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集体催眠

    那个左医生背对着我,肩膀上架了一双腿,上面好穿着高跟鞋,左医生正在拼命的向前冲刺着。玻璃破碎的声音让他身体一震,愕然转过头,看到我之后,他惊叫一声。双手飞快的掩住了菊花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左医生的表情,都快哭出来了,可能他认为我专为取他的菊花而来吧,恐惧的看着我。牙齿咯咯咯的打颤。

    我忽然欺身而近,左医生身后的女人,这时候正要发出尖叫,被我一记手刀砍在脖颈上,立刻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盯着左医生,不怀好意的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左医生看我对那个女人没有半点兴趣,摆明了是冲他来的,吓得快昏死过去了,带着哭腔说道:“大哥,你为什么对我念念不忘啊……我真的不好这一口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怕夜长梦多,也不逗他了,上去一拳打昏了他,用床单一裹,扛着他从坏掉的窗户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美红现实惊讶,后来知道真相的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说想起在电视里面看过,过去的皇帝临幸哪个妃子,都是这样脱光了用被单裹着送进去的。

    我们打车的时候,司机看着我抱着的左医生,警惕的问我们怎么回事,我胡扯了两句,说这个人得了急病,必须马上送医院。

    司机这才释然,我随口说了一个距离陈丹青她们那里最近的医院,在那里下车之后,我抱着左医生,和李美红一起到了公寓里面。

    看到我扛着一个昏迷的男人进来,安琪她们三个诧异无比,我让陈丹青找了根绳子,把左医生连床单一起捆的跟个粽子似的,陈丹青问我,这个人也是有那种记忆的吗?为什么她没有从这个男人的身上,有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们,这货是一个心理医生,会催眠,也许能够帮助到我们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陈丹青从房间里面找出几张A4纸,裁剪成了四个面具,她们四个女孩子,一人一个,用胶带固定好。

    我接了一杯清水,泼在左医生的脸上,他茫然睁开眼睛,一眼看到四张惨白的脸,吓得张嘴就要尖叫。

    我眼疾手快的把一个抱枕按在他的脸上,阴测测的说道:“再叫,我用黄瓜给你开}苞!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左医生拼命摇头,示意自己不会,我拿开抱枕,告诉他,催眠我们!

    左医生以为我在试探他,拼命摇头,说自己不敢。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:“宁儿,去厨房拿黄瓜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儿嗔怪的白了我一眼,还没说话,左医生已经自动投降了:“催……马上催……”

    他问我怎么催,催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这个其实我也不明白,左医生急忙解释,说从程度上来说,有轻度中度和深度催眠,问我想要哪一种。从方式上来说,有言语催眠,还有操作催眠,比如借助音乐道具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哪一种更好,但是我没打算放开他的束缚,毕竟我们都被催眠了的话,他有点什么不轨就坏了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,他自己看着办,总之要让我们进入睡眠状态,说出我们潜意识的画面。

    然后我还有点不放心,生怕他催眠了我们,指令我们做出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情,比如帮他解开绳子什么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又找了一条绳子,把我们五个人的手,都捆在了一起,这样的话,谁也不能给他解开绳索了。

    最后我们并排着坐在沙发上,左医生被捆在一张椅子上,在我们的对面。我再次警告他,假如他起了什么不好的心思的话,我一定让他菊花朵朵开。

    很快,手提电脑里面放着一段视频,这是我们临时想出来的,从网上下载的原始森林和大海,还有悬崖石壁的视频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盯着电脑屏幕,左医生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话……都站起来……很好,现在你们所站立的地方,就是你的现在,集中注意力想象你现在的情绪,不要克制,自然的毫无约束的想象你的现在……很好,现在请你们听从我的指令,慢慢的让自己的身体,飘进电脑屏幕,渐渐的穿越时空,回到你的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可能过去,在你们的身上,发生过让你们刻骨铭心的事情,现在,让我们一起慢慢来回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渐渐低沉,我们要很仔细的去听才能听得清楚,不知不觉的,我恍惚的来到了一片洁白的沙滩上。

    有尸体……还有很多破碎的东西,我看到了身边的安琪,她满脸依赖的看着我,不远处有着茂密的丛林,一大群人从那边出现,我看到陈丹青,看到安琪,看到李美红,她们的前面,有一个挺英俊的男人,我对这个男人有一种特殊的感觉,似乎是憎恶?可怜?

    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,在我脑海中逐渐清晰着,我们……从高空坠下,这似乎是个荒岛……在这里,我们遭遇很多,忘不掉的人,逃不开的劫,拼不完的命……

    引导者……破咒者……什么鬼?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让我浑身一激灵,回到了现实之中,清醒过来之后,我看到左医生口鼻冒血,连人带椅子倒在地上,身体一抽一抽的,已经气若游丝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解开自己手上的绳子,扑过去检查了一下,用力按压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好一会,左医生悠悠的睁开眼睛,看到我的手按着他的胸口,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要的话……请温柔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温你个头!”我冷哼一声:“怎么回事你!”

    左医生愣愣的看着我: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立刻感到了不对劲,问他记不得记得方才发生了什么,可是让我惊骇的是,他完全不记得为我们催眠的事情了,他的记忆,就到我把他绑来这里为止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怎么一回事!我简直郁闷的快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连心理医生都不可以吗?不行,我要再试试!

    我让左医生休息了一会,再次让他为我们催眠,这次依然和上次一样,他没有催眠多久,就惨叫一声,再次倒在地上,而且这次,他昏迷了好一会才被我弄醒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浑身这么疼?”左医生纳闷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我问他,有没有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,他依然是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我不信邪的让他再来一次,这次左医生依然是昏迷,我好不容易把他弄醒了,他痛苦的呻}吟着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看起来,这条路是行不通啦!我无奈的把左医生送了回去,然后再回到陈丹青的宿舍,我们五个围坐在火锅前。前,开始讨论起来。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左医生的事情,你们怎么看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四个人都拼命摇头,谁也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。我们本来是想让左医生来帮我们搞清楚怎么一回事的,没想到这个家伙,反而把我们带入更深的迷雾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奇怪啊!”安琪皱着眉头:“为什么你们一定要去想这件事情呢?不管怎么样,那也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啊……为什么我们不珍惜眼前呢?”

    安琪的话似乎蛮有道理的,可是我却并不想放弃,在我的心底深处,似乎有个声音,一直在呼唤着我。

    称呼我为——王!

    那个声音的主人,到底是谁?我心里浮现这人模模糊糊的影像,正是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,她的目光似乎能够透过出重重的迷雾。她脸上的哀伤,让我根本就无法对目前的状况妥协。

    我似乎有一种感觉,要是我就这样放手不理,再不去寻找目前这种情况的原因,只怕真的会后悔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从何而起呢?

    我苦恼的挠挠头,忽然听到萧宁儿说道:“陈陈博,你看会不会是这样,那个什么左医生其实是个草包,并不能帮助我们什么,假如我们能够找到一个精通催眠术的高人,就能够帮我们想起什么了!”

    对啊,我的眼前一亮,这是个好办法,也许这个姓左的根本就不行!一把搂过萧宁儿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萧宁儿红着脸,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陈博,我知道那里有催眠的高手,非常厉害的高手哦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