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3章 面朝大海

    詹姆斯告诉我,那个U盘里面,有一份美国隐形战机的绝密设计图,众所周知。在隐形涂料这一块,美国是最强大的,也不知道那个死掉的歪果仁有多逆天,连这种东西都搞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激动的两眼通红。手指头哆嗦着数着数,告诉我这份资料,有多少国家梦寐以求。

    国家……听到这两个字,我的眼前出现了云凌的倩影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……都不能对不起国家对么……我心里颤抖着。定定的望着詹姆斯。

    詹姆斯兴奋的嘀咕了好一会,终于意识到我的目光,他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,下意识的把双手护在了胸口,不敢置信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想……不可以!你知道,这东西可以让你拥有夏威夷的别墅,波斯湾的邮轮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永远无法看得起的自己!”我叹了口气:“詹姆斯,抱歉了!”

    詹姆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好一会,他确定我不是在开玩笑,他的脸不停的抽搐着,颤巍巍的拿出了U盘,一寸一寸的递到我的手里,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全世界的国家都反对华夏,而华夏却崛起于世界之巅了!”他叹息:“这个国家,真的很让人搞不懂呢!”

    “这个,不好意思……”我刚刚说了半句,詹姆斯就举起了手:“不要说,让我一个人先哭会……”

    詹姆斯垂头丧气的离开,我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,又想起那个陌离的音容笑貌,我似乎模模糊糊的想起,那个陌离,非常的聪明……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射入病房,我大口吃着詹姆斯买来的早茶,叉烧包,肠粉,虾饺,我感觉这里的人真会享受,我们那个城市的早点选择并不多,包子加豆浆,油条加豆浆而已。

    病房门忽然开了,我抬眼一看,嘴里的半个虾饺掉在桌子上,惊愕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人。

    是陈丹青,她还穿着制服,脸上是一脸的风尘仆仆,很明显,她是连夜赶路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傻样!”陈丹青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,嫣然一笑,款款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生病了,我们就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萧宁儿,安琪,李美红,跟在陈丹青的身后,脸上都露出关切的表情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抱抱就会好很多……”我厚着脸皮张开双臂索抱,除了陈丹青之外,另外三个先后扑入我的怀抱,和我用力相拥。

    李美红是最后一个扑进来的,她的俏脸紧紧贴着我的脸,用蚊子哼哼的声音说道:“我记得……那样……的话,你的伤会好的非常快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激动起来,盯着她连连点头,李美红脸红耳赤,柔媚的看了我一眼,站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笑的好贱啊!”陈丹青瞪了我一眼,拿起一个叉烧包咬了一口:“是不是发财了你,怎么住的这么豪华!”

    这间病房的设施确实好,就跟总统套间似的,落地窗,各种设施与一应俱全,我挠挠头,正要正要解释,林敏推门进来,看到四个美女环绕着我,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把后面几个字咽了回去,但是我也明白她的意思,我感觉医院这地方不能呆了,哪天她因爱成恨给我下毒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玩笑,事实上我确实感觉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虽然伤口还没拆线,但是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终究还是在这里留了几天,因为我想到,像开胸这么大的手术,我三两天就活蹦乱跳了,这太不科学,有可能被人当成怪胎,直接送去切片研究了。

    在医院住院的几天,她们四个就一直陪着我,期间我和李美红偷着‘疗伤’了几次,每次都是做贼一样,却有一种别样的刺激,我们谈到了家乡的事情,虽然陈丹青嘴上不说,但是萧宁儿肯定把我一怒暴打莫庸的事情说了,她也肯定知道我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相处的几天,她的表情似乎始终挺矛盾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出院的时候,詹姆斯眉飞色舞的冲着我们大笑:“哈哈,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!”

    我们跟他上了一辆奥德赛,车子飞驰过香港繁华的街道,开了很长时间,一直到我听到了大海的潮声。

    詹姆斯把我们带到了一栋别墅的面前,别墅的门前,已经停了不少的豪车。

    我问詹姆斯,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詹姆斯但笑不语,卖足了关子。

    我疑惑的下了车,看到那些熟悉的脸孔,一下子明白了,那些人都是被我救过的富豪们,他们聚集在这里,肯定是想给我开一个庆祝性质的帕梯了。

    然而我只猜对了一半,帕梯是肯定开的,而帕梯只是一个开胃的助兴栏目,真正的大餐是……

    这栋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的别墅!

    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地方叫做浅水湾,背后就是我救过他们的太平山,浅水湾这里依山傍水,风景极佳,有东方夏威夷的美誉,所以这个地方的房产,简直就只能用寸土寸金来形容。

    这是那些富豪集资为我购买的,是我名下的产业,我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,忽然有了这么一栋价值亿万的豪宅,我都有点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浮华喧嚣之后,别墅安静下来,我给云凌打了个电话,几乎还没到十分钟,一辆直升机就到了我的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这迅速的动作,也让我感受到,国家对这个U盘内容的需求有多强烈。

    不过上次在非洲的经历,让我对直升机有了强烈的心理阴影,在我的坚持之下,直升机换成了一辆防弹的奔驰,一路疾驰,带着我回去了。

    车子驶入我的城市,看着原本司空见惯的高楼大厦,我的心有点激动,不知道为什么,总有一种想要放声歌唱的喜悦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至少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,这座城市里面,再不会有人敢来仗势欺我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