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 背水一战

    我自己都还是前途未卜,我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去哪里,国内回不去了,这里原定的钻石矿飞了。现在流落在这四下茫茫的荒漠草原,等待不知道会不会来的救援……

    所以我撒腿就跑,速度快的像是一阵风。

    不吹不黑,以我现在这状态参加奥运会。就没博尔特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吃鱼睡觉的声音,很快随风飘散在草原之中,我趴在长草上面,把脸埋进了草中。蓝瘦,香菇。

    我对她们说过,三个月一定回去的!是的,三个月后我的确可以回去,可是那个时候的我,若是一文不名,怎么有脸回去?还有莫家肯定已经恨我入骨,若是我回去,拿什么和他们斗?

    种种纠结让我的心情压抑无比,我努力思索着自己的前路,忽然听到焦急的呼唤。

    “吃鱼,睡觉……”

    从草的缝隙看过去,那个黑人女子奔跑在月光之下,长草之间,脸上写满了焦急,兜着圈子渐渐的远去,呼唤声依然远远的传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在静寂的夜中,钻入耳朵,让我忽然心酸无比,我抬起手,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记耳光,站起来,朝着她消失的地方追去。

    我带着黑人女子出现在了詹姆斯的面前,指着她告诉詹姆斯,我不管去哪里,都会带她一起的。

    詹姆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好久才叹息着说出两个字:“牛逼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问他那个国家还多远。驾驶员看了看导航,告诉我还有五六十公里的直线距离。但是中途要穿过一条湍急的大河,根本就无法度过,绕行的话……他也不知道去哪里绕。

    基本上,那条大河,就是那个A国的天然屏障,让他们贫穷落后,但是也很难受到外国的侵略。

    我盯着詹姆斯,告诉他我想放手一搏,现在关键的问题是,那个大王子,有没有儿子!

    詹姆斯肯定的答复说有的,他去过那里,大王子的儿子已经适婚的年龄,然后说到这里,他忽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放弃!”我一字字的说道:“我已经赌上了我的所有!我想赢!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们几个?”詹姆斯看着我,还有身边寥寥可数的几个人,摇头道:“疯了……你一定是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国际佣兵吗?”我皱眉道:“你原本不是这么打算的吗?”

    詹姆斯跺脚:“我特么不想啊!可是现在我们没有办法联系上他们!”

    “到了那里不就联系上了吗?那毕竟是个国家,不会连电话都没有吧!”我热切的看着他,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!我不想放弃!

    “时间来不及了!”詹姆斯叹了口气:“刚才飞行员也说了,这里距离那里还有五六十公里的直线距离,而且那条大河,是根本无法逾越的!绕行的话,更是赶不上了!明天上午,国王就会宣布继承人,一切都晚了!这该死的飞机……”

    晚了?可是我绝对绝对不会甘心的!刚才在草原中,我主动把黑人女子拥入怀中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重新焕发了斗志!

    “我去!”我目光热切的看着詹姆斯:“把翻译给我,我带着他,去找大王子的儿子!去联系佣兵!不试一下的话,我怎么都不会甘心认输的!”

    詹姆斯盯着我,目光闪动,沉吟不语,我盯着他,没说话,但是目光已经把我的决心传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好!”詹姆斯重重一点头:“和你在一起,我忽然找到年轻时候那种疯狂的感觉了!这次,就算是明知道必输,我也陪你赌这一次!”

    他交代了翻译几句,翻译连连摇头,我已经不打算浪费时间了,上去拎住他,直接把他扔到背上,对詹姆斯说了一声古柏,带着乔如飞而去。

    翻译开始还挣扎不休,可是跑了一会,我告诉他,再叫,就把他丢在这里,他立刻闭上嘴巴了,因为我们已经到了荒漠无人区了。

    这里寸草不生,到处是荒漠,我认准天上的星辰,笔直的一条线急奔,路过的几只鸵鸟并不服气,然而很快,它们就惭愧的把头埋进沙子里。

    远远的,我听到了汹涌澎湃的声音,翻过一座小丘,一道波澜壮阔的大河就出现我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河怕不有四五百米宽,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,湍急的河水打着漩涡,流淌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至少在我的视线范围内,是看不到有比较狭窄的地方的。

    那么,就只好……拼了!

