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旋转木马摩天轮(为♀YQLㄌ游艇加更第一章)

    在安琪诧异的目光中,我走上前,细细打量那些个塑料模特。

    然而它们的面目冰冷,身体僵硬。我那些模模糊糊的念头,终究还是因为它们的生冷,而渐渐退入迷雾之中。

    也许,有空可以让陈丹青和萧宁儿过来看看。也许她们能够想起一些什么也说不定,不过今天肯定是不行了,她们两个今晚要飞航班的,现在应该已经出发了。

    安琪可能是我们这些人中。对于揭开真相最不上心的一个,她一个劲的追问我,她的作品怎么样,得到我巧舌如簧的夸奖之后,她兴奋的小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?”她兴高采烈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她脸上单纯的快乐感染了我,我问她想怎么庆祝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人的思维,不外乎泡泡吧开个香槟啦,或者去舞池中央旋转,再或者K歌什么的,可是安琪的回答却让我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去绿溪谷啦!”

    绿溪谷是我市一家大型综合娱乐场所,额,主要受众群体,是孩子……

    没错,安琪和我看着一大堆孩子坐在旋转木马上面,兴高采烈的样子,我看她跃跃欲试的样子,说要去买票,却被她一把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可以做旋转木马的!”安琪很认真的摇了摇头:“你不觉得,对于两个相爱的人来说,旋转木马是一个很残酷的游戏吗?永远在互相追逐,可是彼此的距离,永远都不一样,不会改变,不管怎么努力的追,都追不上……”她的话,让我忽然想起了陈丹青,我和她,是否也坐在旋转木马上面,永远都可望不可即呢?在木马上周而复始地旋转,永远只能看到彼此的背影,距离那么近,却怎么也触不到……

    我胸中有一股想要逆天的傲气,油然升起,对安琪说道:“但是也有人说,旋转木马是见证两个相爱的人的爱情游戏,只要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同时坐在旋转木马上,木马就会载着他们到一个完美的天堂,他们的爱情就会天长地久!”

    说完,我跑过去,买了两张票,回来抱住了安琪,和她坐在了同一匹木马上面。

    悦耳的音乐声响起,我们两个夹杂在一群无邪的孩子之中,随着音乐上下起伏,我搂着她,她的双手紧紧攥着我的手,脸上幸福的笑容像糖那么甜。

    月华如练,霓虹璀璨,我和她恋恋不舍的走下木马,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人的一生,就好像坐在旋转木马上面,不停的轮回着,你以为自己所到达的终点,其实也许只是另外一个起|点!”

    我顺着话音,抬眼望去,一个穿着黑红色唐装的中年男人,看着我微微一笑,转身就没入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这番话,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吗?他是什么人?我忽然想到一件事,瞳孔收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穿着黑红色唐装的男人,绝对不简单!

    因为自从那次出了车祸之后,我的视力变得异乎寻常的好,尤其到了晚上,甚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灯火阑珊,星月交辉,那个中年男人,却眨眼间就在我眼前消失了,这实在让我无法想象!

    “那个好漂亮啊!”安琪指着不远处的摩天轮,兴奋的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确实,这个摩天轮是整个游乐场最受人瞩目的存在,灯火通明的它像一只巨大的眼睛,在不停的流转着眼波。

    “去坐啊!”我牵着她的手往前走。

    安琪表情忽然变得有点古怪,眨着眼睛说道:“你没听说过吗?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我还真没听过,停住脚步说道:“那就不要坐啦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安琪咬着嘴唇,又说道:“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,如果与恋人亲吻,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已经细不可闻,我哭笑不得的揉揉她的头发,牵着她跨进了摩天轮。

    清爽的夜风迎面吹来,我们缓缓上升,安琪紧紧攥着我的手,轻轻说道:“我有在书里看到过一句话,幸福就像摩天轮,要转上一大圈,而且……是不能回头的!陈博,你会一直爱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我毫不犹豫的回答,她脸上的喜悦如花绽放,恰在此刻,摩天轮旋转到了顶点,我拥她入怀,深深的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和她抵死缠绵着,整个城市匍匐在我们的脚下,恍惚之间,我似乎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石林,一条巨大的蛇,足足几十米那么长,在它的对面,一个穿着日式和服的老人,凌空跃起,从腰中闪电般的拔出一把木剑。

    木剑平平拍在大蛇的头顶,那条比起列车都差不多的大蛇,身上出现了好多的裂纹,那些裂纹都透着光,很快,整条大蛇土崩瓦解,化为了微尘。

    “居合术!”我离开了安琪香甜的小嘴,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安琪诧异的看着我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脸色凝重的摆摆手,刚才出现的那副画面,比起以前要清晰好多,我可以确定,我从来没有看过类似的影视作品,那个穿着和服的老人,我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刚才那一幕竟然如此的熟悉,而且,居合术是什么鬼?怎么我突然就脱口而出了?

    我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,我想找把木剑。

    嗯,不用木剑,棍子也可以,只要是长条的固体都行,那种跃跃欲试的拔剑欲|望太强烈了,就好像小时候看了武侠电影,自己也拿着玩具宝剑想要模仿一样。

    安琪的手机响起,她的母亲打来电话,问她为什么没在工作室,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安琪吐吐舌头,歉意的看了我一眼,用手捂住听筒,小声对我说道:“我要回家啦!不然老妈要暴走啦!”

    我脑海中浮现出安琪妈妈那精明厉害的模样,有点不解,为什么她和她妈妈的性格截然不同的说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林肯接走了安琪,我反正也是没事,也没打车,就从游乐场往回走。

    这一段路,大概五六公里的样子,我走的很快,而且我的身体,似乎永远不会疲倦一样,一直走到大厦前,我还脸不红气不喘的。

    我向着大厦的正门走去,走了几步,有一抹微光忽然在我眼前亮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光芒一闪而逝,强烈的警兆却在我心中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耳畔传来汽车的轰鸣声,一辆黑色的车子忽然启动,这车并没有开灯,接着月色,向着我疯狂的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事起突然,眨眼间那车就已经到了我的前面,我在千钧一发的时候,双脚猛地一蹬地,向右边翻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的右脚被那辆车撞了一下,巨大的疼痛从那里传递全身。刺耳的刹车声随即响起,那辆车在前面兜了一个很小的弯子,再次冲了回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车就是冲着我来的!

    我双手用力一撑地,整个人平飞了出去,那辆车几乎是擦着我的身影冲过去的,带起的疾风,在那一刻让我险些无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那车冲过我身边,在前面一个漂移,车头调过来了,再次轰着油门向我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多大仇啊!不撞死我不罢休的节奏啊!我也心头火起,可是面对这辆横冲直撞的汽车,我也无可奈何。只能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这辆车的驾驶者车技相当好,轰着油门向我继续追击,这停车场上空旷的空地,也让他如鱼得水一样,对着我不停的靠近。

    那车又一次的贴着我的身体擦过去,车窗摇下,我看到一张陌生的脸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,眼睛狭长,我确定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,然而他并没有留半点情面,推开车门滚落出来,落地后一下子弹起来,眨眼间已经冲到了我的前面,凌空提出了三脚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优美而协调,这腿法也是6的不行,带着很明显的跆拳道的痕迹。

    我向下一弯腰,避过了他的一脚,背后却传来了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剧痛的感觉弥漫全身,我跌跌撞撞的向前踉跄几步,猛转头,一条腿在我的视线中无限放大,冲着我的头顶砸了下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