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1章 住院

    其实我也一直在等着这一刻,虽然在这些人之中,我身上的穿戴,肯定是最不值钱的一位。大路货的衣服,连块表都没有……但是,我从来都没有任别人宰割的习惯。

    以前没有,现在。也不打算有!

    假侍者先去搜詹姆斯的身上,毕竟他的衣服一看上去就比我华贵的多,詹姆斯也并不在乎这些东西,配合的举起双手。让假侍者把他腕间的手表掳走,然后摸出了他的皮夹。

    我发现一个值得注意的小细节,假侍者打开皮夹看了一下,似乎在找什么东西,然后眼中闪过一丝焦虑,才把钱夹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詹姆斯的身上不再发出响声,假侍者看了我一眼,居然往一边走。

    握草,这特么太看不起人了好吧!我本来打算,他靠近我的时候,我一举制服他,可是没想到,这人可能看我穿的太寒酸,连理都懒得理我。

    太伤自尊了简直!我冲着那个家伙叫道:“我的还没搜!”

    那人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连话都懒得说,转身就走,估计是认为我不但口袋穷,智商余额还不足吧……

    我暗自咬牙,蠢蠢欲动,詹姆斯看出我的心思,一把拉住我,冲我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人已经走到了一个中年歪果仁的身边,取下他的金表和戒指之后,去拿他的皮夹,看了一眼,用探测器仔细的搜索,从那人贴身的口袋里面,拿了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中年歪果仁脸色变得很难看,冲那人叫嚷起来,那人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气,举起枪对准了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中年歪果仁一下子吓坏了,脸色苍白的高高举起双手,示意自己不会抵抗,那人回头和自己的伙伴对视了一眼,毫不犹豫的搂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中年歪果仁的半个脑袋炸裂了,红的白的粘稠的液体,四下飞溅,这恐怖的画面,吓得人们尖叫不休,有几个女人,直接晕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场面混乱不堪,两个黑衣人厉声警告着大家,迅速的往外走,我看到,其中一个人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巧的遥控器。

    麻蛋!我一下子紧张起来。这是要引爆全场的节奏么!

    我一把甩开詹姆斯,直接把他按倒在地上,自己借着其他人身形的遮掩,迅速的追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路过一张桌子的时候,我顺手抄起了上面的一瓶红酒,速度加快,迅疾的靠近了他们。

    后面的黑衣人一回头,发现了我的迫近,他毫不犹豫的举枪就射。

    砰砰砰的枪声响起,与此同时,我向前一扑,倒在地上,双手一按地面,贴着地面迅速的滑行,继续接近他们。

    开枪的黑衣人枪口朝下,继续向我射击,我用出自己全部的体力,在地上打着滚的闪转腾挪,右肩忽然一麻,随即就传来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我心知自己中了枪,剧痛反而激起了我背水一战的潜能,我四肢同时用力,一跃而起,像一枚炮弹一样,冲向那个黑衣人,一头撞在他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那个黑衣人惨叫一声,向后仰倒,我就势双手搂住了他的双腿,用力一扭,抱着他倒地翻滚一周,把他举在身上。

    砰砰砰的枪声响起,另外一个黑衣人转身对我开枪,几枪全都打在我身上的黑衣人身体上,我双臂一震,已经死翘翘的黑衣人朝着他开枪的同伴飞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手中的红酒瓶飞了出去,重重的砸在那个黑衣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人惨嚎一声,向后仰倒,手枪冲着天空接连开枪,我如影随形而到,挥拳砸在他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他的手枪脱手飞出,我再无顾忌,翻身骑上他,一拳一拳的冲着他砸下去。

    这货太不经打,几拳就翻起了白眼。

    我长出了一口气,肩头的疼痛这时候愈演愈烈,让我的脑子有些乱糟糟的,然后我的后脑上,就被顶上了一个冰冷的管状物。

    “周庆,你搞什么!”

    “反骨仔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在喝骂,我身后响起一个沉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谁都不要动!都乖一点!”

    “老黄!去把遥控器拿来!”周庆在我身后等了一会,估计那个老黄已经拿到了遥控器,他继续说道:“所有人都不要动,这里埋了几枚C4,只要我的手指一动,大家全都要去见上帝!”

