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有根命运的线

    他们纷纷走出自己的座位,罗列成两行,都目光复杂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我要走了!”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虽然在这个公司呆的时间并不长。但是我和大家平时有说有笑的,这一离开,还真有点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陈总!”先前和我一起玩王者的奔波儿霸站出来,双手恭敬的把一张名片递给我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以后打算自己创业的话。请一定给我打电话,我不过去,我是妲己养的!不给钱都没事,管饭就行!我就愿意跟着你干!”

    呃……看着他诚挚的目光。我的胸口被什么塞住了,嗓子硬硬的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会的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霸波儿奔还有其他所有的员工,争先恐后的把名片往我手里塞,我刚才还因为安琪母亲而郁闷的心,此刻变得温暖而感动,看着一张张不舍的脸,我忽然恨自己,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!

    从来没有如此刻这般,我对权势和财富产生了无比的渴望,我想出人头地,我想不再让身边的人因为我而失望!

    离开了公司,我抱着纸箱子漫步在街头,思考着日后的打算。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电话是安琪打来的,我接通之后,她泣不成声的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陈博……我们……分手吧!”

    我如遭雷击,立刻想到,安琪是因为我和云凌的事情而绝望的。我想解释,想告诉她我和云凌之间,并没有我和她之间那种奇妙缘分的感觉,我不想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安琪立刻挂掉了电话,我急忙再打回去,嘟嘟的忙音把我的心送进了无底的深渊。我发***,系统提示我只有好友之间才能互相发消息……

    我想去找安琪,可是我忽然发现,我竟然还不知道她住在哪里,除了手机和***,我们之间竟然再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我浑浑噩噩的走着,不知不觉的,来到了我和安琪初相遇的广场,冒菜大叔正摆着摊子,看见我过来,笑着扬手冲我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,坐在他旁边的长椅上,双手抱着头,想让自己平静一些,想个办法,可是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,根本就静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有人拍拍我的肩膀,我抬头一看,冒菜大叔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冒菜,关切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咋啦?”

    我仰起脸,不让自己的泪水掉下来,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:“没啥!”

    “啥没啥啊,年轻人这样,不是失恋就是丢工作,大叔我啥不清楚啊!”冒菜大叔转身:“帮我看下摊子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大步离开,不一会,拎着两瓶酒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来来!我告诉你,这世界上,没啥事是一瓶酒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两瓶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我勉强笑了笑,拿过一瓶酒,仰头就往嘴里灌。

    这酒是几块钱一瓶的绿瓶二锅头,入口干涩辛辣,像是一把刀子从喉咙划过,狠狠的切割着我的心肠。

    我反而喜欢上了这种疼痛,大口灌着,大叔一看不对劲,急忙伸手来抢我的酒瓶,我一挥手臂推开了他,飞快的把那瓶酒喝完。

    然后我抢过了他手里的另外一瓶酒,仰头灌了一半,胃就开始剧烈的翻涌起来。

    我低头,哇的一声吐了出来,吐着吐着,眼前的地面开始旋转,转的飞快,砰的一声脆响,酒瓶掉落在地上,我也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,我在云端上飞,我痛快的哭,我肆意的笑,我撕心裂肺,有人在抽我的脸,啪啪啪的,我大怒之下睁开眼睛,挥起拳头正要反击,可是眼前那张关切的俏脸,让我的意识稍微有点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陈丹青?”我茫然看着她,想问问她这是怎么回事,一张嘴,就开始干呕,吐出不少的清水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醉死你!”陈丹青恶狠狠的说着,却拿过一块温热的湿毛巾,温柔的为我擦拭脸和嘴角。

