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催眠(打赏过一百加更)

    我看到了那个女人,那个在商场内衣店遇到的,似曾相识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今天带着一副平光眼镜,看上去多了几分知性的气质。不过,此刻她紧锁着眉头,有点神不守舍的匆匆走着,并没有发现坐在路边的我。

    心里仿佛有个声音。在不停的呼唤着,让我千万不可以错过她。我下意识的站起来,快步跟在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径直走进了街对面一个叫做蓝调的酒吧。我也随后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酒吧里面倒是蛮安静的,一个帅气的小伙子。坐在角落弹着钢琴,叮咚的声音如清澈溪水潺潺流过,灯光偏暗,故意做旧的桌椅有一种岁月流淌的感觉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的人散落在各处,轻声交谈着,并没有传统酒吧那种喧闹和杂乱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前,点了一瓶绿茶,呆呆的坐着。

    我看到她眉间的抑郁,心里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,有一种冲过去,搂着她轻怜蜜爱,快她平生的冲动。

    我正想过去和她说说话,一个穿着羊毛西装,脖子上还带着一块丝巾的英俊年轻人,坐在了她的对面。

    虽然隔着一段距离,但是凭借着超强的听力,我还是听到了两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左医生,你真的有办法……治疗我?”

    “李女士,我说过,只要心理方面的疾患,我就有把握!”

    这两人的对话,透露给我两个信息。这个我似曾相识的女人,姓李,而那个姓左的年轻人,是个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“来,说说你的症状!”左医生鼓励的看着姓李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嗯!”姓李的女人闭目沉思了一会,开口说道:“事情是从我那天昏倒开始的,那天为了赶一个重要的项目,加班到很晚,我站起来之后,觉得头晕晕的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昏迷过去了。等我醒来之后,倒也没有别的,就是总是会……总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以启齿吗?”左医生看着咬着嘴唇的李美红,温和的说道:“忘记你我之间的性别差异,你记住,我们只是医患,你有什么问题,可以开诚布公的讲出来,没有什么,是不能对医生讲的!”

    姓李的女人咬着嘴唇,似乎很难启齿的样子,左医生看着她含忧的俏脸,眼中闪过一丝炙热。

    我揉揉眼睛,几乎怀疑自己看错了,这个医生,似乎有点不对劲啊!我一下子起了警惕,换了个角度,让自己观察的更仔细些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!看你的样子,似乎很难讲出来!”左医生拿过李美红手边的绿茶,微笑道:“我们来做个游戏吧!”

    “做游戏?”姓李的女人惊讶的看着左医生。

    左医生微微一笑,拿过自己面前的龙舌兰酒,一口喝掉半杯,把绿茶瓶子倾泻在龙舌兰酒杯上:“考考你的眼力和记忆力,我停止的时候,你告诉我,我倒了多少滴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手微微倾倒,绿茶从瓶口一滴滴的落下,落入龙舌兰银色的酒液中,一滴滴的绿色在酒中渲染,居然蛮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酒和绿茶,掺杂在一起,是茶还是酒,人生的经历,也是如此,你不能断定你现实和梦境,那个才是你的真实经历,你说对吗?”

    左医生的声音低沉磁性,我感觉他说的蛮有道理的,头向下猛地一点,我一下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麻蛋,差点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额……不应该啊……最近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多改变,晚上不睡觉也精神奕奕,就是其中一个改变。怎么听他说了两句话,我就昏昏欲睡了。

    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心中,我后背上一下子渗出冷汗了。

    催眠!这个网吧蛋医生,在催眠姓李的女人!联想到之前他眼中闪过的一丝灼热,我已经明白他的不怀好意了!

    “你醉了!”

    左医生这三个字一出,一直盯着他倒绿茶的女人,头慢慢的垂下,发出细密匀实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左医生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,绕过来,把女人的胳膊架在肩膀上,大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我不动声色的跟在了他的后面。

    左医生把女人架出去,放在了一辆途观的后座上,然后他绕到前面的驾驶室,开门上车。

    就在他这么一绕的功夫,我已经悄无声息的拉开车门上了车,就缩在主驾驶后面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左医生吹着口哨,飞快的启动车子,就想离开,我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我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左医生深深吸了一口气,低声说道:“我钱包里还有三千多块钱,你都拿走,大家交个朋友好了!”

    这是把我当成抢劫的了吗?

    “少废话,开车!”我随便用一把钥匙顶着他的后背,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左医生不敢再说话,乖乖的发动了车子,一脸无奈的说道: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家!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左医生浑身一震:“我家?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想!”我简单的回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左医生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回过味来,但是当他理解了之后,吓得小脸刷白,颤声说道:“大哥,我不好那一口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好这个!”我把钥匙用力压了压,森然说道:“开车!”

    左医生快哭出来了:“大哥,我求求你,我有痔疮……我给你钱,你要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吓得他也够呛了,冷森森的说道:“我不要钱,我问你点事!”

    左医生把头点的小鸡啄米似的,一个劲的说一定知无不尽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和你之间是怎么回事!”我恐吓道:“我警告你,我听出你有一句骗人,我就让你菊花残!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!”左医生谄媚的样子,让我彻底对他人品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乐源心理诊所的医生,那天,这个女人找到我……”

    左医生给我讲述起来,原来几天之前,这个名叫李美红的女人,来找左医生,说自己最近几天,反反复复的做着从未谋面的景色的梦。

    原始的密林,巨大的猛兽,篝火旁相依偎的身影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彻底惊呆了,这怎么……和我的梦何其相似!

    我想了想,问道:“那从你的专业角度来讲,这一切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左医生想了想说道:“佛洛依德解释过关于梦,一般来说,梦境就是人类白天所压抑的欲|望,白天不敢做的,也许夜里就敢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,这个女人向往原始森林,现代社会是快节奏的,她这种白领,有这种心态并不奇怪!”

    我知道,事情肯定不会是像他所说的那样的,因为我自己也有这种情况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,怎么帮助她?”我低声说道:“抛开你那些肮脏的心思,告诉我,假如她是你的亲人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左医生有点明白我的意思了,沉思着说道:“假如失去了记忆,我会采用三步疗法。第一步,针灸,精心养神。第二部,怀旧,用语言带她怀旧,第三部,就是刺激法……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:“你懂}得!”

    我当然懂,事实上我自己本身也有想过,和萧宁儿用那种刺激的办法来回忆。现在连左医生都这么说,看起来很有实施的必要啦!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忽然感觉有点异样,原来不知何时,李美红已经双臂紧紧搂住了我的腰,把火热的身体,紧紧贴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胸口的丰盈,紧紧贴着我的被,随着车辆的颠簸,不停的摩擦着我的背。

    又爱又恋的感觉,从我心里油然而生,我反手搂住她,对左医生说道:“停车!”

    他自然不敢违抗,车子停下,我抱着李美红,回到了公司的住处。

    我把她放在床上,低头凝视着她那似曾相识的俏脸,心里忽然有一种很欣慰的感觉,就好像,找到丢失很久的一样东西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李美红睁开了眼睛,看到了我,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尖叫,双手用力掩住了胸口。

    这个小细节,也说明了一点,这是一个非常洁身自好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很快发现,自己的身体并无异样,这才诧异的问道:“怎么……是你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我故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!”李美红很诚实的摇摇头,脸上现出几分困惑: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却总有一种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感觉,对吗?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李美红浑身一震,瞪大了眼睛:“王,你来找我了吗?”

    额……我愕然看着她:“你说什么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