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私奔

    “先生堆火吧!”我弯腰拔了一些枯草,聚拢成堆,翻译用一个打火机点燃,熊熊的篝火立刻驱走了黑暗。

    我们围坐在篝火的旁边。我的肚子咕噜噜的抗议着,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,都垂头丧气的坐着。

    我站了起来:“我去找点吃的!”

    詹姆斯在后面叫嚷了几句,无非让我小心之类的。我心里倒是没有多紧张。

    我在部队的时候,对于野外生存掌握的非常好,这种草原里面,啮齿类的动物应该非常的多。比如兔子,比如老鼠。

    我猫着腰细细的探查,终于发现了几个圆圆的粪便,旁边的草,也有啃食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我沿着这踪迹,找到了一个圆圆的洞口,然后我就趴在一边,静静的等候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需要耐心的一件事情,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等了多久,反正身上的衣服都被夜间的露水湿透了,终于,一只兔子在洞口探头探脑的冒出来,警惕的望了望四周,然后它窜出来,飞快的望着一边跑。

    直到他距离洞口离开了一段距离,我才迅疾的扑出,向着它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兔子对于我的出现,还是蛮惊讶的。立刻转头往回跑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会放它走的,两腿猛地一蹬地,迅疾扑上去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一只利箭呼啸而至,把那只兔子直接钉在了地上,我要不是及时缩手的话,我的手就会被箭支和兔子串在一起。

    我愠怒的抬起眼,立刻愣住了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健美的黑人女子,举着弓箭,正愣愣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愣住,是因为这个女人,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见过她!我一定见过她!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我说什么也想不起来,在何时何地见过他呢?

    女人愣愣的看着我,良久,嘴里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吃鱼,睡觉!”

    弓箭从她的手中掉落,她眼中蓄满泪水,飞快的冲着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听到她的话,如遭雷击,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发音虽然怪异,但是却说得是不折不扣的华夏语。

    早听说我们华夏语遍布世界了,没想到在这鸟不拉屎的非洲荒漠草原,也能听到啊!

    我这么一惊的功夫,女人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,双臂张开,带着一股疾风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我向右一转,让过了她的身体,拽住她的一条胳膊,向后一扭,她吃痛之下,啊了一声,仰起脸看着我,目光中写满了愕然。

    有水光弥漫了她的眼睛,倒映着天上的明月,她瞪着我,张开嘴巴露出一口白牙。

    “吃鱼!睡觉!”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她,她的声音越发的急迫:“吃鱼!睡觉!吃鱼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要陪吃陪睡的意思吗?农家乐?

   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眼中的水光让我心里一软,下意识的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她刚一得到自由,迅疾的把我一把抱住,抱得非常用力,把脸贴在我的脸颊上,有热热的泪水,润湿了我的脸。

    我的脑子轰了一声,眼前出现了一棵巨大的树,树上结满了如同纺锤一样巨大的果实,这个女人就居住在树洞之中,而那棵树的果实……那棵树的果实……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了,我想的有点头疼,情不自禁的呻}吟了一声,然后才发现,黑人女子抓住了我的手,按在她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个黑人女子胸口那里的坚挺和结实,是我摸过的最好的。带着无比的弹性,让人流连忘返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有点怪不好意思的,大家还不熟,这么抓住那里真的好吗?可是女人却紧紧按住我的手,望着我的眼睛里面,写满了熟悉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这里之前,我和李美红在她公寓里昏天黑地了三天三夜,每次她想要的时候,眼里都会射出这种光芒。这个黑人女子……也想?

    女人身上穿的是草木编制的衣服,充满了异域风情,她的肤色虽然黑,但是一张脸其实蛮耐看的,更重要的是,她的身材简直是太完美了,不是那种夸张的前凸后翘的S形,而是结实健美,充满了野性力量的魅力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她的挑}逗并不排斥,而且还有很熟悉的感觉,我叹了口气,这又是那段失去的记忆在作怪吗?难道这个还特么是世界性范围的吗?都到了非洲了,这种感觉还是紧紧跟随,挥之不去吗?

    黑人女子看我迟迟没有行动,着急的像是蛇一样缠住了我,喘着粗气去解我的腰带,我正要阻拦,她在我耳边吐出一个字,我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王!”

    王?这个称呼,好熟悉!

    那个记忆中熟悉又陌生的女人陌离,也这样称呼过我!

    难道,这个女人知道陌离?

    我着急的开口问她,知不知道陌离,这个女人满眼疑惑的看着我,狠狠一发力,把我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结实健美的娇躯紧紧压着我,我的裤子被她迅速的扒掉了,在她热情如火的攻势下,我身体的某个部位昂扬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她迅速的坐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她发出一声不知是畅快还是痛苦的叫喊,双手紧紧抓进我的肩头。

    她拼命摇动着,一种熟悉的感觉,从我们两个融合的地方,蔓延到了我的全身,我敢肯定,我以前一定和这个女人做过这种事,不然不可能有这么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遵循着那种熟悉的感觉,猛一翻身,把她压在了下面,对她肆意鞭挞起来。

    女人毫不掩饰的叫声,在荒原里久久回荡,当一切都结束之后,她像是一只玩累了的小野猫,伏在我的怀中,一脸甜蜜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的脑子也渐渐清醒,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,我这特喵的,简直随便起来不是人啊!

    我试着和她沟通,却沮丧的发现,她只会一些非常简单的华夏单词,而吃鱼睡觉这四个字,就是她嘴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了。

    我带着她回到我们的宿营地,看到小鸟依人一样跟着我的女人,詹姆斯脸色异常古怪,冲我跳起大拇指,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牛逼!”

    我知道,这个女人脸上那种痴痴的表情瞒不了人,我的魅力也实在无法遮掩,像詹姆斯这种老狐狸,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。

    我问那个翻译,能不能翻译这个女人的话,翻译听女人讲了两句,无奈的耸肩摇头,说这种语言不但他听不懂,世界上听懂这种语言的人也不可能太多。

    因为非洲的原始部落太多了,语言非常的混乱,就算专门研究这个的专家过来,也很难分辨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们说话的时候,女人一直定定的看着我,看到我们说完,她牵着我的手,示意让我跟着她走。

    我被她拽着,在荒漠中跑了一会,就见到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,七八个男人正围着火堆,火堆上面架着一口大锅,锅里面的水咕嘟嘟的响了起来,看到女人把我带了回来,他们惊讶的站起来,狐疑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微笑着和他们沟通,然后我就发现,这些人还不如黑人女子呢。黑人女子至少懂几个华夏单词,这些人却一点都听不清楚!

    费了半天劲,也沟通不了,我倒是绕着他们的村庄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说是村庄也不太恰当,这是一个藏在树林里面的隐秘所在,茅草编制的圆形屋顶,从上面垂了下来,简单而原始,可是却总让我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想到梦中一个很小的荒岛,里面就有这种的房间!难道我之前来过这里吗?

    回忆不起来,语言又不通,我只能和这些人挥手告别了。

    我刚走了几步,那个黑女人就从其中一栋茅草屋中跑了出来,她身上背着一张弓,身后是几支利箭,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包袱,这是要……

    跟我私奔的节奏吗?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