    “都乖一点!只要大家配合,我们马上离开,以后……大家就不要再见了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一种巨大的危险感觉笼罩了我,刺激的我听觉变得无限灵敏,我听到皮肤与铁器摩擦的声音,我脑海中恍惚出现了一副画面,那人的手指正在缓缓搂动着扳机。

    生与死的瞬间,我的意识忽然变得空灵无比,整个场景,在我脑海中变得清晰而立体,我聚精会神之下,脑袋里面,好像伸出了一只小手,轻轻拍了身后这个人的脸一下。

    我的竭尽所能,力道却微乎其微,落在他脸上,轻柔的像是情人间的爱|抚,可是身后的那人却楞了一下,就是这一愣的功夫,我猛地向下一蹲,双手反过去,抱住了那人的两脚,我的身体向侧面翻滚,那人被我带的倒在地上,手枪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胡乱射击之下,一棵子弹钻入我的胸膛,胸腔传来火辣辣的疼痛,里面一下子灌满了空气,我咬牙拼着最后一丝清明,攥住他握枪的手腕,用力一折。

    嘎巴一声,那人的手腕软软垂下,手枪落入我的手中,我一个翻身,几枚子弹钻入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胸口。

    那个叫做老黄的男人仰天倒下,我翻身而起,一脚重重踩在周庆的胸口上,他挣扎了一下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巨大的疼痛让我摇摇欲坠,可是我不能倒下,我举枪对准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叫做平川俊的男人!

    他目光淡漠的看着我,并没有动弹,直觉告诉我,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,但是目前他并没有露出任何的不妥当。如果我毫无缘由的开枪射杀了他,香港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只怕我会把牢底坐穿的。

    我举枪对准平川俊,弯腰缓缓捡起周庆手中的炸弹遥控器,略一沉思,我摇摇晃晃的向前走了几步,在一个死掉的黑衣人身边蹲下,在他身上摸索了一阵,取出詹姆斯的手表钻戒和皮夹。

    “给你!”

    我把这些东西和手枪,一起交给了詹姆斯,耳边传来尖利的警笛声,我心里一松,那股支撑着我的东西,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,我仰头向后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我梦到了一个脑袋上有些疤痕的恐龙,它很人性化的看着我,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坐在恐龙的背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王!我在等你!等你强大到,能够把我接回来的程度!苏姗在等你!陌离在等你!”

    苏姗!陌离?好熟悉的名字,怎么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?

    “王!你忘记我了吗?”女人从恐龙的背上跳下来,奔跑到我的面前,那一双风情万种的美目,几乎要拧出水来。

    她痴痴的看着我,忽然伸手抓住我的手,按在她柔软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王,你能够感觉到我这颗爱你的心吗?”

    触手丰盈柔软而弹性的手感,让我下意识的伸手捏了捏,女人发出一声娇呼,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眼前是刺眼的白,白色的屋顶,白色的百叶窗,白色的窗纱随着风轻轻摆动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,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脸上不知道是羞还是气,总之红通通的,为她本来一般的姿色,添加了一抹娇艳。

    而我的手……我的手正抓在人家的胸口上,那丰盈的感觉,就是从那里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旁边响起熟悉的咳嗽声,我转头看到了詹姆斯,他冲我眨眨眼睛:“恭喜你清醒过来!手术非常的成功!对了,你是不是去过热带雨林?”

    随即他一拍脑袋:“哦,现在是否我应该回避?”

    我老脸一红,急忙松开了禄山之爪,那个穿着白衣的女人应该是个护士,转头慌慌张张的跑了。

    我顾不得尴尬,急忙问詹姆斯热带雨林怎么回事,詹姆斯飞快的说道:“长话短说,我们的时间并不多,那个,你受伤之后,我们把你送到医院,医生为你进行了开胸手术,取出了钻进你肺里面的子弹,同时医生发现,你的肺里面,潜伏着一些热带雨林才有的特有芒虫,这种虫子会在你的肺里面生存很久,但是因为没有什么致病性,并不会影响你的健康,这一点你可以放心,而且,医生已经为你彻底的清除了那些虫子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一大群人就涌了进来,我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詹姆斯说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