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野心是自由

    但是再反悔的话,也不是我的风格,我打开电脑,看了一下那些公司的报表。讲真。我也看不懂。不过结合安琪讲过的一些,再看看表格的末尾,我也能看出来,这个公司的盈利其实蛮厉害的。

    想想也不奇怪。几个小布片,加起来还不够做一块围裙的,可以卖到几千甚至万把块钱的高价,而且那些买家。还是买起来眉头都不皱一下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衣服,是穿给最亲密的人看的,女为悦己者容,这种贴身衣服更不能含糊了。

    门被敲响,得到我的允许后,莫幼熙走了进来,她手里提着几个袋子,放在桌子上,笑吟吟的说道:“这是安总让人送来的,请陈总试试吧!”

    我打开一看,是西装和衬衣领带什么的,还有一款手机。

    这个手机上没有印着缺了一口的苹果,logo是一行英文,不过上面一体的皮套,是鳄鱼皮的,应该也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我也没矫情,跑到里面的套间,发现居然还有浴室,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,换上新衣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我出来,在外面等候的莫幼熙,眼中立刻闪过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“真帅!”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艳,走上来,帮我整了整领带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个大家都知道!”

    我的回答让她捂着嘴,吃吃笑了起来:“陈总说话真有意思,安总的眼光很好!”

    我楞了一下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莫幼熙瞪大眼睛:“我是说,她为你挑选的衣服,非常的合身啊,陈总千万不要往别的地方去想啊!”

    我其实明白,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,但是为了避免说我有吃软饭的嫌疑,立刻就把话题往一边带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,嗯,聪明的女人……似乎,我曾经遇到过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啊……可是,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呢?

    “陈总……”莫幼熙的声音把我从苦思冥想种拉了出来,她带着一丝忐忑看着我:“您不会……生气了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板着脸点点头,莫幼熙眨眨眼睛:“不会的,陈总一看就是胸中有丘壑的大将之材,不可能气量这么狭窄的!”

    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这个女人确实聪明,但是和我记忆中那个模模糊糊的影子,却还是有些区别的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似乎永远都喜欢在智商上压制别人,而永远不会求饶的吧!

    莫幼熙看到她的恭维似乎对我没用,正要再说话,我摆摆手:“把最近的日程拿出来我看看,这是工作时间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莫幼熙的身体一僵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她送来了日程,我开始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比较后悔来这里,可是我还是打算做好这件事情,从小到大我都是这样,假如有我所在乎的人,需要我的帮助的话,我总会全力以赴不留余力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东西,我也没有接触过,什么财务和销售部门,我都放弃了,我打算从员工福利这一块入手,只有福利好了,员工的积极性才会高,企业才能创造更大的效益,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,员工的福利好了,才能把企业当成自己的家,主观能动力就会变强。

    外国的企业已经把这个当成最基本的,而中国好多企业则并不相信这一点。所以,世界五百强企业,中国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我首先打算改善的,是每天中午的午餐,我问了一下莫幼熙,长天大厦里面,有一个总部的食堂,因为安琪的关系,那个食堂也对我们公司开放,其实伙食并不差。

    “只是吃食堂的话,并不能体现我们的人文关怀!”我微笑着站起来:“我出去一下!”

    “呃,陈总,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,公司专门为你配了一台车,请问你是需要司机,还是喜欢自己开车?”

    “自己吧!”

    我开车的技术并不差,甚至我相信,超过了这个城市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老司机。

    公司所配的车,不好也不坏,黑色的奥迪A6,很符合这个公司的定位,我开着车,开始大街小巷的转悠起来。

    忙乎了半天,天黑的时候,我赶到了广场。

    “来碗冒菜,辣椒多放!”

    冒菜大叔爽快的应了一声,抬头一看是我,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大叔,我来还钱!”

