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5章 暗物质

    看到我和云凌单独在一起,欧阳震的脸色变得有点不自然,他冲我们两个挤出笑容,说了句真巧。就在旁边要了一张桌子,点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我起身去柜台,拎了一捆啤酒,走到欧阳震的身边。拍拍他旁边一个警察的肩膀。

    那个警察古怪的看了我一眼,走到另外一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我坐在欧阳震的身边,拎着一瓶啤酒的瓶颈,拇指一挑。酒瓶盖砰地一声飞走,我拿过欧阳震面前的杯子。

    “欧阳队长,我必须敬你一杯,你懂+得!”

    欧阳震也明白我指的是什么,我被抓进警局的时候,他对我非常的照顾,后来要不是他及时通知了云凌,我有可能就见不到此刻的阳光了。

    欧阳震咧咧嘴,直接拿过了我手里的啤酒瓶,举起来对我说道:“男人,要喝就对瓶吹!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心里不痛快,打开一瓶啤酒,和他碰了一下,举起来咕咚咕咚的干了下去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,我和欧阳震几乎同时放下了空酒瓶,我看到周围几个警察的眼睛亮了,这些警察都是人精,已经嗅出点不寻常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个?”我眼睛亮亮的看着欧阳震。

    他闷哼一声,拎过一瓶,打开后和我碰了一下,又是一口干掉。

    对瓶吹啤酒其实蛮需要技巧的,他显然是个高手,我和他咕咚咕咚的喝掉一瓶,又拿起一瓶打开,递给欧阳震:“来!事事不过三!”

    欧阳震伸手去接啤酒,我飞快的凑上去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:“我和云凌没什么,身为男人,你喜欢就去追!”

    欧阳震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看着我,我微微一笑,一语双关的说道:“是不是男人啊你,敢不敢啊!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焕发了光彩,举起瓶子:“好!好兄弟!咱们走一个!”

    这瓶喝完,欧阳震兴致来了,反敬我三瓶,六瓶啤酒下肚,我感觉脑袋有点晕乎乎的了,云凌在后面叫我,我跟欧阳震他们几个告了个罪,回到了座位。

    “腰子熟了!快吃吧!”云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,递过来一串流油的大腰子。

    我一看就愣住了,这腰子上面,糊满了红红的辣椒面,厚厚的一层,再一看我们面前的辣椒调料罐全空了,估计都上了这串腰子上面了。

    这要咬一口,我的嘴还不得跟香肠似的啊!我连连摇头:“不行不行,我不爱吃这个!”

    “不爱吃也要吃!”云凌柔媚一笑:“好好补补,你好,我也好!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,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云凌,就见到她眼睛里面,闪过一丝讥讽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快吃吧!亲……爱的!”云凌这句话一出口,我看到欧阳震的眼中,射出了愤怒的光芒,我心说坏了,云凌这摆明了是在玩我啊!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瞪着云凌说道。

    云凌幽幽的看着我,低声说道:“我会读唇语!”

    额……我明白了,原来云凌刚才读懂了我和欧阳震说的话,这是摆明了在报复我!

    我有错么?我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女人,我不想再到处留情!而且以云老爷子的脾气,根本就容不得我三妻四妾的还勾}引他家的孙女!

    但是这些话,我无法对云凌说,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狠狠咬了一口腰子。

    我已经吃不出腰子的鲜美,口腔完全被BT的辣所占据,又麻又刺痛的感觉侵袭着我,我嘴唇明显的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凌没想到我真的会吃,低呼一声,伸手就想来抢我的腰子,我反手把她的手按在桌子上盯着她,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你帮过我……我吃你的腰子……咱们抵平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把剩下的腰子塞进嘴里,站起来向外就走,身后传来云凌的脚步声,我没回头,加快脚步,风一样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横穿了几条狭窄道路,甩掉了云凌,打了辆车去找安琪。

    见面之后,安琪被我的样子吓了一大跳,我的嘴唇肿胀着,声音嘶哑的要命,她扑进我的怀里,搂着我问我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安慰她说没事,然后问她,有没有和父母谈谈。

    因为安琪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的身孕,我打算和她先结婚,以免将来她肚子大了,安琪被人耻笑未婚先孕。

    安琪咬着嘴唇,怯怯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搂着她,感受着她身体的颤抖,知道她可能是因为害怕父母责骂,一直没有坦白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,莫名其妙的怀了孕,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,这确实是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轻轻拍打她的后背,告诉她,这件事情我来说好了!

    安琪嗯了一声,像是小猫一样钻进我的怀里,说陈大哥最好了。

    我和她腻乎了一会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电话是翻译打来的,他告诉我一个账号,让我马上找一个电脑,登陆这个证号,有人要和我视频。

    我用安琪的电脑,登陆了一个网页,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,出现在屏幕的那一端。

    这个人我认识,是德国那家研究所的所长,他也没和我多废话,很严肃的问我,这个东西是从哪里得来的。

    我说自己也不知道,就是从梦中醒来,莫名其妙的手里就多了这样东西。

    所长的表情像是吃了便便一样,肯定是不相信的,讲真,若是有人这样对我说,我多半也不会信的。

    他懒得再和我多说别的,直入主题,告诉我检验结果可以说已经出来了,也可以说没出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那一团胶质物,他们经过详细的分析之后,发现里面有一些分子构成,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上,目前已知的任何一种物质。

    倒是有点像……暗物质!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啥叫暗物质,所长只能给我科普一下,这个暗物质,并不是目前科学能够分析和解释的,而是假设出来的。

    科学家推测,有一种物质,比电子和光子还要小的物质,不带电荷,不与电子发生干扰,能够穿越电磁波和引力场,以目前的科学水平,也无法探测出来,可是这种东西又是真实存在的,就命名为暗物质。

    就好像很久以前人们没有空气的概念,可是皮球膨胀着,里面的东西是什么?科学家就说了,就叫空气吧!

    所长告诉我,目前来说,只有用暗物质来解释胶质物的合成,才算是最合理的,他说,这个东西,有可能并不属于地球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扯淡了,难道我迷离迷糊的,还去外星球游荡了一圈不成!

    然后所长对我说,如果有可能的话,希望我可以去一趟德国,他会对我的身体做一个详细的检测,也许能够帮助到我,当然更重要的一点,他没说,我也猜出来了,他可能觉得我去过外星球,身上没准变异了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,我自己的身体,确实有点不对劲,不但伤口容易愈合了,而且耳目灵敏,更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那天被人用枪指着后脑,我忽然发现,自己的意念,似乎可以凝聚成实物似的……

    这特么的,算是超能力么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