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 逆鳞

    我急忙打电话给詹姆斯,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事先,詹姆斯并不知道我和所长的通话,也不知道那团胶质体里面居然有暗物质。他自然清楚暗物质是什么东西。依他纵”横国际多年的经验,很快就给了我几个忠告。

    他说那个德国研究所,在德国国内算是相当有名的研究组织了,对方敢悍然杀人放火。说明对方的实力非常强大,而且拥有极其厉害的情报组织。

    否则他们不可能目标这么明确的,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是研究所里面出了内鬼,但是不论是哪种可能。他和我都不要再去插手了。

    那件东西丢了就丢了,东西虽然珍贵,可是目前的我,并没有保护那件东西的实力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就当是破财免罪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最担心的是,那个夺走东西的人,万一要是知道这东西来自我这里的话,有可能会对我不利。凭我现在的实力,根本就无法跟人家抗衡的,而且我有爱人和家人,那些家伙们,可是无所不用其极的,到时候我也没有能力保护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他建议我,最好未雨绸缪,早做准备。需要什么帮助的话,他一定义不容辞的。

    我被他说得汗毛倒竖,我自己倒是无所谓,可是因此而伤害了家人和爱人,那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!

    嗯,必须要想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我的父母那里倒是好说,我当兵的时候,因为后来在特种部队执行很多秘密任务,部队已经修改过我的档案,再加上我基本上很少回家,任何人都很难从我身上查到我的父母的。

    我担心的是陈丹青萧宁儿安琪李美红,她们和我的关系,只要有心人都可以查得出来。我要怎么保护她们呢?

    把她们聚在一起是最安全的,安琪和李美红绝对没问题,不管我说什么她们都会答应的,萧宁儿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萧宁儿看我皱起眉头,心疼的捧起我的脸:“有什么事情吗?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把事情说了一下,当然没有说出这其中还牵涉到国际势力,只是说最近不太安全,希望她们都住在一起,因为她们都是我爱的女人,我不像让任何人出事。

    萧宁儿撅起嘴巴,虽然不情愿,但是看到我满脸的忧虑,还是勉勉强强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最大的问题在陈丹青身上,我想到研究室突然燃起的大火,就心惊肉跳的,一会都不想耽搁了,马上就带着萧宁儿去找陈丹青。要是她点头答应了,我才能放下这颗心。

    我开着车,在夜晚的街道上疾驰,距离公寓不远的街道上,我听到了几辆摩托车的轰鸣,远远的,几辆摩托疾驰而去,当时我心里恍惚了一下,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但是我因为德国的事情心神不宁,并没有多想,把车开到公寓楼外停下,忽然看到很多人在楼门口聚集,似乎在嘈杂着什么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,听到有人说快报警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萧宁儿下车,拉住一个同事问道。

    那个同事看到萧宁,急忙告诉她,刚才楼里面传来隐约的声音,很不对劲的样子,有人大着胆子开门一看,就看到几辆摩托车疾驰离开,然后有人发现,陈丹青的房间门开着,里面还是很凌乱的样子,有人就担心他出了什么事,于是吵吵着把楼里面的人都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让保安调监控,一边嚷嚷着报警,然后我们就到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的脑子里轰了一声,眼睛充}血,一把拖起萧宁儿,脚不点地的往外跑。

    我粗暴的把萧宁儿扔进车里,一脚油门轰下,车子猛地窜了出去,萧宁儿的头一下子磕在驾驶台上,疼得她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没时间和她解释了,我心知肚明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陈丹青很有可能,是被老六的人绑走了!究其原因,可能是因为我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,羞辱了莫庸。

    我早应该想到的……莫庸可能是那种挨打要立正的人么……

    悔恨和愤怒,如同毒蛇嗜咬着我的心,我把车当成飞机来开,完全无视交通规则,没有多长时间,就冲到了老六他们那座写字楼的下面。

    我到了这里,第一眼就看到楼外面的空地上,放着五六辆摩托,我一脚刹车,车子猛地停了下来,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告诉自己要冷静,然后拔下钥匙丢给萧宁儿,让她把自己锁在车子里,遇到不妙情况,立刻逃跑,然后边跑边报警。

    萧宁儿自然是不肯的,非要和我一起去,我声色俱厉的告诉她,万一我被人堵在里面,她报警能救我一命,她这才怯怯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我拉开车门下了车,就开始飞奔,一股汹涌的杀意,在我的胸中沸腾,现在任何人只要敢阻拦我,神挡杀神!

    陈丹青就是我的逆鳞,动了她,那就是逼我玩命!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种状况之下,我感觉自己的感官,有一种奇异的契合,无论视力听觉还是嗅觉,都灵敏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。

    我甚至可以嗅到,空气中残留的一丝属于陈丹青的淡淡味道!

    我冲上了楼,正好在此刻,楼道中间的一扇门开了,几个穿着皮衣,手上托着摩托头盔的男人,说说笑笑的从门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这下晨哥有的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以为是晨哥自己要这个女人啊……我听说是莫少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晨哥可不敢动这个女人,莫少会不高兴的……不过这女人确实漂亮,也不知道晨哥忍得住嘛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正在说着,忽然看到了对面快步奔来的我,立刻一脸蒙圈的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来人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反应最快的,只来得及说出三个字,就被我的膝盖顶在两腿}间,鸡飞蛋打的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根本就没把这几个家伙,当做人来对待,我暴虐的挥拳,砸中旁边那人的胸口,那人惨嚎一声,向后飞出几米远,落地后就开始不停的吐血。

    我挥拳踢腿,几秒之后穿过了他们,这些人全都倒在地上,痛苦的哀嚎,没一个能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楼道两边的门打开了不少,陆续有人冲过来,对着我出手了。

    我身化狂风,席卷过了这些人,所有挡在我面前的人,七扭八歪的倒飞出去,我敢肯定,最轻的也要在医院躺上几个月,

    只是瞬息之间,我就穿过了人群,陈丹青身体的味道渐渐浓郁,我纵身而起,身在空中出脚,踢在一道门上,轰的一声,我和四分五裂的门一起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一眼就看到了陈丹青,她双手双脚和嘴巴,都被透明胶带紧紧的缠着,杨晨坐在一边,正在打着电话,看到我和脚下破碎的门板,杨晨惊愕的张大嘴巴,手里的手机啪嗒一声滑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醒过味来,伸手就去拉抽屉,然而一切都晚了,我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,伸手勒住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我的首一用力,杨晨的脸就变得青紫,他眼中露出恐惧和哀求,盯着我却无法开口言语,鼻涕眼泪的一起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把勃朗宁,随手把枪插}入口袋,我举着杨晨,用力把他掼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动一下,我要你的命!”我威胁了杨晨一句,飞快的来到陈丹青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心疼的撕去她身上的透明胶带,她立即扑入我的怀中,搂着我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一切都过去了!”我低低的安慰着陈丹青,心里却默默的加了一句,别的都可以过去,只有逆鳞被触动的怒意,是无法过得去的!

    只有鲜血,才能洗刷我现在的滔天恨意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