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 刺激找回忆

    我无法形容那一刻的感觉,就好像世界所有最大的痛苦加诸在我的身上,我感觉自己的灵魂,在他的目光之下支离破碎。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楚,让我真的想就此死去。

    “解除痛苦其实很简单!”

    在他充满蛊惑的声音中,我缓缓举起手中烤肉的竹签,对准了自己的咽喉。身后似乎有人叫喊我的名字,却分辨不出来是谁的声音,我的脑子里面翻江倒海,如身在无间地狱。生无可恋之下,竹签缓缓向上刺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强撑着了!”

    这句话把我最后的坚持击碎,我的手向上一扬,竹签刺进了我的咽喉。

    竹签刺破皮肤,剧烈的疼痛间,我的眼前忽然闪过一个女人的俏脸,她的手中托着一颗粉色的钻石,定定的凝视着我。

    “陌离像粉钻一样美丽……把这句话!说一百遍!”

    陌离……

    这个陌生的名字,忽然给了我无穷的动力。我想活下去!就算再苦再痛我也要活下去,因为只有活着,才能在某天,遇到那个粉钻一样璀璨美丽,名叫陌离的女人!

    我猛地一蹬地,身体疾如利箭,迅速的贴近了那个男人,沾染着我鲜血的竹签,从我的脖子里拔出来,飞快的刺向那个男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人根本就没想到,我会在瞬间清醒,眼看着竹签已经触到了他的眼睑,他拼命向旁边一甩头,从眼角到太阳穴的位置,被竹签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,他惨嚎一声,向后急退。

    我脸色森然,眼中杀机毕现,这个家伙实在太特么危险了,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,就差点让我自己戳死自己。我打算,把他弄瞎了!

    我飞快的追上去,伸手去抓他,就在这时,我忽然心生警兆,顾不得眼前的男人了,侧身向旁边一偏,经过消音的枪声同时响起,打在我刚才站立的地方上。

    我反身向后飞退,一脚勾起一张烤肉店的餐桌,挡住我的身体,同时拉住安琪和李美红,蹲在了桌子后面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刺杀过詹姆斯的家伙,从不远处出现,手里端着一把怪模怪样的手枪,向我连续的开枪。都被餐桌挡住。我心里无比的焦灼,这个家伙要是逼近了,我手无寸铁,怎么和他斗!

    但是周围很快就响起了尖锐的报警声,两人立刻转身逃遁,瞬间走远。

    我记得我在哪里看到过,迪拜这里的警察开的都是兰博基尼法拉利这样的豪车,而且反应速度非常的快,两个人应该是害怕被警察缠上吧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不想和警察发生什么纠葛,于是带着两人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我带着她们回到了酒店,告诉她们我要去洗个澡,不要来打扰我。

    我躺进浴缸里面,热水包绕着我的全身,香薰淡雅的味道让我精神稍微平静了一些,我闭上眼睛。努力回忆刚才出现的一闪灵光。

    陌离……这个名字,渐渐和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脸重合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陌离!我想起来了!她叫陌离,那枚粉钻,就是她给我的!说让我看到粉钻就想起她!可是这究竟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发生的事情?为什么我始终回忆不起来?

    但是心里始终有一个顽强的执念,陌离对我非常非常重要!我一定一定要找到她!

    “陈博,你没事吧!”李美红担忧的声音,从门外传来,我看了下时间才知道,不知不觉,我已经在浴缸躺了快一小时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和李美红安琪的惊呼,我吃了一惊,急忙披上浴袍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来的是警察,是来调查刚才美食广场发生的枪击事件的,当然我们只是受害者,身份和护照什么的都没有问题,他们也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了一下,没有得到什么线索之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已经午夜了,我们三个几乎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哈欠,今天死里逃生的,也累得够呛了。

    “睡吧!”我说了一句,两个女人对视一眼,脸都有点发红。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”安琪咬着嘴唇,猛地抬起头,热切的看着我:“我想和你一起睡!”

