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 礼物

    “姐夫这衣服真别致啊!”一个脸圆圆的男人嘿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米兰新款吧……”一个女孩捂着嘴笑了。

    可以看得出来,这些人对云凌都怀着敌意,否则我和他们素不相识的,干嘛上来就嘲讽我。

    “还好!”我平淡的说道:“喜欢的话。可以送你穿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可享受不了……啧啧,这什么味道……好臭啊……”一个长头发的男人抽抽鼻子,怪笑着说道:“姐夫。你不是刚从沙漠回来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够了!”云凌冷着脸低吼一句,拉着我往一边走:“先去给给爷爷拜寿!”

    因为我来的比较晚,他们年轻一辈已经给老爷子拜过寿了,所以我只能自己单独去。

    毕竟云清澜曾经救过我。于情于理,我都应该去拜一下的,我跟着云凌,到了云清澜的面前。

    正有一大堆人围着云清澜,说着各种恭维的话,嘈嘈杂杂的,但是我一出现,人群就变得鸦雀无声了。

    要怪,只能怪我这一身非主流的打扮了。这里来的人,随便一个拉出去,在社会中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我这一身打扮,就给人很刺眼的感受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脸色都挺古怪的,云清澜倒是没什么表现,冲我笑着点了点头:“陈博来了啊!”

    我弯腰深深鞠躬:“爷爷,生日快乐,祝您健康长寿,福禄双全!”

    “哈哈!好好好!”云清澜笑的挺开心的:“长寿是必须的,没见到tw回来,我肯定不闭眼!来来来,大家听我说句话!!”

    他左右环视,指着我开口道:“这是我孙女婿陈博,你们这些长辈,以后要多多照应。他年轻不懂事,若有冒犯之处,大家看我的面子,能过就过了,不能过,告诉我,我来执行家法!”

    云清澜这些话,软中带硬,满满的霸气,意思就是说,不管我错与对,别人谁也不能怎么样我,要想对付我的话,至少也要通过他才可以。

    所以我坚信,莫家的家主,肯定在这些人里面,所以云清澜才会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不过我还是有点纳闷的,怎么云清澜就这么信任我吗?要知道,我和他并不熟悉,单只是看在云凌的面子上吗?可是我总觉得,以云清澜的为人,不应该这么草率啊!

    云清澜的这些话,让那些人看我的目光再也不同,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站出来,低声说道:“爸,这样不合适吧!你也知道我们家工作的特殊性,这孩子,还是仔细调查一下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你教我怎么做!”云清澜对这个中年人并不客气,冷声训斥起来。

    云凌急忙拉着我离开了他们这桌,在路上,我问云凌,她的父母在哪里,我去拜见一下。

    云凌说她的父母都是在国外的外交人员,并没有回来,刚才那个说话的中年人,是他二叔。所有的这些孩子里面,云清澜最疼的就是自己,所以其他的叔叔姑姑和表兄堂弟们,都有意无意的孤立她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我已经感受到她所说的这些了,这种大家族里面的确关系错综复杂的,我并不想掺和进来。再说本来我和就是假戏,她只是拿我当个挡箭牌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树欲静,风却不止,那些云凌的兄弟姐妹们,一起围上来我,又开启了嘲讽模式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在哪里高就……有没有车子房子什么的?”

    问话的人看似好奇,其实想看我出丑的心态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你问我就说?凭什么啊……我嘿嘿一笑,没搭理他,转头对云凌说道:“对了,刚才忘记把礼物送给爷爷了,我们再去一趟吧!”

    “你带了礼物了?”云凌看我两手空空,不禁好奇的问我。

    不止她,几乎周围那些她的兄弟姐妹们,眼里都有这样那样的好奇。

    我但笑不语,云凌没有磨叽,直接带我去了云清澜那里。

    “爷爷,陈博说准备了礼物给你!”

