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必须杀人(为♀YQLㄌ游艇加更第二章)

    我的双臂交叉高过头顶,企图挡住这人的一脚,没想到他的腿却好像没有骨头一样,明明被我的双臂架住了。可还是很不科学的凌空一折,踢在了我的后脖颈上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让我差点眩晕,我毫不怀疑,要是我的身体。最近不是出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状况,今天分分钟就会被这人搞死。

    那人因为并没有想到,他这力道极大的一脚,踢在我的脖子上。我竟然还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他错愕的时候,我已经合身扑了上去,双臂环抱着他的腰,用力一扭,把他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人的腿像是皮鞭一样,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翻转过来,接连踢在我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可是我完全就无视了,我知道自己只要一松手,就算是放虎归山了。所以我死死抱着他,把他抡起来往地上砸。

    咚咚咚,这人开始惨叫了,也无暇再踢我,拼命挣扎着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但这明显就不是他能做到的了,我以大地为鼓,把他当成鼓槌,用力的砸下去,好一会,他身体软软的垂下来,我用力把他掼在地上,擦了一把嘴角溢出的鲜血,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人闭着眼睛昏迷不醒,我弯腰抱起了他,打开他那辆车的后备箱,把他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开着他的车,把车上的遮阳挡放下来,挡住了我的脸,低着头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我心里已经动了浓厚的杀机,我并不像普通人那样,一想起杀人就觉得很遥远。事实上,在我做特种兵的那几年,杀过的不止一人。很多人都以为和平年代无战事,却没有想到过,其实很多的地方,也是暗战不休的。

    在地下停车场的一个角落,我仔细观察了一会,确定周围没有摄像头之后,才脱下上衣,弄了一个阿拉伯式的头套戴上去,弓着腰把那人从车上拖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才有空认真的打量他,这人年龄和我差不多,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,板寸头,眼睛细长,但是看着挺精神。

    我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人,倒是有点好奇,我用他的鞋带把他绑好,拔断这车的油管,把汽油淋在这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汽油那刺鼻的味道,很快让这个家伙醒了过来,他睁开眼睛,略微愣了几秒,就被浓重的汽油味吓坏了。

    他脸色无比难看,干涩的说道:“哥们,我认栽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啪的一声,点着了从车里找到的打火机,淡淡的说道:“认栽,也要有认栽的表现嘛!”

    “成!”这人居然非常的上道,立刻爽快的说道:“我最佩服的就是比我有本事的人!你想知道点什么,你问,我知无不言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冲他跳起大拇指:“敞亮!”

    这人居然还真特么有点得意的样子,我心里鄙视,开口问道:“你叫啥名字?”

    “兄弟排行老七,承蒙大家抬爱,都叫我一声老七!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一动:“有个什么飞车党的老六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哥!”老七爽快的说道:“飞车党是他手底下一个小兄弟没事闹着玩瞎弄的的。”

    老七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,那个老六,似乎实力不小的样子,难怪脸云凌这个警察都忌惮呢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说道:“是老六让你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啊。你和六哥也有过节?”老七吃惊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这个反应,说明那个什么老六,和这件事情并没有关系,那就让我难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老六让你来的,那你大半夜的不睡觉,过来找我来干嘛啊!”

    老七眼珠子刚转了一下,我啪的一声打着了手里的打火机,熊熊火光下,映照着老七惊慌惨白的脸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朋友所托!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追问道:“那个朋友,让你杀我?”

    老七默然不语,我觉得应该就是这样,厉声逼问道:“是谁!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看这样,这件事情,你当没发生过。我知道,这么说有点不地道!不过你放心,我老七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这事完了,你和我就算是朋友了!以后只要你开口,这锦城,再没人敢对你不客气的!”

    我真是想问问他,他哪来的自信,认为我就会放了他的。

    老七说完之后,察言观色,发现我似乎不为所动的样子,干咳一声说道:“兄弟,你可能不太清楚,在这锦城,我们兄弟两个还是有点能量的,不敢说跺跺脚就翻天覆地,至少也要风云色变的。不管是钱,是女人,你随便开口!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我再次打着了打火机,这次,我开始拿着打火机往他身上凑。

    “是莫家少爷!”老七立刻做出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莫家少爷?”我继续问道:“莫庸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老七点点头。

    没毛病,也只有莫庸这种大家族的少爷,才能请得动老七这种高手吧!也只有莫庸这种心胸狭窄的人,才会因为泡不到妹纸,迁怒到想杀人吧!

    我站了起来,向前走了几步,点着打火机后向后一丢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老七的惨叫声,与升腾的火焰同时而起。

    原本黑暗的地下停车场,亮起了一团光亮,焦臭的味道从身后传来,我遮住头脸躬身往前走,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,火焰明灭不定的光影中,老七挣扎的影子映在我前面的墙壁上,像是魔鬼那狰狞扭曲的脸。

    我必须杀他!

    若不是在死亡的威胁下,老七不肯供出莫庸,甚至尊称为莫家少爷,这说明,他太忌惮莫庸了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我放了他,他出卖莫庸这个污点,只有我自己知道,所以,他肯定会想办法对付我的!而我,不可能给他这种机会。

    老七的挣扎早已经停止,焦黑的躯体恐怖而丑陋,我把车开过来,把他的残骸装进去,仔细打扫痕迹之后,开车离开了车库。

    我径直把车开到了本市二十多公里之外的深山,随便找了个悬崖,把车直接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解决了这件事,我的脚步分外轻松,沿着山路一溜小跑,在黎明来临之前,回到了公司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一个忙碌的夜晚啊!不过说来奇怪,虽然一晚上没睡,我依然精神奕奕,没有丝毫的疲惫。

    我冲了一个澡,员工们陆续上班了,看到我的,都笑眯眯的冲我打招呼,相处这段时间,他们也都知道,我这人没架子,而且对他们也确实好,无论伙食还是福利,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,所以这些员工看见我,都客气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了一会,房门开了,莫幼熙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讲真,我其实蛮不好意思面对莫幼熙的,昨天本来答她,客串一下路人甲路人乙什么的,

    没想到,我却带着陈丹青远走高飞,不但让莫幼熙失去了男伴,还让莫庸大大丢脸,所以,我本来以为,今天将会收到莫幼熙的辞职信。

    可是我收到的,只是,莫幼熙彻好的绿茶。

    额,那样的话,这这茶水不会有毒吧……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莫幼熙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我急忙摆出笑脸:“昨天的事情,实在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莫幼熙摇头,自嘲一笑:“是我太虚荣了,这是上帝给我的惩罚!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事在中国,归月老管的!上帝他管不着。”我故意开个玩笑,想缓解气氛,莫幼熙果然抿着嘴笑了,只是无论怎么看,那笑容都挺假的。

    莫幼熙在我的办公室走来走去的,忙着收拾房间什么的,气氛因她的存在而显得有些尴尬,我索性走了出去,在外面溜达了一圈。

    我路过茶水间的时候,听到里面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快一点,我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男人啊你,这才多一会就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太刺激了,我受不啦……”

    握草,这两个人,不会是在茶水间里面,做那种事情吧!

    想到这种恶心的可能,我打了个寒颤,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两个家伙坐在热水器前面,一人一个手机,正在大呼小叫着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他们是在玩游戏!

    两个男人呆若木鸡的看着我,我冲他们点头笑笑:“有空一起双排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目瞪口呆的送我离开,我回去看了看,莫幼熙已经不在了,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美人鱼,她发了一个呲牙的表情:“帅哥,在吗?”

    这人还是蛮有眼光的嘛,我随手回了一句:“在的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