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章 朋友还是恩人

    这个人,赫然就是我曾经救过的那个叫做詹姆斯的白人男子。不过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我是谁,狐疑目光盯着,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大串英文。

    沟通简直是硬伤啊!我最近虽然虽然在苦练英文。可是人家这样纯熟的一套话说出来,还特么的带着卷舌音,我完全不能沟通的说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我忽然灵机一动。报出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这是詹姆斯曾经留给我的手机号,他听到我说出来,惊讶的看着我,很快。他似乎想起了我是谁。

    他激动的说了一大串英文,我和他大眼瞪小眼的。谁都不能理解对方的意思。但是要感谢现在科技的进步,詹姆斯摸出手机,打开一个翻译软件,我们之间终于可以正常交流了。

    詹姆斯问我,为什么看我这么的眼熟,我很不客气的让丫好好想想,在我的城市遇到刺杀,是谁救了丫的、

    他很快就回忆了起来,瞪大眼睛看着我,搓着双手,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,赶紧对着两个保镖嚷了几句,大概是让他们把枪拿开的意思。。

    两个穿西装的保镖,急忙把枪撤了,詹姆斯开口问我,说我怎么会突然来拍他们的房门。

    我忽然脸色一变,纵身扑上去,一把把詹姆斯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哒哒哒经过消音的枪声轻轻响起,落地窗立刻碎裂成了无数散碎的微粒,一个穿着西装;d保镖闷哼一声,肩膀上冒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窗外,那个穿着黑褐色袍子的家伙,如同死神划过外面的长空,点点星火从他面前的枪口闪耀,我抱着詹姆斯肥重的身体,在地板上不停的翻滚。啾啾的子弹声,不绝于耳。两个保镖,开始举枪还击了两枪,随后身上就不停的冒出雪花,就好像筛子一样,想,鲜血到处洒遍。

    两个保镖伸腿瞪眼的倒在了地上,那边的枪声也停止了。

    破碎的窗外,晴空万里,那个神秘的杀手,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里还是被满满的警惕所占满,几乎是下意识的,我拉着詹姆斯的衣领,飞快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呼啸声充斥了我们的听觉,电闪一样,一枚带着星火的黑乎乎的东西,飞快的掠过我们的头顶,撞在了房门上。

    几乎就是瞬间,那里立刻腾起熊熊火焰,巨大的热浪蔓延生长。疯狂的向我们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握草,火攻!

    按照正常人的思维,这时候应该想着前面闪避,可是我敏锐的听觉,已经听到了那里若有若无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麻蛋!在等我们自投罗网的说!你还是真有善解人意的心灵啊!

    我不敢向前,向后也是自投罗网,仓惶之间,我搂着詹姆斯向前一扑,路过一名保镖的时候,我的脚一勾,他的尸体直立起来,被我顶着向前冲。

    哒哒哒的声音响起,前面顶着的保镖尸体身上,血花四溅,我伏倒在地,和詹姆斯一起的翻滚。呼啸的子弹掠过我们的身旁,直到我们滚到了死角,子弹总算打不到了,可是火焰,已经熊熊的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减减肥啊!”我冲着詹姆斯嘀咕了一声,反身朝着火焰跑过去。

    詹姆斯惊恐的大叫,拼命的挣扎,但是和我的力气比起来完全不够看,眨眼间,我已经,提着他,冲入了火海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在火中飞快的穿越,当我们终于跑到外面的时候,我还好,詹姆斯已经像是被火烤过的山鸡,身上黑一块白一块的狼狈不堪了。

    这座五星级的酒店,保安措施还是蛮强大的,很快,喧沸的人声响起,急促的脚步声踏破了宁静。

    我和詹姆斯,终于得救了。

    酒店的保安部,对我们进行了一些例行常规问话,由于酒店严格完善的监控,我们两个受害者的身份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于是很快我们两个就离开了保安部,詹姆斯打了个电话,没过多久,几个黑衣人过来接走了他,而我回到自己的房间,也是蛮遗憾的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,今天晚上和安琪还有李美红住在一起,没准可以收之东隅望西桑的,但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两人早已经关门睡觉了。

    我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了一会,天色亮了之后,门铃声响起,一个穿着服务员服装的男人,推着餐车站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我打开|房门后,哈哈大笑,实在是太欢乐了。詹姆斯穿着服务员的服装,他的身材比较胖,所以穿上这种衣服,就有自带喜感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你这是?”我诧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詹姆斯咧嘴一笑,掀开餐车上那个银光闪闪的不锈钢圆盖,一股奇怪的味道立刻在房间里面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餐盘上面,躺着一块圆形的黑乎乎的东西,似乎是烧焦的木炭,我疑惑的看着他,詹姆斯掏出手机,用软件和我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早餐!额,因为从来没做过,所以牛排有点火候大了!”

    握草,他要不说,我还真不知道这玩意居然是牛排。我急忙回了八个字:“好意心领,你自己吃!”

    詹姆斯挠挠头,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:“我自己不敢吃!”

    我简直无语了,你这是让我试毒么?恩将仇报啊你这是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我还是想知道,你救了我,我能给你怎样的报酬?”詹姆斯问我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:“你认为自己的命值多少钱,就看着给好了!”

    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小兴奋的,我现在身上连一千人民币都木有,要是詹姆斯认为自己值个几百几千万身家的,我不就发达了?

    “我的命不值钱!”詹姆斯飞快的回答:“很多年前,我就应该死了!”

    握草,这就没意思了,歪果仁也玩赖么……我无语的瞪了他一眼,詹姆斯咧嘴大笑:“其实我想跟你说,你听过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吗?或者阿拉丁神灯的故事!”

    这两个我都知道,都是要求者贪得无厌,导致最后人财两空,但是这和你一毛不拔,用块木炭一样的牛排来撩拨洒家,有半毛钱的关系吗?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你钱,只要你说得出,而我正好有!但是这块牛排,是我的友谊!”詹姆斯对我表示道:“我其实真正的意思是,你想做我的朋友,还是做我的恩人!”

    “有啥区别吗?这不矛盾啊!我可以又是朋友,又是恩人啊!先看看你哪一方面给的好处多吧!”

    我的无耻,在崇尚现实主|义的歪果仁看来,却挺符合他们的思维的,詹姆斯爽朗的一笑:“我给你解释一下我自己吧!我是一个情报掮客,我倒卖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情报,上次遇到你,是我把一件珍贵的情报卖给了bei京,那一趟生意,我收获了八百万美金,但是我也因此得罪了欧盟,刚才那个刺杀我的杀手,就来自于欧盟的雇佣!”

    握草,八百万美金,四千多万华夏币……我瞪大眼睛,满脸艳羡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要羡慕我!”詹姆斯摇摇头说道:“这点钱。在bei京都买不了一栋四合院!”

    仔细一想,也特么确实如此啊!

    “你们华夏是个很奇怪的地方,我指的是经济,要知道,就算一个美国的中产阶级,在华夏的bei京购买一栋房子都非常的吃力,就算买到,也不见得就是你自己的,所以,我不想给你钱!”

    詹姆斯目光炯炯的望着我:“给你钱的话,目前的你,只能在华夏消费,事实上,任何人的钱,在华夏都不是自己的。所以,我想问你,你愿意做我的朋友,还是做我的恩人!”

    “做我的恩人,我会给你救命的酬劳,做我的朋友,我不会给你钱,我只会给你我的情报,假如你愿意的话,你完全可以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任何高度!但是,那需要你自己的努力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明白了他的意思,这就是授人予鱼和授人予渔的区别。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淡淡的说道:“做朋友吧,但是这牛排,我特么的肯定不吃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