    我一把搂住她的纤腰,她身体一震,却没有推开我,身体僵直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所有的心酸和痛苦,在她的温柔下一起宣泄出来,我哭的稀里哗啦的,她的手插}进我的头发,为我按摩着脑袋,柔声说道:“别哭了,姐姐给你糖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啦……”萧宁儿推门进来,看到我们两个怪异的状态,笑容凝结在脸上,颤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陈丹青推开了我,转身跑进了卫生间,一会换了身衣服出来,板着脸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有一个卖冒菜的大叔给我打电话,说他快醉死了,我就把他带回来了!还被他沾了一身的酒气!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放好水了,你去洗一下!我出去给你买一身衣服!”陈丹青把我推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热水澡真是个奇妙的东西,不但泡去了我的宿醉,还让我烦躁的心绪渐渐平复,当我换好陈丹青买来的衣服,走出去的时候,我已经可以正视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陈丹青做了一碗醒酒汤,萧宁儿站在我身后,为我掐头,在两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下,我深吸了一口气,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讲给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萧宁儿的眼里涌出了泪水:“我真的不知道,你还留在警局里面!”

    她告诉我,那天我们两个进了警局,警察很快就把她放了,说我也早回家了。

    她给我打过一个电话,可是我没接,然后她就飞航班去了,并不知道我在警局受了那么大的委屈,而且这个,还是因为莫家而起,作为莫家的亲戚,她感到特别愧疚。

    我拉着她的手,告诉她没事,只是安琪的离去,让我不能释怀!

    “我觉得,安琪并不像这种绝情的人啊!”陈丹青沉吟道:“会不会……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比如……父母以死相逼……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……”萧宁儿也插口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虽然和安琪母亲只见了两次面,但是总觉得,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,她只会有更高明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其实挺好解决的!”陈丹青微笑:“只要和安琪好好谈一谈,有什么事情说开了就好了!”

    我苦笑:“我何尝不想,可是我找不到她!”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啊!”陈丹青摊开双手:“这事包在我身上!”

    “你?”我和萧宁儿狐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陈丹青笑了:“明天我们飞迪拜,我记得乘客名单上,就有安琪的名字!我给你订一张机票,嗯,我给你把座位调到她的旁边,到时候什么事情不能说开了啊!”

    我的眼睛一亮,我想起来了,安琪是曾经说过的,她要去迪拜参加时装周的!

    还真特么的是,天无绝人之路啊!

    我一下子兴奋起来,和两人也有说有笑起来,陈丹青开玩笑说,现在的飞机票钱她先给我垫着,让我带个破碗,到了迪拜在帆船大厦下面盘腿一摆,没准就能把机票钱收回来了。

    去迪拜乞讨?我的脑子里恍惚了一下,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?迪拜……飞机……乞讨……

    我浑身一激灵,一下子想起曾经梦到过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你们那架飞迪拜的飞机,什么编号?”我瞪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萧宁儿快嘴快舌的说道:“CA9*1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不由惊呼出声,这特么……就是我在梦中,梦到我跌落大海,所见到的飞机残骸编号啊!

    难道……我能够预见未来?这架飞机,注定要坠毁的?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看到我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,萧宁儿和陈丹青急忙问我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把自己梦中见到的那些情景告诉两人,她们两个对视一眼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你说梦到飞机失事,掉进大海,海边的荒岛是密密麻麻的丛林。那是不可能的,从这里飞迪拜,只路过一个海,是阿拉伯海,那只是一个很窄的海峡,再说又是热带沙漠气候,不可能长出你梦到的丛林的!”

    “你可能是……太能联想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的话,并不能打消我心中那种浓重的不安,可是我好说歹说,她们两个也要飞这个航班,再说还有安琪……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能咬了咬牙,特么的,要死大家一起死好了!反正,这几个已经算是我最亲的人了!

    第二天,我仔细的收拾了一下自己,干干净净的和陈丹青她们到了机场。

    陈丹青和萧宁儿有员工内部通道,我一个人在候机大厅里面东张西望,寻找安琪的踪迹。

    安琪没找到,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,映入了我的眼帘,让我的心立刻深深的坠了下去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