是被我吵醒了睡眠,起床气不小,声音带着火药味。

    “我报警!”我笑盈盈的说道:“我被人用枪袭击,还遭到了威胁!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死吧!”云凌估计是以为我在开玩笑,气呼呼的说道:“无聊不无聊啊你!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!”我一看她不信,赶紧用***把现场的视频拍了过去,她一下子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疯了你!”云凌紧张的说道:“你把莫庸怎么了?你千万不要做出糊涂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啊!”我云淡风轻的说道:“他绑架陈丹青,被我给骟了!”

    “骟了……”云凌的声音,让我都能想象她在电话那头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等着我!马上到!”

    云凌匆匆挂掉了电话,没过一会就赶到了这里,见面就劈头盖脸的训斥我,说我是不是疯了,这已经算是和莫家彻底没有转圜的余地了,要知道,莫家是百年世家,在本地的潜力之大,就连云老爷子都忌惮,这下,就算神仙都难以救我了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!”云凌咬着嘴唇,背转了身,声音有点颤抖:“马上离开,以后不要再回这个城市了!嗯,最好华夏也不要回来了!我就当……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我自然知道,她身为一个警察,说出这样纵容罪犯的话,是有多么的挣扎,我走过去,用肩膀撞了撞她的肩膀,她愕然转头,就看到我嬉皮笑脸的举起手机。

    “法律……法律是个女表子!你有了钱,她会张}开腿等你……我还要把她卖去广州,那里的黑人多,一定会让她很爽的……”

    莫庸的声音从我的手机中传来,云凌的表情从愕然到恼怒,气呼呼的说道:“好啊,你套路我!”

    其实,我真正套路的是莫庸啊……那把枪,根本就是我故意让他捡起来的。这样的话,枪上才能有他的指纹,我这就相当于自卫了。

    顶多算是个防卫过当吧!之所以这样费尽心思的套路,是因为我知道,我的几个女人,家都是这座城市的,让她们跟我背井离乡去流浪,实在是委屈了她们,所以我尽量设一个局,让自己从法律的角度变得有利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没什么的!”云凌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叹息道:“你太低估我们警察人员了,你现在伪造的这个现场,根本就经不起推敲,你说他开枪打你,枪内膛线的磨损,击发锤的火焰残留,这些都可以轻易击碎你的谎言,而且现在躺着的那些人,都是可以为他佐证,枪先在你肚子里的……证人的供词,也占着很大比重,可以说你根本没有半点胜诉的机会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会,咬着嘴唇,一脸挣扎的说道:“现在你唯一的优势,就是这份录音里面,莫庸所说的话,很有新闻性!所以,你你马上把这份录音资料多做一些备份,然后雇佣水军,让舆论掌握在你的手中。现在舆论导向也是促进案件透明的重要组成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让我打110,正式报警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