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共你有过最美的邂逅

    这东西最外面的那一层,是透明的胶状物体,捏起来QQ的,最里面那个粉色的晶状体。很像是钻石,可以乱真的那种。

    当然不可能是真的啦!我怎么可能接触到钻石呢!

    虽然怎么也想不起,这个东西的来历,可是我却知道。既然我一直紧紧攥在手里,这东西应该和我被撞之前那段失去的记忆有关系。

    我细细看了好一会,才珍重的把这个东西装进塑料袋,放进贴身的口袋里面。抬起头,那些大妈已经散去,广场上面的人几乎全走|光了,一个卖冒菜的小摊位正在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周围安静下来了,我这才感觉到夜风有点萧瑟,我把自己的被子在长椅上铺开,打算就在这里凑活一晚上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就是城市的主街,一辆辆汽车的车灯组成长长的河流,映衬的寂静的广场格外的凄凉,我感觉自己在这个城市边缘,彻骨的孤独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,可是我有一种逃离这个都市的冲动,我想去一个山清水秀地方,躬耕到老!

    一阵极度诱惑的香味,把我从惆怅中拉了出来,我惊讶的看着眼前,那个端着一碗热腾腾冒菜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这些菜是今晚没有卖出去的,要不要尝尝啊!”

    讲真,我还真是饿了!我也没推辞,说了句谢谢,就把长椅清理出来。

    中年大叔把冒菜放在我的身边,给自己盛了一碗,端着坐在椅子另外一侧,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绿瓶二锅头。

    “来一口?”

    我接过来,一扬脖子下去半瓶,辛辣的液体从口腔进入我的胃部,像是火一样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我埋头大口吃着香辣的冒菜,蒸腾的热气熏得我眼睛有点潮湿,深夜的街头,陌生的人,暖胃的酒……

    “咋啦,和老婆打架啦!”大叔很八卦的看着我和我的行李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我无言以对,无颜以对。

    “夫妻嘛!床头打架床尾和!听我的,回去认个错,不行跪个搓衣板,没有啥事不能解决的。如果没有,那就跪两回!”

    我苦笑:“大叔,现在流行跪键盘了!”

    “呃,这时代变得快啊!”大叔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冒菜吃完,他也明白我现在是什么处境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!”大叔从口袋里摸出二十块钱:“明天早点和午饭,你省着点吃应该够了!明天晚上,你在这里等着我,我有事情要你去做!”

    我也没矫情,接过大叔的钱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叔在萧瑟风中扬长而去,我躺在长椅上,仰望星空,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。

    我可以接受来自陌生人的馈赠,却不会在最艰难的时刻,向亲人和朋友张嘴,我特么的究竟在坚持什么?

    难道只是为了……不让她看不起我?可是我和她之间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!而且,现在的我,她还是看不起啊!

    这个城市的霓虹不熄,我沉沉睡去,梦中,我进入了一片怎么也走不出去的密林,身边总是有人在说话,我想看看是谁在说话,可是身体却不听我指挥……

    我是被震耳欲聋的最炫民族风吵醒的,那一刻,如果凤凰传奇站在我的面前,我会毫不犹豫的弄死他们!

    一群大妈载歌载舞的,我痛苦的用被子蒙住头,可是那魔音催脑无孔不入,无奈之下,我只有起床了。

    吃了早点,我买了份报纸,开始寻找上面的求职信息。

    现在报纸也是完全没有节操了,什么重金求子之类的都往上登。大部分都是一看就是骗人的信息,要是能月入一万,谁还用登报招人啊,早就被人挤破头了。

    总算看到一条靠谱的,长天集团招聘保安。

    这个长天集团是本市一家很有名气的公司,实力可以排进前五,这种大集团是绝对不会骗人的,我按照上面的邮箱,发送了自己的简历过去,但是也没抱多大的期望。

    接着我又找了几家公司,投了简历,然后在街上晃悠了一阵,总感觉自己和这个繁华的都市,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似的。

    反正我是挺别扭的回到了广场,看太阳一点点的落下,那个中年大叔,推着流动冒菜车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!”

    大叔从车底下提出一个很大的黑色塑料袋,打开铺在地上,里面是各种用木头做的小摆件。

    “十块钱一个,卖一个给你提两块!”