    我拿出绳子系在腰上,另一头交给了乔,然后抱起一块大石头,直接跳进了河里面。

    河水冲的我随之向下游而去,我双腿努力摆动,溯流向上,那块大石头,一点一点的抵消着水的浮力,带着我向下潜去。

    越是向下,水流的冲刷力度越小,当我双脚踏上河底淤泥的时候,我的心终于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这就成了!只要给我支点,我就可以走过这条河流!

    因为我的眼睛,在黑暗的河底,能够看清前方,因为我的体力,永远不会衰竭!

    当我终于出现在河对岸的时候,我看到对岸那个翻译,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,我冲他们挥挥手,双手聚拢成喇叭,对他们大吼:“过来!”

    翻译看着那根连通大河两岸的绳子,战战兢兢的不敢动弹,黑人女子在我的示意之下,拔出弓箭对准了他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这个叫做刘章生的翻译,渡河之后好奇的追问不休:“你怎么可以让她理解你的意思的?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几个简单的手势,就能让这个黑人女子对我的意思完全了解,难道,是因我我们深入交流过……

    但是不管如何,我们总算轻松的度过了这个被当地人称为天堑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的视力极佳,眺目远望,可以看到一栋栋泥胚和茅草搭建的房子,用料有点像我们国家很久以前农村的那种房子,不过造型却相差很大。

    看起来,这个国家真有点穷的掉渣的样子,我们进入村落,用美金换取了食物,还购买了一辆已经看不出型号的侉子摩托,就是那种经常出现在影视剧中,日本兵骑着的那种三轮摩托。

    侉子冒出一溜黑烟,带着我们沿着颠簸的道路飞驰,在一个稍具规模的城镇,翻译联系上了那队国际佣兵。

    他们将会在A国的首都和我们会和,但是在此之前,我们必须要找到大王子的儿子,否则我们加上那队佣兵,一共才十七八个人,就等于和整个王国的军队对抗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了首都,这里的繁华程度,还不如我们国家那种一般的小县城,也有楼,但超不过五层,街上走的路人,骨瘦如柴的居多。

    美金在这里非常受欢迎,我们上了一辆老旧的皇冠出租车,翻译没费什么力气,就从饶舌的司机口中,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大王子的死因非常的奇怪,很有可能是被刺杀的,他的儿子,在父亲的葬礼上,被一队宪兵带走,现在关在了皇宫里面。

    皇冠出租车把我带到了皇宫的门口,下车之后,我仔细的打量着这座皇宫,应该属于我们国家一般乡镇政}府的建筑水平,四层楼,一共大概七八十个房间,里面只有七八个房间还亮着灯,楼房前面并没有围墙,拉着铁丝网,门口有两个哨兵,身上挎着苏制AK,歪歪斜斜的站在大门左右。

    我观察了一会,带着他们绕到而来后面,后面是高高的围墙,这种地方,自然不会有什么摄像头之类的东西,我感觉这里的文明程度,和我们那里至少相差了二三十年。

    我已经到了背水一战的地步,所以我没有丝毫的犹豫,拎着翻译直接跳进了高墙。

    黑人女子紧跟着我,动作敏捷的翻过了枪,我们三个迅速的来到楼房的后面,我的耳朵贴着前面那扇玻璃窗,仔细听了听,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声息,应该是一栋空房子。

    我拔出小刀,拨开了窗子,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从这间房子,我来到了走廊上,就听到前面一个房间里面,传来了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示意他们两个回那个房间等着我,自己一个人蹑手蹑脚的到了发出嘈杂声音的房门外。

    那间房子的房门,是双开门的,从中间的门缝看进去,里面空间不小,靠墙的长条桌子上,摆着酒水饮料瓜果和肉食,二三十个男男女女,连吃带喝外加跳舞的,很嗨皮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中有几个黑人,穿的是制式的军装,我看了一会,转头离开。

    我一间房一间房的侧耳倾听,中途有两次遇到了警卫巡逻,不过我灵敏的耳目让我及时避开了他们。

    在一间房子里面,我用刀逼住一名还在睡觉的男子,得知了牢房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在二楼的牢房里面,见到了大王子的儿子,这个黑人青年得知我是来救他的,激动的放声大哭,说自己好像是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讲真,不止他自己这样觉得,就连我自己,都有点如梦似幻的,怎么一个国家的皇宫,戒备就这样的松懈吗?这实在有点不科学的说……

    然而很快,我就知道了原因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