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蹦极

    被萧宁儿这么一说,我也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,似乎,真的走过陡峭的石壁……可是仔细去想。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玻璃栈道很快就走完了,我们到了萧宁儿所指的那座山崖。

    这里的游客,比起葫芦崖要多一些,因为这里有一个大型的游戏设施——蹦极。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想……”我惊讶的看着萧宁儿。

    萧宁儿脉脉看着我。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幽幽说道:“我想体验一下,和你同生共死的感觉!因为在梦里,似乎这种感觉,发生了很多很多次!”

    虽然我感觉。蹦极和同生共死连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,毕竟脚上拴着绳子呢,假如跳一个死一个,这玩意早就被国家禁止了。

    可是转念一想,也许对于萧宁儿来说,这就算是大恐怖了,毕竟她走个玻璃栈道都腿软,更不要说刺激的蹦极了。

    我正要去买票,忽然想起之前的事情,开口问道:“你说,你有一件事情,一直瞒着我和丹青,究竟什么事啊!”

    萧宁儿咬着嘴唇,脸上露出羞涩的表情,低低说道:“你跟我来!”

    我跟着她,避开人多的地方,来到一块大石头的后面,萧宁儿伸手,缓缓解开衬衣上面的扣子。

    纤细雪白的脖颈,一点点的延伸出丰盈的凸起,深深的沟壑中,有一个小小的飞机模型项链,随后,萧宁儿侧身,让我看她的侧面。

    浑圆的香肩上面,纹着四个黑字,就好像雪地里面的炭,黑白分明。那四个字,更是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我爱陈博!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愣愣的看着她,萧宁儿告诉我,那时候她还不认识我,有一天,她开车出去,不小心撞在树上,车子毁了,她人也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等她从医院醒来,就觉得不对劲了,不但经常梦到模糊的人和事,而且肩膀上,多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她仔细调查,自己撞车的地方,正好有监控,她撞树之后,昏迷没多久,就有路过的车辆发现,拨打了救护车。

    而为她抢救的全过程,她的父母一直都在,应该没人敢做什么手脚的,那么,这四个字,到底从何而来呢?

    那天陈丹青很着急的找她,说要让她开车送自己去医院,说她的表弟陈博被车撞了。

    听到陈博这两个字,萧宁儿心里的震惊,不用猜也知道。不过当时陈丹青应该是太过着急,也没留意到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情,我就都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我死死盯着萧宁儿的香肩,那四个有点丑陋的字迹,像是在提醒我什么,我仔细去想,去想,就想到了一些很香丰色的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中,我和萧宁儿红果果的紧紧搂在一起,她让我粗暴点,再粗暴点,说感受到疼痛,才能不会忘记我……

    她的婉转承和,她的娇}喘嘶喊……那激|情的画面在脑海中反复映现,而且女主角还在身边,我感觉心脏砰砰的跳的太快,简直要从胸口里面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陈博……你怎么了?”萧宁儿惊讶的看着我,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,抽出一张,擦了擦我的嘴角。

    麻蛋,居然流口水了,好丢脸啊……

    我老脸一红,脑海中那些画面消失的无影无踪,干笑两声道:“风大……山上风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奇怪的人啊!”萧宁儿轻声说着,指了指前面:“那里没人了!”

    今天毕竟不是周六日,蹦极的人并不多,这时候那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,我和萧宁儿走过去,买了两张票。

    我买的是双人票,安全员小哥一边往我们两个身上绑绳子,一边反复叮嘱:“一定要记住,跳的时候,一定要紧紧抱着,千万别松开,要不在空中绳子一荡,你们容易相撞而受伤。记住没有?”

    我们一起}点头,小哥继续说道:“好,准备吧,我喊一二三,到了三的时候,你们就可以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萧宁儿紧紧抱在了一起,她的山峰都快被我挤压平了。

    “二……三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脚下忽然一空,和萧宁儿一起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萧宁儿的尖叫只叫了半声,就被扑面而来的狂风堵了回去,她死死的抱着我,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我体会着那种飞速下坠的快|感,忽然脑海中,自动把眼前的萧宁儿替换成了另外一张脸。

    是安琪!

    她死死搂着我,我们从很高的空中坠下……

    额……我梦到过这种画面,而且,之后还有飞机的残骸,甚至连残骸上面,飞机的航运号我都记得……

    我和安琪……一起乘坐过飞机吗?不可能啊,复员之后,我再没乘坐过飞机啊!

