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 重聚

    “额……我说了什么?”李美红像是大梦初醒一样,愣愣的看着我:“我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”我脑子里被震撼所充满,刚才李美红说那句话的时候,我的脑海里。忽然再次出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,她满眼痴情的看着我,嘴唇微微开启,说了一个王字。

    她是谁?为什么反复的想到她?她口中的王。是指的我吗?李美红为什么也这样称呼我?

    “我也不记得我自己说什么了?”李美红羞涩的笑:“可能是梦话吧……对了,你还没说,这里是哪里?你到底是谁?我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我把那个心理医生想对她不轨,被我半途救下的事情说了。李美红后怕起来,脸色苍白,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,这说明她对自己的贞洁非常的在意,想到这一点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的心立刻飞扬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李美红满眼诚挚的看着我说道:“要不是你,我会被那个魂淡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双手捧着脸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泪让我胸口这里有点堵,我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纸巾,很自然的拉开她的手,为她擦拭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 我的手和她俏脸接触的一刹那,李美红身体剧震,膛目结舌的看着我,眼神开始变得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她忽然尖叫一声,扑上来用力的抱紧了我,她结实弹性的娇躯,在我怀里簌簌的发抖,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发出了连连的尖叫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大跳,急忙拍打她的后背,柔声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美红嚎啕大哭,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……吃人……他们……吃人……啊!”

    她面无人色,死死的搂着我,用力的似乎要把身体揉进我的身体,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,立刻就有点反应了。

    李美红哭的稀里哗啦,我忍着某个部位的膨胀,柔声问她到底怎么了,好一会,她才止住哭声,这个时候,八爪鱼一样抱着我的她,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平坦的小腹被我的膨胀指着,可能有点不舒服,她柔软的腰肢扭动,下意识的躲避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她立刻意识过来,那是什么样的接触,她的俏脸一下子从惨白变成了鲜红,张着嘴巴傻傻的看着我,宛如被施了定身法一样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面,被熊熊燃烧的火焰烧昏了,看到她这懵懂可爱的样子,我的脸向她缓缓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的眼中跳跃着危险的火焰,李美红维持着张开嘴巴的状态,忘记了躲避。

    我的嘴唇直接覆盖了她的唇,仿佛寻觅了千年终于遇到的夙缘,我心中涌起一种极度熟悉的感觉,霸道的侵略着。

    李美红娇躯不停的颤抖,却始终死死搂着我,像是溺水的人抓到最后一根稻草,我和她抵死缠绵着,一些凌乱模糊的画面,在我的脑海中不停的闪现翻涌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一处高高的悬崖,下面深深的大海,雷雨交加中,一个长发女人惨叫着,从悬崖上面掉了下来,海风吹开她遮住脸孔的长发,赫然正是李美红。

    心里的思潮让我的攻击停止,李美红发出了不情愿的鼻音,在我怀里拱了两下,我心里立刻涌起一个大胆的想法,假如我和她……刺激一下,会不会,就能多想起一些事情?

    心念所及,我的手悄悄的溜进了她的衣服里面,握住了柔软丰盈的山峰。

    李美红的要害被我攻陷,咛嘤一声,满脸红潮的剧烈喘{息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手从后面插进了我的头发,不停的揉搓着,似乎并没有反对的意思,我体内的火焰,一下子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我将她向前一拱,让她躺在了沙发上,立刻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轻呼一声,听不出是害怕还是欢喜,可我已经顾不得去分辨了,我伸手去解她的扣子,可是那扣子却似乎和我作对一样,怎么也弄不开。

    我记得满头大汗,李美红羞红着脸,自己用手一拨,扣子立刻分开,露出了被紫色罩罩覆盖的高耸山峰。

    紫与白的对比,格外的触目惊心,我颤抖着手,正要取下那最后的屏障,忽然旁边响起了昔日重来的乐曲声。

    我的动作一下子停顿了,这是我为陈丹青设的私人来电的声音,只有她的手机号拨打进来,才是这个乐曲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箭在弦上,我却不能发出了,陈丹青这么晚打电话找我,该不是有什么急事吧……

    我歉意的看了李美红一眼,从她身上离开,伸手从旁边拿过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来吃火锅!”

    陈丹青这四个字,差点没让我吐出一口老血。不带这么玩人的好吧,我没吃过火锅么我……

    再回头,李美红已经飞快的穿好了衣服,坐到了沙发的远角,双手捂着脸,低低的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我急忙过去赔不是,以为她生气了,说可以继续的……没想到她把头摇的拨浪鼓似的,只是一个劲的哭。

    被她哭得我跳楼的心都有,问她到底怎么了,她抽抽搭搭的说道:“你会不会以为……我很下贱……才和你见过两面……就……”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她为什么哭,急忙举起手:“我发誓,要是我有半点这种心思,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……”李美红急忙伸手,把那个死字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信你!”李美红羞答答的说着,我忽然有一个很奇怪的发现,眨眼功夫,她眼里的泪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唉……女人啊……

    李美红说什么也不让我继续说,含羞说……我们应该先加深一下彼此的了解……比如先拍拖,看看电影喝喝咖啡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好吧……那我只能先带她去吃火锅了。

    听我说要去我朋友那里吃火锅,李美红说什么也不肯去,直到我告诉她,那边的两个朋友,也和我们一样,经常会有莫名其妙的梦境,以及无数凌乱的画面,她这才答应了。

    我们赶到航空公司员工公寓的时候,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火锅里面的水沸腾着,冒着蒸腾的雾气,萧宁儿和陈丹青,还有李美红,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凝视,好一会,萧宁儿忽然一拍脑袋,跑到了桌子前面坐下,隔着蒸腾的雾气去看李美红。

    “啊!就是你!”萧宁儿大叫一声:“我梦到过你,你从悬崖上面掉下去了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我也曾经见到了那种画面!

    “真的!”李美红瞪大眼睛,无比惊讶的说道:“我自己也梦到过!”

    我们无法想象,为什么我们会同时见过那个画面,可是这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情,李美红她自己最近几年从来没去过海边,更不要说悬崖了,而且,就算她忘记了自己去过那里,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,也早就……

    “不如,再把安琪叫来吧!”陈丹青提议:“我们大家聚在一起,也许能够有点帮助!”

    我一拍巴掌:“好,就这样办,你们两个去接安琪,我和美红出去办点事情,半小时后,大家在这里聚齐!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做什么?”陈丹青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神秘一笑:“一会你们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我和李美红走出公寓,我伸手揽住她的腰,她红着脸看了我一眼,并没有挣扎,反而柔顺的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我凑近她,小声说了一句,李美红惊呼一声,飞快的用手捂住嘴巴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!没错!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,扬手拦住了一辆出租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在市中心下了车,面前就是左医生那个心理诊所,我暗暗点了点头,先不说这人的人品如何,他能够在市中心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开业,手底下肯定是有几把硬刷子的。

    我让李美红在下面等我,自己绕着这栋门脸楼梭巡了一圈,脱下上衣蒙住了脸,后退几步,向前猛冲。

    我蹬踏在墙面上,飞身而起,几个箭步窜上了二楼的窗台上。

    二楼的房间内,灯光被厚厚的淡黄色窗帘遮住,朦朦胧胧的,我贴着窗户,侧耳往里面一听,就听到那种岛国爱情动作片中经常会出现的声音。

    中间还夹杂着男人的污言秽语,我听出来了,这正是那个左医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陈丹青她们久等,从腰里面拿出钥匙,夹在食指中央,用力向着玻璃窗砸去。

    玻璃片片碎裂的巨响声中,我跃入了房间里面,一副不堪入目的画面,出现在我的面前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