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 越狱

    我关切的看着他:“头还疼吗?”

    杨晨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,大吼一声:“魂淡!我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他挥舞长刀,向着我急冲而来,至少气势上是雄赳赳气昂昂的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。完全没用,在我的眼中,他的动作像是乌龟在爬,我轻松的侧身让过长刀。攥住了他握刀的手腕,用力一拧。

    长刀向下掉落,被我用手接住,另只手一拧。拧得他惨叫着转过了身,吃痛的上身伏下,屁股撅起来,连声道:“老大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打算放过你!”我冷冷的说着,手中的长刀向着他的头用力劈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儿和杨晨同时尖叫,我的手腕一转,刀锋一转,刀面平平砸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杨晨歇斯底里的惨叫,叫了两声,有觉得有点不对劲,似乎并没有流血啊!

    “我不会杀了你的!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用刀背敲击他的脑袋,淡淡的说着:“你的命,不值得我去偿。看在你很努力的来寻找我的踪迹的话……我免费送你一个释迦摩尼的造型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手艺不精,杨晨脑袋上的包并不能像佛祖他老人家那样大小均匀,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而他也很不争气的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松开了他,门口传来大喝:“放下刀子!双手抱头!”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巧了,是欧阳震,他带着几个人,举枪对准了我。

    看清楚是我,他也有点惊讶,不过他并没有露出认识我的样子,在我丢掉刀之后,他带人来控制我。有个警察想给我带上手铐,他看了我一眼,低声告诉那人不用了。

    欧阳震给我面子,我也不能让他为难,我和萧宁儿上了警车,一路呼啸着到了警局。

    欧阳震让人把我和萧宁儿分开,关到相邻的两个房间,他自己进了我的房间,问我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如实说了,他点点头,说如果真的像我说的这样的话,事情非常好解决,商场是有监控的,到时候调出来一看就行,毕竟我这是正当防卫,而且我把事态控制的非常好,一点血都没见,估计有个三两天,事情搞清楚了我就能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云凌去外地出任务了,可能过两天才回来,说完,他站起来问我想吃点什么,他请我。

    我真心觉得欧阳震这人还不错,至少襟怀挺坦荡的,要知道对我这个假情敌做到这样,也是蛮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有什么吃什么吧,他点点头离开,中午的时候,他弄了个全家桶过来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埋头大吃,他静静的坐了一会,低声说道:“你这事有点麻烦!”

    我愕然抬头看着他,他叹了口气:“商场的监控坏了!”

    坏了……

    握草,我立刻感觉不好了,以前看新闻,一有事情监控就坏,当时就觉得特么的不可思议,现在事情落在自己身上,我才知道这事特么的多无耻。

    “我查过了,那些挨打的人,是老六的手下,这样吧,我去给你协调一下。”欧阳震站起来说道:“他应该给我这个面子的!大不了,赔些医药费。”

    我感动的看着欧阳震,感觉这个人真的不错!

    “那!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“别矫情!”欧阳震摆摆手,叹了口气:“以后,对云凌好点!她一个女孩子太要强,也不是好事!”

    欧阳震离开了,我强迫自己进入梦乡,我盼望脑海中记忆的碎片出现,我特别的想知道,那个让我熟悉又陌生的女人,到底是谁!

    我睡得迷迷糊糊的,也没梦到什么,就被人推醒了。

    眼前站着两个我不认识的警察,都板着脸,说让我跟着他们走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去哪里,两人让我少废话,我一听话锋有点不对,立刻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要等欧阳震过来!”

    两人警察中微胖的那个冷笑一声:“你谁也等不来了,你这个案子,是省厅督办的大案要案,我们直接接管!”

    我心里不禁有点慌张,怎么又和省厅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微胖的警察盯着我,脸上写满了嚣张:“你是自己动,还是我们帮你动?”

    我心念电转,看起来欧阳震那边已经指望不上了,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怎么能和国家机关抗衡呢?

    “好!我跟你们走!”我站起来,开口说道:“但是你们告诉我,和我一起的那个女孩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微胖的警察看我配合,点点头说道:“走吧!她没事,已经释放了!”

