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章 错过

    云清澜的书房里面,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我,目光深邃而复杂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我慢慢品着茶水。也是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良久,他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和小凌子,真的散了?”

    “嗯!散了!”我闷声回答。

    啪!云清澜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怒视着我:“她怎么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别看他七老八十了。可是久居上位,这一瞪眼睛,还真有点霸气侧漏的气势,我肯定不会和他对着干了。陪笑道:“是我配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几个女人?”云清澜目光闪动,我不由心里一惊,我担心他对陈丹青她们不利,立刻昂起低垂的头,勇敢的和他对视,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我冲入莫家,暴打莫庸的事情,老爷子应该也听说了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云清澜寿眉掀动,气的浑身发抖:“你威胁我?”

    他这一怒,气势凌人,眼看就要翻脸的节奏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淡淡道:“不敢!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!”

    云清澜双手按住桌子,上身俯起来,居高临下的瞪着我,像是要咬我一口一样,我背上的汗毛忽然一起竖了起来,极度危险的感觉笼罩了我。

    一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,顶在了我的背上,锋锐的尖已经刺破了我的衣服,冰冷的触感让我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背后这人,绝对是个高手,那个东西,顶在了我的第五第六脊椎之间,只要他轻轻一推,那玩意就会毫无阻碍的切断我的延髓,让我立刻死亡。以我灵敏的耳目,竟然无法察觉他何时潜到我的身后。

    我的性命掌握在背后这人的手中,背部那玩意一动不动,证明这人的手稳定的可怕,我不敢轻举妄动,盯着云清澜,用目光发泄着我的愤怒。

    云清澜站起来,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,走了……你要点脸行不行啊!

    身后的那个人,始终在用东西顶着我,我能够听到他若有若无的呼吸,却全无办法摆脱目前的困境,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我都不知道过了多久,反正窗外的日头,已经走了老大一截了。

    “耐力还不错!”云清澜从外面走了进来,笑眯眯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身后顶着我的那个东西,无声无息的消失了,我猛转头,一个脸挺白的消瘦中年男人,穿着一身部队的作训服,站在我的身后,冲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笑你妹!我肚子里暗骂,脸上也不好看,那个家伙忽然说道:“老邪和我提过你,说你是个好苗子!”

    老邪!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,这个老邪,是我当兵时候的教官,能够成为特种部队教官的人,肯定都是部队中精挑细选的牛人,而老邪更是牛人中的牛人,他这个外号,就是因为他厉害的邪门,所以才被人称为老邪。

    “你和他认识?”我有意探这人的口风。

    “哦,以前他跟我学过一些东西!”白脸家伙一脸淡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轰了一声,难道他来自于……那个地方?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!”白脸家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对他不爽,但是现在我对他是肃然起敬了。老邪平生有一件最大的遗憾,他曾经入选华夏最神秘的一个部门,可是在那个高手云集的地方,即便是他,也在无情严苛的考核中被刷下来了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,就好像武侠小说中的小李飞刀,只要出手,就一定能够完成任务,在国际的暗战之中,那个地方,无论面对任何国家,都保持着不败的战绩。

    那里出来的每一个人,都是这个国家绝对的骄傲!

    白脸家伙看出我的惊骇,笑了笑说道:“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?你的素质不错,又为国家立了大功,忠诚度方面肯定没问题的。只要打磨几年,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出任务了!为国抛洒热血去战斗,才不枉这一辈子!”

    我被他说的热血沸腾,那个地方,在我的心目中,就等于一个传说中的圣地,现在有机会进去,就好像多年之后遇到当初的暗恋,而她正好也说喜欢你一样。

    我几乎立刻就要点头答应了,可是忽然之间,陌离的身影闪过我的脑海。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!等你来救我!”

    画面支离破碎,我双手捧住头,痛苦的呻|吟了一声,在梦与现实的抉择之中,我咬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抱歉了,我还有事情,未曾完成!”

    白脸家伙脸上露出错愕的神色,仿佛没想到我会拒绝他,他皱了皱眉,厉声说道:“没有大我,哪有小我?你为了自己的私事,便放弃为国效力的机会吗?老邪看错了你!老首长看错了你!”

    他的话,反而将我心中的摇摆彻底击毁,我深吸一口气,一字字的说道:“对于国家,我只是无数选择中的一个,可是对于某些人,我却是她的全世界!所以,抱歉了!”

    白脸家伙低哼一声,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了,云清澜盯着我,叹了口气:“你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想到梦中的陌离,现实中的安琪她们,坚定的说道:“不管是什么,我都不会后悔!”

    云清澜转过头,似乎再也不想看我一眼,失望的说道:“你走吧,你的案子,已经消了,政府也出面警告了莫家,以后不能和你为难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你将拥有特权,以后你再犯事,我们云家不会帮你,国家也没有给你免死金牌。你以后……做个普通人吧!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!”我说不出此刻心里是什么滋味,如释重负还是怅然若失,我低低的说道:“不管怎样,还是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谢我?”

    “对!谢谢你的赏识,这是对我的肯定!”

    我说完,转身大步离开,走出部队大院的时候,一辆警车停在我的身边,车窗摇下,露出云凌的俏脸。

    “上车吧!我送你!”

    我拉开车门,坐在了后座上,她嘿了一声:“还真怕我缠着你啊!”

    我苦笑:“我是怕控制不住我记几!”

    车子颤动了一下,云凌猛加油门,我忽然发现路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“走错了吧!”

    云凌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帮你这么多次,你一次饭都不请我吃么!铁公鸡啊你!”

    我从车内的观后镜里面看了看云凌,她俏脸上无喜无悲,也看不出什么异常,我点点头:“好,吃什么!”

    “吃海鲜!”云凌恶狠狠的皱了皱鼻子:“我吃死你!”

    我傻傻笑了笑,云凌从扶手箱里面拿出一张身份证扔给我:“口味真重啊你!”

    我接过来一看,是乔的!有了这张身份证,乔就是合法的华夏公民了,这也是我和政府的交换条件之一。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嘴里说的蛮凶狠的,但是云凌把车停在了一个烧烤店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吃海鲜吗?”我故意逗她。

    “给你省点钱娶媳妇吧!”云凌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:“你要是重婚,我第一个抓你!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个问题,我们国家的法律,貌似不能一夫多妻,可是她们哪一个,我都不想放弃,貌似我有点无耻啊……

    “咋啦,你还真这么想过啊!”云凌瞪大眼睛,看着发呆的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个男人都会这么想!”我干笑两声,躲过云凌的撩阴腿,进了饭店。

    看来这里云凌常来,她熟练的点了十根肉筋一根羊腿一打烤生蚝,还特体贴的给我点了两个烤腰子,说我太‘种’了要补补。

    这里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看起来和云凌很熟悉,和我们热情的打了招呼,还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半天,就跟丈母娘看女婿似的。

    后来云凌告诉我,这个老板娘的丈夫,曾经是他们警队的同事,后来因公殉职了,所以警队的人,一般请客都尽量来这里,照顾一下她的生意。

    我听她说着,随手拿起一根肉串咬了一口,熏烤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,我的脑子里恍惚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熟悉的味道啊!熏烤……我总觉得,在哪里吃过很多次……

    我皱眉思索,脑海中恍惚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,剥了皮的野牛,大块的兽肉在火上熏烤……

    “哎,那不云队吗?”

    忽然响起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,我抬头一看,欧阳震和几个穿着警服的人,从外面进了饭店,径直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