    云清澜正举着酒杯,和旁边的人说话,听到后随意的说道:“好,我看看什么礼物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,我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小的布袋,双手举着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云清澜接过去,并没有拿出来,而是打开往里面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因为他这个动作而心里温暖了一下,他应该是害怕礼物拿不出手,让人笑话我吧。

    然后,云清澜的手一哆嗦,酒杯里的酒一下子洒了出来,他把酒杯往桌子上一顿,声惊四座,酒液四溅,他瞪大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……你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家里长辈留下的遗物!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长辈……”云清澜眼中光芒闪烁,缓缓把东西从布袋里面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枚很简陋的铜制圆形物体,已经被岁月磨的黯淡无光,看到周围人不解的目光,云清澜缓缓的说道:“这个东西,现在全国只有不足三枚,我在总参刘部长那里见到过一次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冷气,没人能够想到,这东西会这么珍贵,不过更多的人,投以怀疑的目光,可能是以为云清澜为了我的面子故意如此说的。

    “拚将福祉遗孙子,太行山头看月圆!“云清澜一字字的说道:“太行十七壮士,以两个班的兵力,阻击日军一个团,为太行大捷争取了宝贵时间。杀敌一百余,整个山头都被炮火轰平,全体壮烈……当时***亲手为他们的遗体带上这枚铜章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指尖拂过铜章上面的字,低低吟道:“为国捐躯,浩气长存!”

    他伸手在我的面前,平摊着,那枚铜章在灯光下虽然黯淡,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太贵重!我不能收!”

    我灿然一笑:“过去的已经过去,可以铭记,但不能躺在先人的荣光上!这个东西虽然珍贵,可是祖先身上的鲜血,依然在我身上延续流淌,想要的荣誉,我自己可以拼,可以取!”

    我摊开手,手上有一枚金灿灿的军功章,这个就很普通了,在座的军人都认识,这是一枚二等功的勋章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我自己用命拼来的,我自己也有!所以,那个爷爷就收下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云清澜的声音本来就洪亮,这一声更是震得人耳膜嗡嗡,他盯着我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同意云凌嫁给你,就是因为我查过你在部队的作为,是条汉子!现在,我更放心了!好,这个我留下,就当你的聘礼了!等我百年之后,这个留给你们!”

    “来,坐我身边喝酒!”云清澜这算是对我另眼相待了,让我在这个位高权重者聚集的桌子上喝酒,我发现,那些云凌的兄弟姐妹们,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首长,我正有一件事要对你说呢!”一个穿着警服的老人,举起杯,对我说道:“来,我来敬敬咱们的闯环车神!以后,给我们交警留点面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说?”云清澜爱不释手的摸索着铜章,诧异的看着那个穿警服的。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……”穿警服的老人把我开车救人的事情说了一遍,他的消息倒是满灵通的,口才也不错,说的有声有色的,听得云清澜眉飞色舞,重重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好!就凭这件事,我必须敬你一杯!这个社会,见死不救怕惹祸上身的人太多了!缺的就是这样的血性男人!来,孙女婿,咱爷俩走一个!”

    桌子上的人都是人精,看到云清澜明显对我宠爱有加了,一个个的先后冲我敬酒,最后,我怎么离开的都不清醒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,我忽然见到很多奇形怪状的大树,树上结满了排球一样大的果实,树身上面,还有好多的小洞,打开后,里面有果实,有酒。

    那酒的味道,比起现在喝的酒,味道可要强太多了,我大口畅饮着,似乎看到,无数像是像猫又像虎的奇怪小动物,冲着我蜂拥而来,把我围在中间,纷纷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它的爪牙很尖利,撕扯着我的衣服,我奋力挣扎,抓住一只正要甩出去,就听到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我睁开了眼睛,云凌近在咫尺的俏脸,写满了愠怒和羞恼,而我的手,揪住她那条裙子的肩部,正在用力拉扯,她半个香肩已经完全露出来了,还有两座雄伟的山峰,从领口摇摇摆摆的冲我示威着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