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缘分妙不可言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你的意思!”云凌看着我,很诚恳的说道:“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,交给我!就当我对你上次那件事情的感谢了!你把手机号留给我。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看起来,那个什么老六,云凌是知道的,不过她并不想说。想想也能理解。毕竟她是警察,如果告诉了我,因此发生什么意外的话,她肯定也不好做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啦!”

    我告别了云凌。在路上,安琪好奇的看着我:“陈博,你身手真的很棒啊!是不是在少林寺练过啊?”

    我嘿嘿笑了笑,凑近她小声说道:“被你看出来啦,这是我的秘密,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!不然师父怪罪下来,我会很难做的!”

    我嘴里胡说八道的,其实是为了故意靠近她,她被我嘴里的热气吹在小耳朵上,刺激的半边脸颊都红了,上面微微的茸毛看的清清楚楚,我刹那间恍惚了。

    我竟然有一种不知道身在何处的茫然……似乎在心里的深处,有什么在呼唤着我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安琪脸红耳热的离开我一些,双手捏着衣角,紧张的说道:“我真笨,都忘记你受伤了,我们快点去医院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我摇摇头,心里也纳闷的紧,刚才我身上挨了好几下重的,而且肩头被警察的子弹擦伤了一条。可是说来奇怪,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,那些很严重的伤势就特么好了……

    医院是一定要去的,但是不是现在,有空我得去精神科挂个号了,特么的我怀疑自己人格分|裂了……

    安琪坚持一定要送我去医院看看,直到最后我撩起衣服,让她看了看我的腹肌胸肌二头肌什么的,看到上面果然没有伤痕,她这才惊讶的问我,是不是练过硬气功。

    “对,金钟罩,不能近女色那种……”我胡扯着,逗得安琪笑的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我盯着她的笑靥如花,眼前被光芒晃了一下,原来安琪的胸口上带着一条项链,刚才这一笑,让项链闪现了一下,随后很快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,脸抽抽了几下,缓缓走到安琪的面前,几乎要贴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陈博……你……”安琪被我有些狰狞的样子吓坏了,下意识的向后退,我飞快的搂住了她,伸手去摸她的胸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陈博……不要……”安琪哀求的声音引来几个路人,向着这边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兽……放开那女孩……”

    我对周围的嘈杂充耳不闻,表情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安琪胸口的项链被我拉了出来,上面镶嵌的一棵粉钻,在我的掌心触目惊心的闪烁着微光。

    这样的钻石,我也有一块,虽然个头比这个小一点,可是颜色和纯度,是一模一样的!

    为什么!为什么安琪会有和我同样的钻石?为什么我们彼此有熟悉的感觉?为什么我常常会精神恍惚,为什么感觉自己似乎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我的身体被人拉扯,把我从极度震惊中惊醒过来,我转头一看,一个年轻男人义愤填膺的盯着我,正义感爆棚的让我不要耍流|氓……

    旁边不少的人摩拳擦掌的,似乎都想上来揍我,也只怪安琪实在长得太纯太美太勾起雄性牲口的保护欲了。我要是这样对待一位广场舞大妈,我保证没人搭理我……

    我一把抄起安琪,公主抱着她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人群,向前跑了一会,后面的人才反应过来,七嘴八舌的在后面叫喊追赶。

