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 草裙记忆

    “什么梦?”我和陈丹青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种……”萧宁儿的身体不停的颤抖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丛林……荒岛……野兽……还有……你!”

    萧宁儿红着脸看了我一眼,飞快的低下了头:“那天见到你之后,我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然后回去之后,我就梦到了你!开始我还以为这是一见钟情呢!”

    “我拼命告诉自己,这样不理智不理智!我怕丹青笑我,我也没敢和她说……”萧宁儿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老师反反复复做这样的梦。我很害怕,我问庄爷爷,他说这是前世的孽,今世来找我了!”

    “庄爷爷?”

    “庄爷爷是妈妈家族里面的一个高人。他什么都懂,家族里面的人,有事情都喜欢问他的!”

    萧宁儿这句话,倒是让我想起一件事,我急忙开口问道:“我听你叫过莫庸哥哥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妈,是莫庸的姑姑!”萧宁儿点了点头:“那个庄爷爷,就是莫家的人!”

    这个莫家,似乎非常庞大啊!我问道:“那你和莫幼熙?”

    “当然也是亲戚啦!”萧宁儿无奈的看着我:“好奇怪的问题啊!”

    有点乱……我挠挠头,萧宁儿,莫幼熙,莫庸……这些人居然是亲戚……我怎么就和他们家纠缠不清了呢!

    “有点扯远了啊!”陈丹青皱眉:“还是先说说我们共同遇到的这个问题吧!”

    萧宁儿那个庄爷爷说,轮回是真实存在的,每个人其实都残存着前世的记忆,但是这些记忆,并不是完整的,而是碎片化的,就好像一张写满了作文的纸张,被人扯碎之后,你无意中看到其中一片,上面写的字,肯定只是其中一部分,你也就不清楚这作文想表达的究竟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但是有时候,你看到一个素未谋面的人,非常的眼熟,那么就有可能,你们在前世有过纠缠!

    虽然觉得那个庄爷爷,说的轮回转世什么的,怪扯淡的,可是我又非常认同他这个记忆碎片化的形容,我有一种感觉,我现在关于那个密林,那些人影的记忆,就是碎片化的,一旦我拼凑完整,也许就找到了真相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的眼睛一亮,对她们两个说道:“那不如这样,我们每次梦到或者回忆起那些画面,就赶紧记下来,然后我们每星期至少聚会一次,把所有的东西都拼凑出来,这样的话,也许能够像拼图游戏一样,还原事实的真相呢!”

    “这个想法不错!”萧宁儿眼睛一亮,拍手叫好,陈丹青沉思了一下,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就这么定了下来,晚上她们两个有航班,把我轰了出去,关门睡觉了。

    我刚刚回到公司,手机响了一下,收到了一条***,来自于那个曾经加过我,就再没动静的名叫美人鱼的家伙。那是一个微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回了一个同样的表情,那边就再也没有声息了。

    我捧着一杯茶,凝视着面前的粉钻和胶质物,好一会,我给安琪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安琪在电话那头甜甜的笑着说:“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呢!”

    我老脸一红,说有点事情想和她说。

    我想告诉安琪,陈丹青和萧宁儿,也都做过那种梦,而且打算让安琪以后做了梦之后,就和我们共享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我说出来,安琪就告诉我,说正好她的作品刚刚完成,问我愿不愿意做她第一个欣赏者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能推辞了,马上打了一辆车,直奔安琪所说的地址。

    安琪的工作室,居然在市区之外,路上途径了一片茂密的丛林,我看到那一棵棵充满生命张力的树木,心里涌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提前下了车,在丛林里面独自走了一会。心里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似乎更强烈了,可是就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,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安琪所在的地方,是一个度假村。就在丛丛树林之中,蜿蜒着青石板路,道路两边点缀着不少的小木屋。

    可能建造者努力想营造出一种原始的野性氛围,但是那些精细雕琢过的木屋,怎么也无法和周围的树木融为一体,我仰着脸看着这不和谐的一幕,有人从后面轻轻搂住了我的腰。

    我转过头,安琪笑靥如花的看着我,一脸的幸福:“你来了真好!可以做我新作品的第一位观众啦!”

