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章 特殊物质

    “她经常会梦到孤岛,模糊的人影……恐龙,史前怪兽……总之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!”云凌盯着我,眼中闪动着一些让我看不懂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的脑袋轰了一声。像是被人在上面,敲了一棍子。

    陈丹青也梦到了……安琪梦到了,我梦到了……这是什么情况啊?陈丹青的身上,有没有钻石?有没有那种胶质的东西?

    不过。她梦到的东西,似乎和我们不太一样啊!

    “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……“云凌说到这里,闭口不言。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别卖关子了好吧!”我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凌轻咳一声,伸出一根手指:“来个条件,我要你答应我,以后就算詹姆斯找你,你也不能为他做事,除非……得到我的允许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我迫不及待的要知道陈丹青的情况,别说只是不能为詹姆斯做事了,就算卖身我都干了!

    “她经常梦到你!”云凌脸色古怪的说出这句话,我像是被雷劈了一样,身形剧震,不敢相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云凌的眼中闪过怜悯:“她告诉医生,自己经常会梦到自己的表弟,而且还是伴随着那种很亲密的场景,无论是道德还是人伦,这都是不允许的,这才是她来看医生的真正目的,她想得到医生的心理疏导!”

    她也有这样的困惑……也有……也有……

    我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,已经说不清到底什么滋味了,原来,不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啊……

    我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要清楚,那种锥心刻骨的疼痛和无奈,那真的是世界上最远而又最近的关系啊!

    “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……”我低低叹息一声,却感受到了异样的凝视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也……”云凌那种表情让我很受伤,我瞪着她,正要说话,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接通电话听了两句,脸色变得非常奇怪,她飞快的看了我一眼,挂掉电话牵起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走!出事了!”

    我的心猛地收缩了一下,倒吸一口冷气,干涩的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帮你化验的那个东西……”云凌皱眉说道:“爆炸了!”

    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:“原来这样啊!”

    爆炸就爆炸好了……关心则乱,刚才我还以为,是陈丹青出了什么事呢……

    我放下了心,云凌却不淡定了,一叠声的问我,那东西从哪里搞来的,到底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,我被一个警察开车撞了,那个警察偏偏诬陷我,说我把她引擎盖砸坏了,然后我就莫名其妙的出了好多问题。

    不但经常做梦,梦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手里还多了一些这种胶质。

    当然我多了一个心眼,没有说出粉色钻石的事情,但即便这样,云凌也不相信了……

    她软硬兼施,从要铐我到大家都是朋友,基本上能用的套路都用了,我还是一口咬定,我就是不知道那玩意从何而来的,而且事实也确实是这样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就到了警局,她紧紧挽住我的手,应该是怕我跑了,带着我飞快的往大楼里面走。

    一路上,也有一些警察路过,看到这种情形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握草,警花被人摘了?我的小心肝啊,碎了,全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没我帅啊……不科学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能够听到他们远去后的窃窃私语,云凌却听不见,这让我更加的迷惑,我这个身体,到底怎么了啊?难道慢慢变成超人了?

    痕迹检验科里面,一个带着口罩的女人见到我们,听到云凌说,那东西是我带来的,直接忽略了云凌,一个劲的逼问我,那东西究竟从哪里得到,还有没有!

    我其实是还有的,但是我不想再拿出来了,我现在已经意识到,那块胶质的东西,似乎非同小可。而且,我其实是做错了,这东西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拿到警局来化验,那时候应该找个私人机构的。

    她从我这里得不到答案,额头上的青筋都快绽出来了,云凌拉住快要暴走的她,问她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好容易才平静下来,说出的话,让我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她说她检验了一番,那块胶质的物品,似乎有很多的分子构成,和现在目前已知的大多数分子构成方式都不太一样,分子链非常的新颖别致。

