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心灵冲击

    我带上一个黑色的面具,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子,悄悄放到一个别墅的墙角,然后飞快的绕行到了最中间别墅的前方。盯着电子表,心里默默的数着数。

    “6,5,4……”

    轰的一声。先前那栋别墅的墙角,发出剧烈的爆炸声,火光熊熊燃起。

    在部队的时候,我对一些野外求生的科目非常感兴趣。也因此钻研过,再加上我上学时候除了英语不行,其他成绩勉强也算个学霸的。

    一切都可以利用,这就是野外生存的核心理念,我依照这个,自制了一枚土炸弹。

    矿泉水的中间有强碱,被马粪纸盖住,上面有浓硫酸,最下面是打火机里面的气体。

    只要我除去保护,浓硫酸就会浸湿下面的马粪纸,这需要一个湿透的过程,一旦马粪纸湿透,浓硫酸遇到强碱,这就是强酸遇到强碱,立刻就会产生剧烈的化学反应。

    大量的热产生,打火机的气体燃点本来就低,立刻就会喷射燃烧,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,只不过我之前的估计还是有误,本来打算十秒延时的,可是六秒就爆炸了。

    暗夜之中,这爆炸声显得格外响亮,而莫家反应的速度,相当的快,几乎几秒钟的功夫,一队穿着黑衣服的保安就冲了出来,向着爆炸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别墅群里面的房间,纷纷亮起了灯光,我略一判断,朝着其中边角的一间房子潜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中间的别墅,应该是莫家的主别墅,莫庸肯定就住在这里,但是我并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。

    而住在边角房间的人,应该不是莫家的核心人物,相应的也就忠诚度稍差一些,所以我直奔那个房间,要进去抓住里面的人,询问莫庸的房间。

    果然,里面住的,是莫庸的一个堂兄弟,我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他爽快的把莫庸的住址告诉了我,然后主动要求,让我把他打昏。

    莫庸作为长门长子,就住在二楼,和莫家的老祖宗相隔两个房间,我完全豁出去了,沿着楼梯窜上去,一步步踏过楼梯的时候,我心里又恍惚了一下,似乎曾经在哪里,走过旋转的楼梯,当时心里也是极度的忐忑,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我刚一上了二楼,就看到了莫庸,他正站在中间一个房门前,对着里面说道:“爷爷,已经控制了,没事的!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你应该在现场,而不是站在我的门外。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,你必须要让下面的人看到你和他们在一起!这就是御下之术!”

    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我分明见到莫庸悄悄撇了撇嘴。然后他猛一转头,就看到了向着他冲过去的我。

    我穿着黑衣,带着面具,样子肯定拉风的很,莫庸一见我,腿都软了,吓得发出一声变强变调的尖叫,转身想跑,可是大概两腿有点发软,踉跄了两步,被我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抬手就是两记耳光抽上去,莫庸的脸立刻肿了起来,他杀猪一样的惨叫,我抬起膝盖,重重的撞在他的要害处,他的惨叫声戛然而止,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。

    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力,我心里无比的畅快,我都没想到,事情竟然会如此的顺利。想想也正常,我当初连KB分子的老巢都潜入过,何况是莫家这个财阀之家了。

    毕竟在和平社会,人们的警惕性总是不太大的。

    先前我准备的那些小零件,也没派上用场,我的打算就是,突袭进入莫家,找到莫庸,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,然后悄然离开,就算被围住,只要他在手里做人质,我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莫家。

    至少,我也要让莫庸在病床上度过一年半载的青葱岁月。

    我的手下探,摸出了自己用钢条打磨的刀子,盯着莫庸被我打成猪头的脸,我毫不犹豫的挥刀而下,刺在了他的肘间。

    现在医学发达,以莫家的财势,一般的外伤难不到他们,我所刺的肘弯,是神经和血管非常密集的地方,普通人只要被按一下,手臂都酥麻半天的。这一刀下去,我把那里的密集神经血管全切割的断了,虽然可以通过外科接上,但是要养上很长的时间,而且以后都不能太用力了。

    一刀刺下,鲜血飚出,莫庸疼的声音都变调了,惨嚎声在空旷的楼道里带出瘆人的回音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一道门开了,看到里面走出来的中年男人,我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我见过这个人,记得当时是和安琪她在游乐场玩的时候,从旋转木马上下来,这个中年男人忽然出现,穿着一身黑红色的唐装,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,那句话我现在还记得。

    他说:“人的一生,就好像坐在旋转木马上面,不停的轮回着,你以为自己所到达的终点,其实也许只是另外一个起|点!”