    夕阳余晖中,她的笑容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,显得无比的圣洁。我的心在瞬间软化,反手搂住她,向上一举。

    安琪惊呼声中,被我扔在了后背上,她很快反应过来,双臂紧紧圈住我的脖子,咯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双手抄住她双腿,向上颠了颠,感受她胸前波涛对我后背的挤压,耳畔传来她变粗的喘息声。心里涌起一股似曾相识的熟悉感,似乎,我曾经这样的背着她,跋涉了在丛林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我甩甩头,忽然想起了陈丹青,感觉真的好奇怪,为什么自己脚踩两只船,却没有一点负罪的内疚感,而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心态。

    难道,我特么的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了吗?

    “右面那个木屋啦!”安琪回答我,她嘴里的热气吹到我的耳朵里,痒痒的,把我仅有的一丝内疚吹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我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冲动,告诉安琪抱紧我,向后退了几步,一个助跑,瞬间冲到了一棵大树的前面。

    我手脚并用,迅疾的窜到大树的横生枝桠上,动作如行云流水,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爬树这么厉害了。

    我依着心中那股冲动的指引,纵身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,安琪吓得尖叫,我飞快的伸出手,拉住旁边那棵树上面横生的枝桠,用力一荡,和安琪再次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像是电影中人猿泰山一样,在大树与大树之间游荡,分分钟就到了安琪所指的木屋。

    我们站在门口,安琪的双手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,眼睛水汪汪的,脉脉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忽然感觉,以前也被你这样背过似的!”

    “今天有人给我讲了,关于前世记忆的理论,你要不要听听?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安琪用力点头,我和她进了木屋,把陈丹青和萧宁儿,也拥有和我们同样梦境的事情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安琪吃惊的张大嘴巴,喃喃的说道:“难道我在梦里……看到的那几个女人的背影……就是她们吗?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被安琪这么一说,我一想还真有点像!

    陈丹青,安琪,萧宁儿……还有其他的模模糊糊的背影,是谁呢?

    “好啦,反正我们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嘛!那就不要去想了!”安琪拍拍双手,把我从沉思中惊醒,对我说道:“你跟我来!”

    她拉着我,走进了里间,刚一进去,我的眼前就一亮。

    六七个塑料人体模特,站在一株株塑料做成的树木之间,摆着各种撩人的姿势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都快看直了,这些模特虽然都是塑料的,但可不是商场那种简陋到恐怖的模特,而是非常逼真的,纤腰高波大长腿,这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,它们身上穿的,竟然是……

    全部都是用草和树叶做的。

    上身紧紧盖住高峰,露出深深的沟壑,下面也就是齐臀,更显得这些模特双腿修长身材傲人。

    我傻傻的看着这些穿着草裙的模特们,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,这不是我好|色,而是……这些模特身上穿的衣服,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似乎我在那里见过这种裙子啊!还有穿着裙子的女人……但是为什么,就是想不起来呢?

    “开始的时候,导师给我安排的是另外一个主题,关于星空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坚决不同意!”安琪说道:“感觉有什么声音在呼唤我,让我做出这套衣服!我想体验一下这种材料,而且环保是未来的主旋律,所以我坚持用这套草裙来完成我人生第一套作品的处子秀!”

    “而且啊,我设计这套衣服的时候,简直只能用灵感不断来形容……啊,陈博。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安琪这才发现我的异样,大叫着伸手在我的眼前晃。

    我攥住她的手,依然死死盯着那些模特,我预感到,那些模模糊糊的想法,像是在雾里面乱撞,而这几个穿着草裙的模特,就好像吹过迷雾的风,似乎,快要为我揭开迷雾的一角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