    但是很遗憾,我不是针对谁,和我比起速度来,后面的这些人都是辣鸡……

    分分钟我就甩掉了他们,十几分钟之后,我抱着安琪,在两栋大厦之间的黝黑深巷中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干嘛?”安琪的声音在颤抖,不过并不显得特别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把她放下,从她的胸口掏出那条镶嵌着粉钻的项链,然后从口袋里面,摸出了自己的那一枚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也有这个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几乎异口同声说出了这句话,然后互相呆若木鸡的彼此凝视,谁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好久,我勉强的笑了笑:“我这个外面,还有一层胶质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颤抖着手把我手中的钻石拿了过去,仔细的盯了半天,颤声说道:“我的上面没有胶质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:“前些天,我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,昏迷了过去,等我醒来的时候……我的口袋里,多了一枚粉钻,而我的手上,我的手上……涂满了这种胶质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她也是从意外中醒来,就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……”我斟酌着说道:“就是从你醒来之后……经常会……想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,比如模糊的人影,比如密林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安琪的尖叫差点没把我的耳膜震破了,她一脸骇异的看着我:“你也……你也……看到了?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都觉得这件事情太不可思议了,以前从未谋面的两个人,忽然就同时有了一颗钻石,还有那种胶质的东西,更重要的是都反复梦到了人影和密林……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商量了半天,也猜不透其中的原因,萧瑟的夜风,让安琪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我脱下自己的衣服,披在她的肩上,她仰起脸,明眸皓齿的朝我一笑:“刚才你给我衣服的一刹那,又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,然后我就忽然想通了!”

    我惊喜的瞪大眼睛,急迫的说道:“你想起来了?到底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安琪点点头:“我想通了,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寻求真相呢?不管是什么原因,反正我们两个是……很有缘很有缘的啦!你不是这样认为嘛?”

    我这才明白,原来安琪所谓的想通了,就是不打算去寻找真相了……

    我的表情有点失落,安琪的小手轻轻拉住了我的手,指尖微微颤抖着,仰起脸看着我:“我老爸的书房里面,挂着一幅曾国藩的字,上面写的是,既往不恋,当下不杂,未来不迎!就是说啊,已经过去的事情,就不要留恋了,现在也不要胡思乱想,即便将来再美好,也不要刻意的逢迎!”

    她的眼眸映着天上的星光,声音宛如梦幻中传来:“所以啊。我们现在要快快乐乐的度过每一天啊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我依旧怅然若失暗暗叹了口气,就算安琪不打算追究了,我自己要去寻找那藏匿的真相!

    因为,我总感觉,有人一直在等着我,等我去见她,去救她!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钻牛角尖好不好!”安琪看出我的执着,另外一只手伸出去,两只小手把我的手覆盖在了中央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寻找真相,并不代表我不在意,但是……我觉得不管是什么原因,让我们两个因为缘分而相遇,就已经算是很完美了啊!”

    我呆呆的看着安琪,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我的手掌,能够感觉到她的指尖在颤抖……

    是的,我还在犹豫什么,安琪长得又漂亮,家里条件又好,而且性格善良纯真,我对她也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,就是那种愿意为她生为她死,保护她一辈子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我的胸膛左边,堵塞的厉害呢?过去究竟发生过什么,为什么让我难以释怀呢?是谁,在遗失的真相那头等我呢?

    我愣愣的站在原地,安琪试探着,把头一点点的靠在我的胸口上,静静的依偎着我,轻轻叹息道:“我可能是疯了……自从见到你之后,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,吃饭也想睡觉也想,我把自己投入到工作中去,可是就连设计图纸上,都是你的笑容……陈博……你对我下了蛊对吗?”

    少女满溢的浓浓情怀,渗透了她所说出来的每个字,就好像缓缓流淌的蜜糖,把我的心一点点的遮盖软化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臂抱住了她,沉沉说道:“可能,是缘分吧!我对你,也是朝思暮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来,我其实挺鄙视自己的,不止对安琪,其实对陈丹青,甚至仅仅两面之缘的萧宁儿,我都有那种想法,我感觉我不是下蛊的那个人,而是中蛊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我中的,是一种叫做见谁爱谁的花心蛊……

    “缘分……是啊……是缘分!”安琪听着我的心跳,脸上洋溢着单纯的小幸福:“真是妙不可言呢!”

    她仰起脸,闭上了眼睛,娇艳的红唇微微嘟了起来,眼睫毛紧张的抖动着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我望着她在月光下近乎圣洁的俏脸,心里满溢着喜乐,低头把自己的嘴唇覆盖在她的红唇上。

    四片唇瓣一接触,我的脑袋轰了一声,一副画面闪过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,安琪八爪鱼一样的缠着我,我们在大海中随波逐流的漂浮,周围到处是散碎的残骸和碎片,还有一具具浮在海面上的死尸,一个一次性的航空餐具浮过我的身边,上面似乎印着航班的班号——CA*41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