    呃……安琪的主动有点出乎我的预料,不过我看着她那种义无反顾的样子,很快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安琪莫名其妙的怀孕了,虽然我告诉她,我什么都不介意,可是她自己心里肯定会很别扭,这时候说想陪我一起睡,应该就是想要弥补我。

    我也没揭穿她,搂着她躺在了舒适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没过一会,安琪颤抖的小手,轻轻摩挲我的胸膛,柔软的身体向我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的呼吸很急促,热热的喷在我的脸上,带着颤音在我耳边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要我!”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温柔的看着她:“安琪,现在还不安全,过几天,我们就结婚吧!”

    我担心做那种事的话,会对肚子里的孩子造成危险,而且我不想让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孩子,一出生就没有名分,所以我打算趁着她的肚子还不明显,尽早和她结婚,那样的话,别人就不会用未婚先孕的有色目光来看安琪,孩子将来也不会受到任何的歧视。

    安琪虽然单纯,却并不傻,她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,死死的搂着我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哭的撕心裂肺,我不停的安抚着她,最后她哭的累了,在我怀里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刚才聚精会神的劝她,还不觉得怎样,现在安琪睡着了,我才慢慢察觉,我特么搂着一个活色生香,身材好到爆的大美女,正在肌{肤相贴。

    我能够感受到她肌{肤的紧致嫩滑,淡淡的馨香,一个劲的往我鼻子里钻,这香味像是一只小手,在我心里挠啊挠的,让我有点把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不敢再在床上停留了,我担心自己一会变成禽兽。我轻轻举起安琪搭在我身上莲藕一样的玉臂,蹑手蹑脚的下了床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内拥有高科技的新风系统,温度不冷也不热,可是我身体里面却燃烧着一把火,烧得我血液沸腾。

    我急忙走向冰箱,打开后,里面倒是饮料不少,可是都是英文,我也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我挑了一罐打开,试着尝了一口,甜甜的,里面还有酒精的味道,我明白了,这是阿拉伯地区久负盛名的椰枣酒,这玩意喝着口感还不错,我仰头喝完,薄然微醺,忽然听到轻轻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还没转头,一双手臂,已经从后面搂住了我的腰,李美红从后面抱着我,傲人的双|峰紧紧挤压着我的后背,低声说道:“想把自己给你!”

    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,她们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拨我,再加上酒精的助战,我可有点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的喉咙因为情yu沸腾而嘶哑,低低说道:“美红,你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从我看到你为了怕伤害安琪,自己苦苦忍着,为了孩子,你愿意结婚的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告诉自己,这个男人,就是你等了很久的那个人!”

    李美红转到我的面前,仰着脸低声说道:“虽然我不再完整,可是我依然愿意给你最好的自己!”

    我一把抄起她,公主抱把她抱紧了浴室。

    我反脚关好房门,怀中的李美红俏脸已经血一样的红,大大的眼睛痴痴的望着我,我喘着粗气,把她放在浴缸上面,双手拉住她的衣服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刺啦的声音中,李美红完美的娇躯出现在我的面前,她嘤咛一声,反手到背后按了一下,胸口上的罩罩立刻掉落,两点嫣红,在雪白的山峰上轻颤。

    我仿佛流浪千年终于找到了归宿,扑上去搂住她,粗暴的撕下了她身上最后的屏障。

    我的手勇攀高峰,李美红娇吟一声,随即伸手从地上捡起一块被我撕毁的衣服,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她是怕自己叫出声,惊醒了外面的安琪吧。

    她温柔如水的贴靠上来,柔情万种的把我淹没,我和她终于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刻,我的脑子里轰了一声,出现了熟悉的画面。

    茂密的丛林,架在树上的木屋,我和李美红在树下,抵死缠绵着……

    又是那里!又是丛林!脑海中的画面非常的清晰,在李美红的丰{臀上,有一颗小小的黑痣,我颤抖着手,在李美红那里一摸,果然……有一颗!

    这是……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李美红拼命扭动迎合着我,一|波}波强烈的快意感觉,让我脑海中,出现了越来越多清晰的画面。

    我曾经,和李美红,安琪陈丹青她们,在一个四周有石壁,尽头是大海,茂密无比的热带雨林中,艰难的求生。

    我们遇到了很多的危险,可是我们相亲相爱的,并肩携手闯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为什么我们没有任何的印象呢?那样的经历,本该是刻骨铭心的啊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