    我身上的西装,应该是价格不菲的,但是我就那么直接坐在他油渍麻花的小板凳上,捧着一大碗冒菜吃的稀里哗啦的。

    我刚吃完,接到了莫幼熙的电话,让我马上回公司。

    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支吾了起来:“总之……有紧急的事情!”

    我挂上电话,开车往回赶,路上收到莫幼熙的一条短信,上面只有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我立刻就明白了,应该是安琪的妈妈来公司了,看起来,对我并不感冒的样子。莫幼熙能够悄悄发这条短信给我,已经足感盛情了。

    我把钱塞给了冒菜大叔,和他挥手道别,赶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安琪母亲是一个岁月不留痕的女人,如果她和安琪一起走在大街上的话,说她们是姐妹更合适一些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像八点档狗血剧那样,对我指着鼻子数落,逼着我离开,而是笑眯眯的告诉我,晚上想请我吃饭。

    她选择的是西餐……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一个陪客,就是那个叫做余松的海龟。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餐厅,每一个用餐的人都衣冠楚楚,金发碧眼的服务员温文尔雅,递上来一本英文的菜单。

    安琪母亲和余松各自用英文点了餐,然后一起把目光看向我。

    这特么难得到我吗?我虽然对英文不太熟悉,但是上面也有阿拉伯数字的。

    我指着上面数字最大的点了两样,发现他们都是无动于衷的样子,干脆又点了一瓶标价两万的葡萄酒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安琪母亲的脸上才显出几分不愉,余松微笑道:“这种酒,在欧洲只有暴发户才会喝!不如我们来瓶西拉吧,这个和阿姨点的黑椒牛排很配!”

    安琪母亲脸上这才露出笑容,我明白了,她在乎的不是钱,而是体贴和优雅,我点的那瓶酒虽然贵,但是她怕被人说成暴发户。

    的确,这种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,根本就无法和余松相比,那种上层人的生活,我从来没经历过,也不想经历。

    放眼看过去,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斯文的笑容,慢吞吞的用刀叉切割着牛排,就连说话都不大声,压低声音就跟说着多秘密的事情似的。

    我更喜欢坐在大排档里面,摆上一桶生啤,畅快淋漓的撸串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对目前的职位和工作,还满意吗?”安琪母亲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!”

    我一开口她就皱了皱眉,原来是我的声音有点高了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在这里大声喧哗,会被人认为是没有教养的!”余松不露声色的补刀。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着他,把手放在耳朵旁边: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清!”

    “我说,在这里大声喧哗,别人会认为你没有教养!”余松很有耐心的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什么哗?”我还是一副听不明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”余松一开口,旁边的人纷纷侧目,看到我似笑非笑的表情,他才明白,被我带沟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余松怒视着我,我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:“嘘!”

    他恨恨的瞪了我一眼,深呼吸的样子看得我很爽,就是喜欢这种他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纸啊!

    “陈先生,你对于自己将来的心理预期是什么?”安琪母亲柔声问道:“就是说,你认为自己的人生,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?”

    我很怀疑,我说了我的梦想,她会不会打死我。我的梦想其实很简单,娶我的表姐……

    “活得……痛快,自在!”我微笑着回答:“就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就是说,你是个没什么野心的男人?”安琪母亲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说道:“野心,只要是人都有,关键在于,对什么有野心!有人喜欢钱,有人喜欢权,而我喜欢……随心所欲的自由!”

    “那不叫做野心,那叫做不思进取!”余松在一边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漫不经心的拿起面前的餐巾,揉成了一团,低低的说道:“如果你再说一个字,我会把这团餐巾塞进你的嘴里,你要不要试试?对了,这就是我想要的自由和痛快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余松刚刚瞪起眼睛,我已经飞快的站起来,伸手拉住他的领带,使劲一拉,他窒息之下,下意识的张开嘴巴,然后那团餐巾就进了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余松呜呜的挣扎呜咽起来,让其他人纷纷侧目,我松开他,坐回了自己的座位,仿佛刚才的一切和我全无关系一样,淡淡的笑道:“说到做到,这就是自由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