    我的身体猛地一顿,一股巨大而柔软的力量,抵消了下坠的冲力,停滞在空中的那一瞬间,我的心脏剧烈的震动了两下。随后,绳子反弹的力量,把我们两个再次拉向了高空,然后坠下,再弹起……我的心脏快要冲破胸腔了……

    我都这样了,萧宁儿更不要说了,她和我紧紧抱着,头上脚下的倒挂在空中,呼呼的风从耳畔吹过,她开始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,我几乎是下意识的,张开嘴,把她的嘴堵上了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萧宁儿的初吻,她瞪大眼睛,露出一脸惊恐和茫然,但是很快,随着绳子的摇荡,似乎给了她极度的刺激,她开始生涩的回应我了。

    一种恍如昔日重来的感觉,让我的侵略霸道如火,也有可能是蹦极的刺激,让肾上腺素在这一刻急剧升高,萧宁儿不但回应,甚至开始反|攻了。

    她近乎饥}渴的吮}吸我,我们随着风在空中荡,恍如凌空而行,飘然欲仙。

    萧宁儿的身体,竟然比我想象中还要柔韧,竟然可以像是蛇一样,扭曲着缠住我,柔软的腰肢不停的扭动,不停的摩擦我的身体,我体内的熊熊火焰,在这一刻攀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我的手毫不客气的侵入她的衣衫,在柔腻细嫩的肌|肤上摩挲,我和她在空中荡漾飞翔,耳鬓厮磨,萧宁儿的俏脸,已经鲜红无比,用力的摩擦着我。

    忽然,她浑身一震,身体一下子绷紧了,死死搂着我,嘴里发出一连串无意义的呜咽。

    一直到我们被拉上了山崖,在工作人员好奇的目光中,她掩耳盗铃的闭着眼睛,身体还在余韵中轻颤。

    我抱着她,向着山下走去,好久,她平复下来,睁开眼睛,轻轻说对:“陈大哥!宁儿爱你!”

    陈大哥这三个字,像是穿透时光的利箭,狠狠的击中了我,我忽然在脑海中出现了一副画面,密林之中,篝火熊熊,我们穿着树叶做的衣服,烧烤着兽肉……

    安琪娇憨无比,宁儿笑靥如花,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女人,亲密的依偎着我,眉眼间满是风情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……

    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,让我的心被巨大的悲怆填塞的满满的,我皱着眉头,拼命回忆着,她到底是谁?为什么会给我如此悲伤的感觉?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萧宁儿双手抚上我的脸,想要揉平我紧蹙的眉头,眉梢眼角都是怜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脑海中关于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的画面,被萧宁儿这么一打扰,消失的无影无踪,我叹了口气,问她:“你怎么忽然改口叫我陈大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呢!”萧宁儿红着脸,含羞带怯的说道:“刚才我和你……那样……的时候,脑子里忽然出现了好多的画面……我和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道这里,嘤咛一声,不再说下去了,一双妩媚的眼睛,几乎要溢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怎么了?”我疑惑的问她。

    萧宁儿脸红耳赤的埋下头,忽然轻轻的捶打我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好坏……”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,我只是问个问题,怎么就坏了?这明显有点驴头不对马嘴啊!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?先说说,你为什么会忽然改口叫我陈大哥啊!”

    我继续追问,萧宁儿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:“不能说……好丢脸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傻傻看着她,想到之前我脑中的画面,忽然有点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梦到我们……做那种事吧!”

    萧宁儿哇的一声哭了,小粉拳捶打着我的胸口:“陈大哥好坏……大色|狼……”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比窦娥都冤枉,只是做个梦,就成色|狼啦,那你要是梦到我杀人,我是不是就得偿命啊……

    看着萧宁儿羞怯娇艳的脸,我忽然有一个很奇怪的想法,这个想法……

    “宁儿,我有一个想法,如果说了,你不能生气哦!”

    萧宁儿咬着嘴唇,点了点头:“宁儿永远不会生你的气的!”

    我挠挠头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你看,刚才我们亲亲,就想起好多的事情,要是……我们再做点梦里面的事情,是不是能够想起更多的事情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梦里的事情……”萧宁儿说到这里,忽然醒过味来,一张脸简直渗血了,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我的怀里,闷闷的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好坏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我知道这有点异想天开了,我讪讪一笑,正要岔开话题,萧宁儿细如蚊呐的声音钻入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给宁儿几天时间……等我飞完下一班……我们再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