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孙女婿

    “举起手来!”一个武警大吼一声,拉开了枪栓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真的敢开枪,只能乖乖的把手举起来。两个武警迫近我,枪口指着我的头,一言不合就击毙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两个警察也赶到了。两人的脸都紫涨紫涨的,左边那个一脚踹在我的膝盖弯上,恼羞成怒的吼道:“跑!我特么让你跑!”

    我挺直身体,任凭他们对我拳打脚踢。我充|血发红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们,心里默念,若我不死,此仇不报非君子!

    两个警察发泄了一会,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,我的抗击打能力,已经超乎了他们的想象,他们两个这一通殴打,我的身躯居然还是笔直的。

    可能他们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吧,对视一眼,解下腰里面的皮带,对着我劈头盖脸的抽下来。

    我的双手还铐着,只能举起来,护住我英俊的脸,身上就随他们去吧。

    两人玩命的一通狠抽,我身上的衣服都开裂了,露出了一道道青紫的印迹,连那两个武警都有点看不下去了,咳嗽道:“快换岗了!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这才收手,两人正要说话,忽然武警那边传来呼叫语音,让他们开门。

    两个武警看了一眼面前的屏幕,脸色一变,急忙开启了大铁门。

    一个警察和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军人走了进来,警察高高大大的五六十岁了,军人看上去文质彬彬蛮瘦弱的,肩膀上扛的军衔,是两杠四星的大校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一进来,看到我的样子,中年军人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,对老警察说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很不客气,那个老警察却逆来顺受的陪着笑脸:“孙秘书不要着急,这件事情我会调查,一定给老首长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中年军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,盯着老警察说道:“人我带走了,省厅那边,我们会打招呼,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?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!”老警察谄媚的笑着:“替我跟老首长问好,那个……孙秘书,咱们寿宴见!”

    中年军人淡淡笑了笑:“刘政}委,我提醒你一句,老首长不喜欢重礼,喜欢用心的礼物,你自己掂量着来!”

    “嗯嗯,谢谢孙秘书,改天咱们哥俩好好喝点!”

    老警察让人给我打开手铐,很委婉的表示歉意,我有点纳闷了,刚才听那意思,这个老警察是这个监狱的政}委,那应该是挺厉害的官了,可是他却这么巴结戴眼镜的中年军人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军人什么来头?

    我跟着中年军人上了一辆甲A牌子的奥迪,车子驶出去,我甚至有一种做梦的感觉,这监狱,就这么轻松的粗来了?

    中年军人一直用锐利的目光观察着我,却并没有和我说话,只是把一瓶云南白药气雾剂扔在我怀里。

    刺鼻的药味充斥了车内,中年男人的手机响了一下,他按了一下,出现了一段视频。

    那视频从我打倒莫庸和警察,到逃跑然后挨打的整个过程,都清清楚楚的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看完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陈博,原龙牙特种部队三连排长,一直为国家执行危险秘密任务,屡建奇功,因为战友野狼之死殴打营长,被迫复员!”

    他如数家珍的背出我的陈年糗事,淡淡的说道:“果然有勇有谋!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来找我回部队的?”我诧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中年军人哑然失笑:“你回不回部队,我可做不了主。我这次来,是有人要见你!”

    “谁?”我在脑子里拼命思索着,这个中年军人被称为孙秘书,他可是个大校啊,在部队是正师级的人物。

    这种军衔只能做个秘书,那他的上面……肯定了不得啊!

    我在部队时候有一些老首长,可是他们完全到不了这种地步啊!再说我一个人偷偷来到这座城市,他们也不可能知道啊!

    我问他谁要见我,他笑而不答,汽车直接开入了军区大院,在大院最深处的一栋独门小别墅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别墅的前面,有一块菜地,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老人,正在里面给植物浇水,看到我们进来,他的目光立刻落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我感觉像是一道光刺在身上,老人的身上,有一种无形却有质的气场,只要站在他旁边,就会有一种很大的压力,这应该是所谓上位者身上的威严吧!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博?”老人的声音特别洪亮,就好像跟谁打架一样,“来!”