    她把这个东西的分子链,发到了一个论坛上面,立刻引发了轰动。

    这个论坛是专业论坛,汇聚了国内最顶尖的一些痕迹检验精英,很多的人都说这个分子式是瞎写的,也有的说是基因变异的,这就引发了一场狂热的争辩。

    作为始作俑者,这个女人完全就被狂喜充满了,她有一种预感,如果能够解开这个分子式的所有谜团,她的论文就可以登上国家甚至世界级的高度。

    所以她忙完警局的工作之后,连饭都顾不上吃,就开始处理那块胶质物。

    然后在加热的时候,轰的一声……

    好在我给她的那块胶质物,实在太小了,所以爆炸的威力并不大,但是她依然受到了惊吓,好一会才静下心来,给云凌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因为我实在说不出这东西从哪里来的,最后闹了个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云凌把我送回公司,没好气的说我是个白眼狼,刚帮了我,我转身就不说实话了。

    我特么说的就是实话啊!我冲着她远去的车子大吼。

    “陈总!”莫幼熙看到我进入办公室,眼睛一亮,上来拉住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!”

    她拉着我往套间里面走,我心里一下子挣扎起来,她这是要逆推我吗?我该不该拼命挣扎来捍卫自己的贞洁啊……

    额,我想多了,在套间里面,摆着一身新的西装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是莫幼熙买的,为的就是让我晚上客串她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我换上那身衣服,她的眼睛一亮,连连夸我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,穿什么都好看。

    所以,这就是你爱上我的理由吗?你只看到了我的颜值,却没看到我的才华,悲哀啊……

    我心里腹诽着,和她随便扯了几句,一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。就坐在自己的老板台后面。

    本来是打算工作的,可是我完全没有心思,脑子里乱糟糟的,想着我和陈丹青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们之间共同的回忆简直太多了,从我记事的时候,我们就在一起玩耍。后来一起度过青涩的少年,叛逆的学生时代渐渐生疏……我来到这个城市,是不是因为她在这里呢……

    我实在控制不住心里的思念,摸出手机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手机,却处于关机状态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她应该是上了飞机了,以前都是这样的。也罢,等她回来,我和她好好的,彻底的谈谈吧!

    “陈总,我们可以出发了吗?”莫幼熙站在我的面前,笑吟吟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发现女人真是挺神奇的,几分钟之前,她还穿着一身职业装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,怎么这么一会功夫,她就换上了一件黑色的长裙……

    额,好吧,我有点奥特了,似乎这应该叫做晚礼服。

    果露的雪白肩膀,深深的沟壑,纤细的腰肢,修长的腿……其实莫幼熙也是个衣服架子啊!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莫幼熙在我面前轻盈的转了个身,裙摆微微飘扬起来,像是个童话中的公主。

    “蛮好的!”我毫无诚意的夸奖了一句,她甜甜一笑:“快走吧,要迟到了呢!”

    莫幼熙带着我直奔地下停车场,我赫然发现,她的车是一辆宝马迷你。

    “你的?”我坐在副驾驶上,一边绑安全带一边问她。

    “嗯,老爸给我的生日礼物!”莫幼熙打火倒车的,动作干脆麻利,看起来车技还不错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她的家庭条件应该还不错啊!为什么会来做秘书呢?

    我问出了我的疑问,莫幼熙告诉我,她出身于一个很大的家族,她家也有一个很庞大的公司,但是家族里面有规矩,只允许长子一系的人,参与公司的管理与运营,其他的人都有股份,按时会有分红,但是就不能干涉公司的事物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在外面的公司工作,尽管她的条件其实不必工作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这样也可以理解,公司就好像国家一样,只能有一个声音,这样的话,应该是为了避免指手画脚的人太多吧!

    我们谈谈说说的,很快就到了帝景酒店,这是本市数一数二的五星级酒店,在这里的一个宴会厅中,早就聚集了很多的男女。很多都在冲着莫幼熙挥手。

    莫幼熙看着我,把右臂圈了起来。我也没矫情,直接挽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朋友?”我挽着她走向哪些人。

    “都有啦,有朋友,也有亲戚……”莫幼熙小声解释:“我们家族的公司,有自己的子弟学校,我和这里面好多人,都是从幼儿园到高中,都在一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我越发感觉她们这个家族不简单,为自己的员工孩子专门建了学校,那得有多少的员工啊!

    看到我们两个过去,那些男男女女围上来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叫着姐夫妹夫的,看起来莫幼熙的人缘还不错。

    我和他们正在闲聊,忽然门口出现了两个人,我的目光一下子直了,心脏剧烈的跳动,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