    记得当时他说完就转身飘然而去,挺有高人风范的,我怎么也没想到,他居然是莫家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男人盯着我,脸上笑的很淡然:“朋友,你求财还是寻仇?不妨说出来,大家谈谈解决问题的办法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醇厚磁性,听着非常的悦耳,让人想听他不停的说下去。我浑身一激灵,用力咬了自己的舌尖一口。我已经猜到,这个中年男人是谁了!

    就在不久之前,我在迪拜遇到一个精通催眠的杀手,他差点让我自己杀死自己!那个家伙,说话的声音就非常的好听。

    而且我记得萧宁儿说过,在莫家,有一个精通催眠术的庄爷爷,那么这个中年男人,有可能就是那个庄爷爷,或者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我才提前警惕,用力咬了舌尖一口,让自己因疼痛而清醒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并不知道,我因为种种巧合的线索,判断出他的身份,他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,缓步向我走来,沉声说道:“你不要太冲动,把刀放下,我们可以谈,只要你说出你想要的,我们什么都可以谈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可以谈?”我眼神中露出迷茫,握刀的手一松,刀子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!那我和你们谈谈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音未落,原本握刀的那只手,飞快的往腰里面一摸,随即一道细而笔直的红色光点,射在了中年男人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紧随着红色亮光,呼啸而出,准准的轰在他肚子上。

    砰,火药的味道伴随着硝烟,在楼道里面弥漫,中年男人捂着肚子,向后踉跄的后退几步,稳住身形之后,捂着肚子的那只手的指缝间,渗出了丝丝的鲜血。

    我的手里,举着一把自制的土枪,这是我一下午的成果,上面还用儿童玩具那种激光电筒,做了一个激光瞄准镜,准头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枪很简单,是靠弹簧推动钢丸飞出,为了增大杀伤力,我在在钢丸的前面加了爆竹里面拆出来的炸药。

    尽管声势吓人,其实这个中年人受到的伤并不严重,只是皮外伤而已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深吸一口气,身躯挺得笔直,眼中射出惊讶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不打脸?”

    因为我和你无冤无仇的,自然不会下死手啊!我心里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哑然笑了:“你本心善良,若不是被逼得紧了,你也不会如此悍然闯入,这说明,错在莫庸身上。你不妨说说,我们莫家,也不是不通情理的,事情说开了,该罚的罚,该补偿的补偿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不但观察入微,而且说得倒是蛮有人情味的,我对他油然起了几丝好感,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得心脏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就好像从高处落下,心够不到实底的那种。

    冷汗从我额头滚落,我心里明白,尽管对他足够警惕了,可是不知不觉之间,还是着了他的道了。

    我努力举起手里的土枪,想要开枪射击,可是手刚刚一抬,中年男人猛跺脚,嗔目大喝一声:“临!”

    我的心脏在这一刻,像是被人用力捏了一把,浑身的力气一下子全部失去,那把土枪,立刻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家伙啊……尽管有了防备,还是不行啊……

    虚弱的蹲在了地上,想去捡地上的刀子,可以完全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兵!”

    “斗!”

    “者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大踏步的向我前进,每走一步,就喝出一个字,每一个字入耳,我的心脏就好像被人狠狠的踩上一脚。

    我一屁股跌做在地上,心里闪过一丝明悟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男人,刚才应该是用说话的语调或者频率,控制了我心脏跳动的频率,所以我刚才才会那么的难受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太可怕了!

    我心中升起一股无法匹敌的无力感,拼尽最后的力气,从怀里拿出一个矿泉水瓶,往地上一丢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