    他转身带我走进了房间,里面的摆设,特别的简单,老人坐好之后,孙秘书马上跑上去,把刚才那段视频给他播放了一下,然后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!”老人声若洪钟的说道:“在那种情况之下,你依然没有拿枪逃走,这是临危不乱,他们殴打你的时候,你挺直身体没有求饶,这是临危不屈!看一个人,不看他平时怎样,看的就是他在最危险最困难的时候怎样,这叫时穷节乃现!好好好!你这个孙女婿,我认了!”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听老人夸我,我还是有点小得意的,可是听到最后一句,我立刻被雷的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纳尼?孙女婿?我和你孙女结婚了吗?这是啥时候的事情?我自己咋不记得了?

    我满脸惊愕的看着老人,老人呵呵一笑:“哈哈,出来吧!”

    一身警服的云凌,从里间走了出来,拼命的向我挤了几下眼睛,然后跑到老人的身边,一脸娇羞的搂住老人的胳膊。

    云凌的……爷爷?这究竟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云凌的爷爷云清澜和普通的老人不一样,并没有拉着我问长问短的,什么家里几口人啊,月薪多少有没有车房啊之类的,只是直接从腰里拔出一把枪,填上一颗子弹,放在茶几上,淡淡的说道:“这把枪,是给你留着的,万一哪天你对云凌不起,这颗子弹就送你了!”

    握草,这威胁太红果果了!但是我知道,他这种身份,既然说到,就会做到。可是……我和云凌本来就没什么好吧!

    “爷爷,陈博才不会负我的!”云凌一脸娇羞的把我堵进了死路,老人哈哈笑着,挥手让我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云凌开车送我离开,在路上,我问她怎么回事,她告诉我,欧阳震一听说省厅接手我的案子,立刻意识到不妙,马上通知了云凌。

    云凌一调查,我已经被押进了监狱,立刻急了,她知道单凭自己,已经解决不了这件事了,无奈之下,她只能求助爷爷。

    爷爷开始并不同意,因为莫家在本地是个经营百年的家族,各种关系盘根错杂,和他们敌对,并不值得。

    云凌为了让爷爷出手,只好出此下策,说我是她男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我道了谢,疑惑的对云凌说道:“不过,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?”

    云凌目光盯着前路,淡淡的说道:“其实那天,如果没有你的话,我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我知道,她指的是那天有人行刺詹姆斯,我帮她的事情。那个杀手,确实相当的厉害。不过云凌能够意识到这一点,肯定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我倒是不纠结了,不过我纠结的,是另外一件事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你爷爷给我留了一颗子弹……”我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凌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,她含意莫名的轻哼一声:“我本来就不想嫁人,正好用你做挡箭牌!反正这次算是我帮了你一次,以后,你就用一辈子不娶来报答我吧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:“那你还是送我回监狱吧……”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玩笑,云凌把我送回了公司,告诉我后天晚上,是他爷爷的大寿,到时候会去很多人,那天我一定要去,得知我和她家的关系之后,莫家怎么也不可能对我下手了。

    毕竟说到底,其实我和莫家也没啥了不起的仇恨,对付我,只是莫庸的个人行为。莫家也不可能为了莫庸自己,和袍泽满天下的云清澜扛上的。

    我心里涌起悲哀,这社会多像梦中的丛林啊!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如林中树木,卑劣的手段像是林中窥伺的野兽……

    云凌把我放到公司楼下就离开了,我冲了一个澡,心里面憋闷的不行,很像找个人说说话。

    陈丹青和萧宁儿的手机都关机了,两人应该是在天上,安琪的手机也打不通,她可能在为作品做最后的修改。

    我无聊的来到留下,买了两罐啤酒,坐在街边广场的石凳上慢慢喝着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匆匆走过的身影,让我的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