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4章 失业

    “你魂淡!”云凌扬起手,似乎想给我一巴掌,可是她的手掌并没有挥出来。

    她掰开我的手,大口呼吸了几下。才语气平缓的说道:“做噩梦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!”我老脸一红,就势说道。

    云凌看了我一眼,眼中闪过了一丝柔情:“因为刚才你睡着的时候,眉头是蹙着的!你一定很不快乐吧!”

    不快乐?开玩笑!我身边的安琪李美红萧宁儿。都是国色天香的大美女,都对我蛮好的,还有你这位警花,还有莫幼熙。还有我表姐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的美女在我生命中环绕,那是别人一辈子都想不来的福气,我还特么不快乐?那就快被雷劈了好吧……

    但是……为什么我会觉得她说的很对呢?为什么我时常会梦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?为什么在我心里总是有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影子在出现,总是在无声的呼唤我?

    这世界上,应该在某个地方,有某个人,在等我吧!

    “看看,你的眉头又蹙起来了!”云凌柔声说道:“你有什么心事,可以和我说说嘛?”

    窗外月上柳梢,淡淡清辉铺满地面,我今晚反正也无法离开了,闲着也是闲着,就把自己脑海中经常出现莫名其妙画面的事情,对云凌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多人,都有这种记忆?”云凌立刻恢复了警察的天性,坐在我旁边,兴致勃勃的分析道:“这个从逻辑层面来讲,是解释不通的!那么我们可以推理一下,首先,你们确定自己脑海中见到的画面,是同一个地方吗?要知道,脑海中的画面不但是抽血的,而且带有很强的诱导性。比如你说自己看到的是丛林,也许另外一个人被你的语言暗示,明明是阴影的晨黑,也就变成丛林了。”

    矮油,分析的不错嘛!看起来云凌并不像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草包嘛!也可以理解,她能够当上刑警队长,固然有家里的关系,但这与她自己本身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,烂泥,才永远扶不到墙上!

    “至于你说的催眠术……”云凌想了想:“这不失为一个可以尝试的办法,我联系一下省厅的犯罪心理学专家,他们也许有懂的催眠术的!”

    “那多谢了!”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云凌的脸忽然红了,低声的说道:“其实应该我谢谢你,已经很久,没有见到爷爷这么真正的开心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猜想,应该是云清澜对云凌说过什么,比如早点结婚之类的,所以此刻云凌才会露出这种在她身上少见的女性柔媚。

    她含羞带涩的样子看得我心里有点荡漾,可能是酒的关系,我还有点头晕,往后一躺。

    “我再眯会,你回去睡觉去吧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房间,我还能回哪儿去!”云凌无奈的耸耸肩膀:“那你好好休息会吧,我坐会就好!”

    “那多不合适!”我嘿嘿笑了两声,拍了拍身边空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要不,一起睡吧!”

    出乎我的预料,云凌竟然答应的异常爽快,点头说道:“也好!我正好有点累了!那就躺会!对了,我警告你,你绝对不可以有种念头!”

    她说着,躺在了我的身边,警告道:“听见没,假如你心怀不轨,我不在意亲手为这世间手工打造一枚太监!记住,绝对不可以碰我!“

    “好吧,我叹口气:”那想想行吗?”

    “想都不要想!”云凌回答的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我哑然失笑,觉得云凌是蛮可爱的,我就算想,不告诉她,她不也是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这一夜,我睡得很香,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,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已经朝霞漫天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带你去开车!”云凌告诉我,昨天闯环的事情,就这么算了,以后让我注意点。

    我回到公司,莫幼熙盯着我,抿着嘴笑,我问她怎么了,她拿过自己的手机示意我看看。

    那是一段W信朋友圈视频,名字带着浓浓的朋友圈风格。

    刚刚发生的事,删前速看……

    视频中,我的那辆牧马人,带着大批的警车招摇过市……

    而此刻,视频中的那辆牧马人,就静静的躺在楼下,我连辩驳都没得做。

    “据说你是为了救一个孕妇,真的吗?”莫幼熙盯着我,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里面写满了崇拜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人,就得救!”我轻咳一声,感觉她的目光让我蛮受用的。

    莫幼熙痴痴的看着我,房门忽然被人一把推开,我正心说谁这么没礼貌呢,安琪的妈妈满脸冰寒的走了回不来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,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人,那个男人西装革履,带着金丝眼镜,提着公文包,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。

    安琪母亲坐下后,植直入主题:“我这次来,是想拿回自己的公司!”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她,她冷笑起来:“这家公司,虽然法人填写的是安琪,但是是我注资的,我有完善的手续可以证明,这家公司属于我。所以,我劝你最好乖乖的离开,当然我也会给你相应的补偿!”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她为什么要带律师来。

    我盯着安琪的母亲,一字字的说道:“补偿我不需要,我想知道,为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们高攀不起!”安琪母亲冷笑:“云家的女婿,还屈就在我们这个小公司,我都有点怀疑你的动机了!难道你看我家安琪比较单纯,想对她来个始乱终弃吗?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,原来她是为这个而来,想想也不奇怪,昨天云家的寿宴里人太多了,安家在本地也是顶尖的富豪,怎么可能听不到风声额!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仔细想了想,睁开眼,认真的看着安琪母亲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有几句心里话想对你说!”

    可能我的表情太过凝重,安琪母亲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对安琪是真心的!”

    我这句话一出口,她的眉头皱了起来,打断我说道:“你对安琪真心的?那云家的孙女呢?你也是真心?我就好奇了,你的真心是不是跳楼大甩卖,见谁给谁啊!”

    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,本来想掏心窝子的话也不说了,直接说道:“那我就长话短说!阿姨,无论如何,我也不会放弃安琪的!”

    “你无耻!”安琪母亲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你不要以为,有云清澜罩着你,你就可以无法无天!我警告你,我有的是办法整死你,让你身败名裂!不管花多少钱,我们一定要整你!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和安琪之间,有一种无法割舍的关系了,我已经不能离开她,而且我可以发誓,我一定会对她好的!”我自己也知道,这样的恳求有点苍白,任何做父母的,愿意自己的女儿,找一个花心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安琪母亲脸色大变,盯着我说道:“你和她,已经有了……那种关系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种关系?”我纳闷的看着她,终于醒过味来了。

    她指的应该是那种嘿嘿嘿的行为。这个没有的!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没有,安琪母亲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。不过她还是坚持,让我叫出公司,并且答应她,以后永远都不能和安琪再联系了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同意啊,但是我也知道,我这样僵持,只会让安琪受到伤害,于是我答应了她前半个要求,叫出公司。

    律师从公文包里,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文件,我一一签上名,就不再是公司的一员了。

    我抱着纸箱,穿过办公区域,正要离开,忽然所有的员工,一起站了起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