    大叔简短的告诉我,本来是他卖冒菜,老婆在一边摆摊,卖这些手工制品的。可是这几天老婆回乡下走亲戚,这些东西也没人卖,正好我没事做,可以帮着卖卖。

    其实我还真没做过这种事情,不过大叔对我有恩,我也没推辞,坐在一边开始看摊卖货。

    这时候正是傍晚,广场上人流还是蛮多的,大叔的冒菜摊人来人往的,有点忙不过来的架势,反倒是我这边的摊位,行人寥寥,我拿起一个木雕的小野猪,看着它憨态可掬的龇牙咧嘴,心里特别的迷惘。

    这个雕像,让我脑子里无端的泛起一些画面,郁郁葱葱的密林,一头野猪面目狰狞的追赶着我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好可爱啊!”

    耳边忽然响起悦耳的女声,我抬起头,眼前不由一亮。

    一个面目清纯的女孩子站在摊位前,盯着我手里的野猪,夕阳的余晖在她身后,为她镀上一层温暖的光晕,让她看起来,仿佛从一个童话中走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我和这个女孩素昧平生,可是看着她,心里却涌起一股很熟悉的感觉,似乎,在哪里见过她,而且彼此之间还很亲密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那个女孩的目光,从小野猪转到愣愣的我身上,定定的看着我,脸上写满了困惑。

    “我们见过吗?”

    我和她几乎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,她俏脸一红,羞涩的笑了笑:“那个……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

    我和她隔着摊位,把自己的学校都说了出来,可是很遗憾,我们两个并不是同学,也从来没有交集的可能,可是那种熟悉的感觉,却是如此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也许有另外一种可能!”我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们前世是恋人,彼此还保留着前世的记忆啊!”

    我这本来是开玩笑的,没想到那个女孩子,却用力点了点头:“很有可能啊!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前世?”我愕然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开始不信的!可是这两天……”女孩叹了口气:“我脑子里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画面,很模糊的人和环境,看不清,也从来没有经历过,但是就是挥之不去!我觉得,那可能是来自于前世的记忆吧!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?”我震惊的看着她:“你不会也被车撞了吧!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女孩子揉揉耳朵,苦恼的说道:“就是前两天头在门上磕了一下,然后就这个样子了!”

    同病相怜啊有木有,我和这个叫安琪的女孩子,正聊的起劲,有两个女人过来,开始挑选小摆件。

    安琪离开了,我看到她消失在暮色之中,心里满满都是惆怅。

    我曾经在一家顶级会所打过工,所以我能够认出来,这个叫做安琪的女孩,身上没有一件不是名牌,是那种低调奢华的大品牌,就这一身行头,我一年不吃不喝不见得买得起。

    人群渐渐多了,我的生意也忙得不行,我正在手忙脚乱的卖货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个惊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陈博?”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萧宁儿站在不远处,手里握着一串糖葫芦,正惊讶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嗨!”我举手冲她打了个招呼,她看看我,又看看我面前的摊位,愕然说道:“你怎么摆起地摊来了?”

    她眼中的惊讶,刺痛了我的自尊心,我嘿嘿一笑:“怎么?要不要照顾一下生意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萧宁儿笑了笑:“你应该送我一件的!我请你吃过饭啊!”

    我断然摇头:“不好意思,小本生意,概不赊欠,免开尊口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萧宁儿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:“逗你啦,我来两件!”

    她挑选了两个小摆件,放下钱离开了。

    人群从熙攘到稀疏,大妈们锣鼓喧天的登场的时候,生意就清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叔给我盛了一碗冒菜,我蹲在摊位旁边,狼吞虎咽的吃着,忽然一双黑色|女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面。

    我顺着往上看,笔直的大长腿,小蛮腰,高耸的山峰……呃,再往上,是表姐那张板得铁青的脸。

    “陈博!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我喝了一口冒菜汤,辣的脸红红的,指了指那些小摆件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来一件吧!”

    “闭嘴你!”陈丹青大喝一声,弯腰抓起一把小摆件,用力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自暴自弃!我让你自暴自弃!”她用力摔着那些小摆件,还用脚拼命的踩,嘴里气冲冲的说着,眼里流出了泪水。

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她,好一会才反应过来,急忙一把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你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陈丹青挣脱了两下挣脱不开,用力一脚跺在我的脚面上,痛的我吸了一口冷气,却始终没有放开她。

    最后,她干脆一低头,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,刺骨的疼痛,我松开了她,站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请便吧!”我指了指那些凌乱不堪的小摆件:“继续啊!”

    陈丹青瞪着我,一字字的说道:“陈博,你就这样自生自灭吧!以后,我再也不会管你了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