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9章 国士无双

    原来,大王子的死亡,确实是二王子找人做的,他之所以这样做。是因为他们的父亲,A国的国王,改变了主意,打算把王位传给大王子。

    二王子铤而走险。杀死了大王子,还囚禁了大王子的儿子,以及……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整个国家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下。再没有人可以和他抗衡,所以这里的守卫才会这么松懈,因为他们正在召开一个庆功的帕梯。

    也就是我刚才在那个房间所见到的那群人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里忽然升起强烈的冲动,还特么等到明天干嘛!不如今晚就……

   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我咬咬牙,让翻译把我的计划告诉大王子的儿子,那个叫做巴布的家伙。

    结果翻译自己先否决了,瞪着我说我是个疯子!他让我从长计议,等到和国际佣兵会和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我一把揪住他,脸色变得很难看,冲着他低低的说道:“我不想让机会白白溜走!你马上把我的话翻译给他,然后你怕死的话,可以马上离开!如果你留下来帮我,我分你百分之二十的钻石矿!”

    翻译瞪大眼睛看着我,脸不停的抽抽着,好一会,他重重一跺脚,对巴布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巴布起先也是惊讶的看着我,那目光像是在看疯子,不过翻译叽里呱啦的冲他说了很久,他终于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翻译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水,对我说道:“我跟他说了,这件事情,他完全可以袖手旁观,输了是我们的事情,赢了最大的利益他拿,他只需要,保证他父亲曾经答应过我们的那座钻石矿就好了!”

    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这特么就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!这个翻译为了那百分之二十的钻石矿,也算是蛮拼的。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,来到那间正在开帕梯的房间前,抬起脚用力一踢,大门洞开,我们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有两个警卫,立刻伸手去摸枪,嗖嗖两支利箭,洞穿了他们的胸膛,他们惨叫着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来不及夸奖黑人女子了,如闪电一样冲了上去,从他们腰间把枪拿出来,巴布也伸手指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四十多岁,腰围简直夸张,足足能装下我两个,他一看事情不妙,立刻就躲在旁边一个人的身后,可是那人的身体,连他一半都遮不住。

    我把一支枪丢给翻译,自己举着枪,缓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人女子在我的身后,张弓搭箭虎视眈眈,刚才人们已经见识了她的射术,再加上我的手枪机头大张,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的看着我们,谁也不敢乱动了。

    我径直来到那个腰围惊人的家伙面前,粗暴的推开挡住他的那个人,闪身到了他的身后,胳膊紧紧勒住他的脖子,手枪顶在了他的后脑上。

    巴布没想到事情如此的容易,黑脸上激动的泛起红光,冲着其他人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翻译举枪站在我的身边,小声告诉我,他让所有人放弃抵抗,他可以既往不咎。

    我暗暗点了点头,这个巴布也算是可造之材了,这个时候,实在没必要把人逼到绝路了,反正只要他继承了王位,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在我的示意下,翻译忠勇勤奋的把那些人用腰带捆了起来,这个时候,巴布对一个穿着军装的人问了几句话,忽然脸色变得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们,他的叔叔,也就二王子,把自己的儿子派到了军队的大本营坐镇,也就是说,枪杆子依然掌握在他们的手中。

    假如二王子的儿子,不顾自己老爹死活的话,完全可以指挥军队围剿了我们,逆转翻盘,而且从那小子的性格来说,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没有丝毫的犹豫,告诉巴布,让他带我去救出老国王,然后我们直捣黄龙,去军营接管军队!

    巴布不敢置信的看着我,我告诉他,现在我们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上,如果不拼一把的话,只能是功亏一篑。二失败的后果也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!

    巴布被我讲通了道理,也立刻决断,告诉我大家一起拼了!

    他带我们,在二楼找到了被囚禁的老国王,老国王诧异的看着我们,问巴布为什么会有外人。

    巴布正要解释,我直接用枪顶住了老国王的头,告诉他,我让他写什么,他就写什么!

    看到我用枪顶着他爷爷的头,巴布脸上闪过一丝不快,不过他唯一能够做到的,就是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我让老国王写了一份亲笔信,告诉那些军人,二王子图谋篡位,我们是老国王请来帮忙的国际专家,让所有的军人都听我们指挥,不得抵抗!

