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无处可归

    宁居粥屋是我们这城市里面挺有名气的一个小资饭店,别看名字土气点,但是装潢的非常有特色,里面模仿的是那种原生态的森林一样的环境。

    当然大树什么的都是塑料的仿品。不过坐在其间,满眼的绿色,还是挺让人赏心悦目的。

    这年头人们都吃腻了大鱼大肉,标榜一个养生。所以这个以粥品为主打的饭店,老是人满为患。我们进去之后,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角落里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要一份参茸百合粥,谢谢!”萧宁儿对服务员说完。看着我:“陈……博,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她应该是想问我要点什么粥,可是我的名字,让她实在忍俊不住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说明这妹子知识面很广博嘛!连男人的早起生理反应都门清……

    “啊,对不起,我忽然想到一个笑话……”萧宁儿很拙劣的掩饰,问我想喝什么粥。

    我憨憨一笑:“绿豆汤吧,败败火!”

    萧宁儿听出我的调侃,红着脸没说话,陈丹青瞪了我一眼:“你这样,活该打一辈子光棍!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高中毕业那年,你喝多了,说我将来要是没人要,你兜着底啊!”我嘿嘿一笑:“我怕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瞎了!”陈丹青淡淡的说了一句,神情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我的笑容在脸上顿住,其实最近一段时间,我和陈丹青联系的很少,每次见面,她都在埋怨我的不务正业。说我当兵复员回来之后,像是换了一个人,以前的那个我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假如不是我当时眼睛瞎了,实在没有办法的话,我真的没想给她再打电话。现在看来,我特么还是太贱了!

    我和陈丹青彼此都不再说话,萧宁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,咬着嘴唇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很快菜品上来了,我闷头飞快的喝完绿豆汤,其它的菜品一口没动,萧宁儿用一双干净的筷子,给我夹了很多菜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宁儿请客,你给个面子好吧!”

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她,把她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,我咽了口唾沫,干涩的问道:“你刚才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请客,你给个面子……”

    我着急的打断了她:“前面那句!”

    “前面?”萧宁儿愕然看着我:“我没说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陈大哥!”我站起来,俯身死死盯着她:“你为什么忽然叫我陈大哥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萧宁儿刚才叫出陈大哥这三个字的时候,我整个人是懵逼的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奇怪的感觉,文艺一点说,就好像穿越了千万年,忽然听到几百世之前恋人的轻语,整个人的灵魂都要被穿透了一样。

    总之就是那种蜜}汁困惑的感觉。所以我才那么激动。

    “陈博,你老实点!”

    看到萧宁儿有点尴尬的表情,陈丹青不满的说道:“你是不是有病啊!”

    我看着萧宁儿脸上的尴尬,看着陈丹青脸上的不满,缓缓坐到自己的椅子上,没说话。

    饭桌上,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还真是宁儿啊!我赢了!”

    “宁儿怎么会忽然来这么low的地方吃饭啊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响起的喧哗,来自于一群衣着鲜亮的男男女女,为首一个相貌蛮俊朗,绯色衬衣很轻浮的年轻男人,举起手冲着萧宁儿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萧宁儿站了起来,给我们双方介绍:“这是我哥哥莫庸,这是我同事陈丹青,这是丹青的表弟陈博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以为是你男朋友呢!”莫庸嘿嘿笑了起来,两眼放光的看着陈丹青伸出手:“陈小姐,幸会幸会!宁儿和你在一起工作,要多多照顾她哦!”

    陈丹青伸手和莫庸礼节性的握了一下,莫庸热情的邀请道:“我们要去盛世年华耍耍,陈小姐一起吧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还有事!”陈丹青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只是几个朋友一起坐坐,陈小姐千万不要见外啊!”