    我这才心里稍微得到了一些安慰,我现在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,事情有点不对。欧阳震说过,他去找老六,可是现在,连他都无能为力了,再一联想,老六是莫家的一把刀,会不会这事是莫家出手了,所以才把我的案子转到省厅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还能怎么样我呢!我虽然教训了杨晨,但是也没闹出人命,至多是个防卫过当,大不了蹲个十天半月的!

    想通了这点,我跟两个警察上了车,车越走我曰觉得不对,这好像是……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坐在前面的警察,忽然转身,手里的手枪对着了我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你能打,一个打八个,我警告你,你要是动一下,我让你去找雷羊!”

    在他的枪口下,我不敢动弹了,坐在我旁边的警察,直接给我上了手铐脚铐,我的心深深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兄弟,我们也是当差的,我们的任务,就是把你押到地方,你要是配合,我们也不难为你!”微胖的警察忽软忽硬的,让人快点开车,很快,我们就到了市第一监狱。

    一进去,我的头上就被套上了黑色布套,押到了一间狭窄的小黑屋里面。里面潮湿阴冷的气息,让我感到压抑的厉害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个熟悉的声音,在我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不是陈博吗?幸会啊幸会!”

    是莫庸!果然不出我所料,是他在背后搞鬼!愤怒如同燎原的星火,在我心里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我敏锐的听力,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,尽管眼睛被遮住,可是我从他说话的声音,就判断到,他就在我前面两米四五的地方!

    “这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我了!乌毛素你造吗?那里有一个很隐蔽的监狱,你会被送往哪里!其实……我完全可以弄死你,但是我这人心善,不想多造杀孽!而且,让你在那种地方过一辈子,似乎很有趣吧!你会经常想起我,你会后悔得罪过我,你会比较前后的生活,绝望的想自杀……”

    莫庸可能是太得意了,喋喋不休的说着,然而一个人太得意了,就很容易乐极生悲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他的声音,我的手就暗暗按住了地面,他说的得意忘形,我的手用力一撑地,像是炮弹一样的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我的头撞上了他柔软的小腹,莫庸凄厉的惨叫声,让我快意不已,与此同时,我双手取下了头上的头罩,就见到莫庸倒在地上,在距离几米之外,两个警察满脸愕然,伸手往腰里面去摸枪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,涌动着一股决意的豪情,大不了就是一条命,要我在这里苟延残喘的等死,还有莫庸必然强加的折磨,我宁愿死!

    恍惚之间,我仿佛身处茂密的丛林之中,暗处不知道多少的野兽在窥伺,我知道,要想活下去,就要弱肉……强食!

    我弯腰拉起莫庸,一记手刀切在他的脖颈上,他一声不吭的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举着莫庸,用他遮蔽着自己,迎上两个警察,大吼道:“来啊!开枪啊!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应该是清楚莫庸的身份,面对步步逼近的我,不但不敢开枪,而且步步后退,其中一个伸手往腰里面一按,尖利的警报声立刻响彻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!你是在玩火!马上放下人质,否则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警察的嘴巴开开合合,不停的警告着我,这反倒提醒了我,我当初曾经协助警察做过任务,我知道,我不能再耽搁下去了,因为狙击手很可能马上就要就位了!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心里默念了一声劳资拼了!

    我忽然举起手里的莫庸,用力向前投掷,与此同时,我猛地蹲伏,贴着地平平滑出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光顾了上面飞来的莫庸,根本就没顾得上下面如鱼而至的我。

    我滑行到两人的脚下,伸手拽住他们的脚踝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两人惊呼着倒下,后脑勺磕在地上兵乓作响,我向前一扑,从他们手中硬抢过两把枪,飞快的退掉子弹随手一扔,站起来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我没有拿枪,因为我很清楚,只要一拿枪,性质就完全变了。这一条就是死罪!

    我沿着狭窄的楼道,拼命向前急奔,可是转过一个转角,我的心彻底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前面是一扇厚重的铁门,严丝合缝的关闭着,两个武警站在岗哨里面,手里的冲锋枪探出来对准了我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