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 打劫

    我急匆匆的赶了回去,詹姆斯坐在手提电脑前,脸色严肃的正在和人视频通话。

    屏幕里,有一个络腮胡子的外国男人。表情非常的激动,瞪着眼睛,手舞足蹈的似乎想从屏幕里跳出来,狠狠咬上詹姆斯一口。

    “需要你的决断!”詹姆斯一边应付着屏幕里面的人。一边对我说道:“这个和我视频的家伙,是德国柏林艾瑞斯研究所的所长,也是我的老朋友。他想知道,上次我们送去化验的那种东西。你还有没有!如果有的话,他愿意收购,条件非常的优厚!”

    上次的东西……就是那个胶质物和钻石!

    “钻石并无异样,但是那一团黏黏的东西……”詹姆斯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:“他弄炸了……”

    弄……炸了……上次在市警局,我托云凌找人检验那个东西,也炸了……

    这次又炸了,难道这东西是液体炸药吗?

    “他说,他会给你赔偿的,不过他还是希望,假如你还有这种东西,请你一定要卖给他!”

    歪果仁真是蛮实在的,听詹姆斯说,这个络腮胡子,是德国一个非常有名的专家,要是在我们华夏,专家似乎只是用来搞笑的。而这个人,则是非常想搞清楚那块胶质物的真正秘密。

    络腮胡子可以申请国家资金,尽他最大的诚意来收购我手中的胶质物。事实上,我手上确实还有,第一次给了云凌一小块,第二次给了詹姆斯一小块,我手里大概还剩下当初完整时候一半的样子。

    络腮胡子已经把价钱出到了一个令人咋舌的地步,詹姆斯艳羡的告诉我,这个东西的价格,已经完全可以在香港弄套别墅了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多少钱也不卖,我只想知道这里面蕴含的秘密,因为我觉得,我的记忆出现了断层,有可能这个东西,就把我失去的东西找回来!

    詹姆斯哑然失笑:“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,你就明白了,人生其实就是一场寂寞的单程旅行,所有的痛苦和美好的经历,都将会随着岁月而流逝,最后只剩下淡淡的忧伤和回忆。你曾经刻骨铭心的,也许在某天,一转身就会忘记!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!所以,不如把那个东西换了钱!”

    “而且,你想想看,你的初衷就是为了找出这个东西的秘密对不对,如果你自己留存着,估计永远也找不到其中的秘密对不对!不如卖给他们,得到了钱财!”

    詹姆斯说的非常有道理,我认真的想了一会,点了点头:“好,我可以把这个东西再拿出来,但是我不卖!我只是想让他帮忙研究,到时候,我必须要和他们共享所有的研究结果!”

    詹姆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我猜要是他会东北话的话,一定会问我,你似不似洒……

    电脑屏幕中的络腮胡子,听到詹姆斯的转告,皱眉又说了半天,詹姆斯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这个东西似乎很不得了的样子啊!他宁肯再给你加钱,也不愿意和你共享其中的研究成果……”詹姆斯摇头喃喃的说道:“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,都已经疯了么?”

    最终,这件事情还是按照我的意愿进行,我把最后那点胶质物给了德国的研究所,这一切结束之后,詹姆斯和我驱车前往太平山。

    太平山算是香港的富人区了,那个小型聚会,就在一户人家的宅子里进行的,原来香港有钱人比较喜欢在家里举办这种聚会,不但可以扩展人脉,而且成本也不太高。

    香港都回归这么多年了,这些人居然还说着粤语,要不就是英语,我是哪种都听不懂,无聊的坐在一边看着下面。

    这太平山是香港最高的山,在山顶上俯视下去,可以看到整个港岛的美丽夜景,点点霓虹不熄的维多利亚港。

    “兄歹,你边度人?”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,举着酒杯问我。

    我茫然看着他,不明白他说的什么,他嘴角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,说出生硬的普通话:“大陆人?”

    “中国人!”我并不喜欢他那句话,挺起胸膛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脸色一囧,然后很虚伪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自己我介绍一下!”中年男指着自己说道:“平川俊,请多指教!”

    “陈博!慢走不送!”

    平川俊被我噎的说不出话来,好一会,他才恢复正常,言笑自若的看着我:“能不能交换名片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我摇摇头: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平川俊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就离开了,我盯着他的背影,总觉得这人哪里有点不对劲。这个时候詹姆斯叫我,我急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那边,詹姆斯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相谈甚欢,他告诉我,这位老人姓周,是整个港岛最大的珠宝商,那个钻石矿,他非常感兴趣,愿意加入,他想听听我的意见。

    我肯定是不发表任何意见了,只是说一切都交给他全权负责了,到时候不要忘记翻译的那一份就好!

    詹姆斯和周先生开始商量细节,我听不懂也不想听,索性走到一边,正打算继续欣赏这个城市的美丽夜景,我的耳朵忽然听到很轻微的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机会,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我循着说话的声音的方向看过去,几十米开外的地方,两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,正在小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他们穿的衣服,我非常的眼熟,那是这个宴会,所有侍者穿着的衣服,我盯着他们两个,专注的挺,就听到他们说道:“炸弹……都定位了吗?”

    我浑身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。居然还有炸弹?

    “嗯……现在开始对时间……”两人叽喳的声音传来,我转身走回了詹姆斯的旁边。

    我对他低声耳语了几句,詹姆斯脸色一变:“这里是我朋友的家,我必须要通知他!”

    詹姆斯掏出手机,开始拨打电话,我的注意力,始终放在那两个侍者的身上,他们两个缓缓的走近,左边的那个忽然一撩衣服,从衣襟里面掏出一把枪。

    砰!他朝天举枪开了一枪。清脆的枪声让灯红酒绿的人们一下子乱了套,尖叫声和疑惑的声音不绝于耳,开枪的家伙大声喊道:“大家静一静!打劫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侍者,也拿出手枪,驱赶着所有的人聚拢在了中央。

    詹姆斯已经放下了电话,和我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,就听到那边的侍者继续喊道:“我们只求财,不想伤人,大家尽量配合一些,最好不要反抗!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,那个侍者从身上拿出一个仪器,走到一个人的身边,用那个仪器在那人身上上下晃了晃,仪器立刻发出滴滴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侍者从这人身上摘下了戒指手表,再用仪器晃了晃,就不响了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一具类似于金属探测器的装置,那个家伙用这个东西,一个个的搜刮,渐渐的,走到了我和詹姆斯的身前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