    莫庸眼里闪动的热切。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,陈丹青坚定的摇了摇头,不管他怎么说,就是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最后,莫庸很有风度的带着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宁儿,你哪来的哥哥啊!”陈丹青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和你们差不多,表哥……”萧宁儿压低声音:“我姑姑家的,他呀,仗着家里有几个钱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两个人正在嘀咕,我忽然腾地一声站了起来,几个箭步窜到莫庸的身后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莫庸笑眯眯的转过头,还没反应过来,我一把揪住他的头发,向下一拉,同时飞快的抬起膝盖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声惨嚎,让热热闹闹的餐厅变得寂静,我松开莫庸,他痛苦的弯着腰,吐出几颗带血的牙齿,他旁边的人,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后,把我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肯定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的,垂手冷笑,盯着他们,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翻涌。

    似乎,很想杀人的赶脚!

    冷静!一定要冷静!我默默的告诫自己,为了释放心里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杀意,我深呼吸,转头看向一侧。

    塑料做的茂密丛林中,隐藏着无数的男男女女,他们觥斛交错,他们谈笑风生,我恍惚看到,有几个淡淡的影子,在丛林中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那些影子,很像是几个女人的背影,看起来似乎很熟悉,可是仔细一想,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她们是谁!

    我特么一定是被撞得留下后遗症了!

    “陈博!你疯了!”

    陈丹青和萧宁儿跑过来,萧宁儿去阻拦那些围过来要打我的人,陈丹青瞪着我,一脸的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对我指指点点的,我双手抱胸,身外的嘈杂似乎离我越来越远,望着那塑料的丛林,感觉自己的精神有点恍惚,似乎……有什么东西,在刻骨铭心着……

    “丹青姐,快带他走吧!”

    在萧宁儿的哀求中,陈丹青对萧宁儿说了两句什么,拉着我跑出了饭店。

    外面天已经黑了,清凉的夜风吹在我的脸上,头顶的路灯串成璀璨的珠链,延伸到城市的中心,五光十色的霓虹染红了半边天空,望着这美丽的城市夜景,我感觉熟悉又陌生,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一直呼唤着。

    “不能忘!不能忘!”

    “陈博!你是不是真把脑子撞坏了!”陈丹青瞪着我,脸板的像是一块冰。

    她的嘴巴一张一合的数落着我,我并没有告诉她,那个名叫莫庸的人,和另外一个人的对话,尽管距离很远,依然飘进了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讲,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,别看她冷若冰霜的,其实肯定是个绿茶女表,我还就把话放这儿了,三天之内,我肯定能让她上我的床!”

    “庸哥,我真不信,要不咱们打个赌……”

    这才是我刚才扑过去,痛打莫庸的真正原因!

    虽然别说三天,就是三十年,陈丹青也不可能看上莫庸,可是在我面前诋毁她,我绝对不能容忍!YY都不行!

    “说话啊!你哑巴了!”陈丹青推了我的肩膀一把,怒视着我:“你看看你自己!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!当初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啊!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?我变成什么样子了?难道我的潦倒是我自己的错吗?难道不肯屈从于这个世界明的暗的的规则,就不是你想要看到的样子吗?

    这些话,我懒得和陈丹青说,心底默默叹了口气,维持冲着对面一辆出租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!”我给陈丹青拉开车门:“钱……我会想办法还你的!”

    陈丹青凝视着我,眼里写满了失望,她缓缓摇了摇头:“你简直就是一团扶不上墙的烂泥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我双臂抱在胸口上,默默的走在冷清的街道,路灯把我的影子拉的很长,我茫然看着前面的灯红酒绿,心里再次被浓重的悲伤覆盖。

    我看不到未来,我想不起过去。这样的我,到底活着的真正意义,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走到我租住的房间的时候,我愕然发现,在房门口,摆着几个箱子和我的床单被褥。

    而我之前租住的那间房子,已经换了一把锁。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来,房租已经过期了,但是我没想到,房东这么现实,立刻就把我的行李扔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一个严酷的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,我现在不但没有了住处,甚至身上连一个钢镚都没有,住不起最便宜的旅馆……

    我拖着行李,来到了街心公园,一群大妈正在喧闹的声音中跳着小苹果,我双手抱膝,坐在长椅上,摊开手,手里握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。

    我打开袋子,拿出里面那个像是琥珀一样的东西,放在眼前仔细的研究起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