    我把这封信揣在怀里,为了谨慎起见,我打昏了老国王,带着其他人赶赴军营。

    军营的防备,就比皇宫森严多了,四周都拉着高高的铁丝网,不停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巡逻,我看了暗暗着急,也没想到可以进去的办法。

    东方的天空,已经露出了隐隐的白蛋白,我知道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!

    我把心一横,索性就打算直接带入闯进去了。

    翻译把我的话传译过去,然后跟巴布又嘀咕了好长一段时间,表示他将和我们一起前往军营。

    巴布上前,跟两个哨兵说了几句,哨兵立刻就放行了。看起来,他们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,并没有波及到这里。

    巴布带着我们轻车熟路的直入军营里面,在一个帐篷里面,我们见到二王子的儿子。

    地上到处都是空的啤酒罐,这个家伙正在喝酒,看到我们冲入,他反应非常的快,大叫着让人快点来。

    我们很快就被包围了,无数荷枪实弹的士兵,用枪指着我们。

    不过二王子的儿子也被包围了,我的枪,顶在了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二王子的儿子居然蛮有胆色的,说让我尽管开枪,反正我们也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我冲巴布努努嘴,他从我口袋中拿出了那张老国王所写的亲笔信,让军官们传着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依然在色厉内荏的叫着,可是很快,他就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那些指着我们的枪口,纷纷垂下,几个军官走到巴布的面前,跪下来行礼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的上午,詹姆斯和国际佣兵赶到了,然后他们他们才知道,他们已经没必要出手了,所有的一切,全被我一个人搞定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……改变了一个国家……”詹姆斯有点无语的看着我:“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你了……总之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国士无双!”我超级自恋的扬起了头。

    大王子虽然死了,可是他所答应的那口钻石矿,巴布依然给了我,而且他授予了我A国荣誉国民的称号,并且许诺,若是我肯加入他们的国家,我将会成为内阁成员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东西我就没啥兴趣了,我笑纳了那座钻石矿,和詹姆斯一起离开了A国。

    那个黑人女子,跟我一起离开了,在A国,巴布亲自和这个女人谈了谈,告诉我,这个女人来自于一个很原始的部落,这个部落并不属于A国,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,还处于比较原始的制度中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名字非常的长,一共十几个音节,我截取了其中一个音,叫她乔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一出口,我的心就恍惚了一下,似乎……很熟悉!

    我和詹姆斯停留在了香港。他和我一起处理一下钻石矿的事情。

    香港不但是国际金融中心,也是世界最大的钻石中转地之一,我们两个从A国带来一袋钻石做样品,寻找一个新的合伙人。

    一座钻石矿的维护开采,其实前期的投资非常的大,设备及各种专业测量,还有运转之类的事情。我们两个做这种事情,都不是专业人士,所以我们必须要来这里寻找一个。

    詹姆斯神通广大,很快就得到了一张请柬,那是今晚在一家高级会所举行的小型聚会,与会的宾客,有几个是珠宝钻石行业的大亨。

    等待参加聚会的时候,我带着乔出去逛了逛,香港虽然我第一次来,可是这里的美食,我却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然后,乔就展现了让我目瞪口呆的食量。她一个人干掉了三碗鱼丸,两份肠粉,还有茶点无数,至于凤爪烧腊这些小菜,更是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虽然吃的我有点肉痛,不过乔吃饭时候,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,狠狠的感染了我,我喜欢她那种不加修饰的直率性格,我心里暗暗发誓,要管她一辈子饭,只要能够永远看到她如此刻般纯真无邪的笑脸!

    我们两个吃饱了,牵着手在街上闲逛,乔虽然是黑人女子,不过在香港这个国际性大都市的街头,并不显得如何扎眼,我给她买了几套新衣服,都是阿迪耐克之类的运动服饰,反正以她的性格,穿的太淑女也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全身焕然一新的乔,像一个得到新年礼物的穷人家孩子,高兴的蹦蹦跳跳的,詹姆斯的电话忽然打过来了,告诉我快点回去,粗大事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