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人生若是如初见

    蛋蛋的有伤,让我痛苦的翻滚,被我压着的云凌,趁机从我身下离开。陈丹青的怒吼声也在此刻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打他!我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我强忍着疼痛,撑地而起,听声辩位的一把搂住她:“表姐,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魂淡……没人性!”陈丹青在我怀里挣扎着叫了两声。忽然停住了,我感觉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才发现,我的手似乎按在软软弹弹的什么东西上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捏了两下。陈丹青闷哼一声,手肘用力往后一撞,我的胸膛差点没被撞扁了,倒吸一口冷气,被她挣脱出了我的怀抱。

    好尴尬啊!我什么都看不到,似乎你们不应该怪我吧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,我知道,应该是医生来了,因为刚才,我不止听到了他和那个宁儿在楼道里面说话的声音,还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道。

    呃……怎么我的鼻子也这么好使了吗?这还是我吗?我很害怕有一天我恢复视力,睁开眼睛却发现这具身体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……

    “他他他……他记不清自己怎么被车撞得了!”陈丹青仔细的斟酌了一下措辞,才说道:“医生,有没有那种可能……就是一个人头部受到撞击之后,可能会失去自己的记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!”那个医生说道:“别看现在人类已经登上了月球,可是连最普通的感冒都无法彻底根治,人的记忆,也是这样,还没有确实的科学实验表明,人的记忆到底储存在哪里。失去后会不会找回来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啊!”陈丹青焦急的连连唉声叹气,那个叫做宁儿的女孩子劝她:“丹青姐,别着急,也许过两天,他自己就想起来了,我以前看电视剧里面都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脑残韩剧吧……我心里嘀咕了一声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自己很喜欢听这个叫做宁儿的女孩说话,她的声音,给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特么就叫缘分吧!人与人之间,有的一见就能钟情,有的一辈子都不咸不淡。可能就是那种叫做缘分的东西在作怪吧!反正我听到这个叫宁儿的女孩子说话,心里就已经暗暗下了决定,只要她不是长得跟恐龙似的,我就要下手追她啦!

    我这边想着心思,那边云凌接了个电话,似乎是很着急的事情,她赶紧和我们商量。

    陈丹青和云凌交涉了一下,最终达成协议,如果我没事,一切都好说,假如我有了不可逆的伤害,云凌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说清楚的。

    云凌离开之后,陈丹青正在问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,去青海路那边干嘛之类的问题,我脸上忽然露出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陈丹青急忙问我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我摇摇头,其实,我听到了,云凌往回走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病房门被推开了,云凌站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打扰了!方才差点忘记带了……”云凌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的塑料口袋,塞到我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手术的时候,医生看你的右手上,有透明的糊状物,顺便就帮你切割下来了!中间是这个东西!”

    我摸索着塑料袋里面的东西,软软的弹弹的,呃,但是不如她们胸口山峰的手感。用力一捏的话,里面有一个硬硬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会是……钻石吧!”宁儿的声音在一边响起:“粉色的钻石……好美啊!”

    “喜欢的话,送你啦!”我手一伸,把塑料袋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讲真,我现在真的是有点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了,莫名其妙的被车撞了,醒来之后,不但记不起之前为什么会被车撞,而且还特么失明了,可是听觉和嗅觉却变得异常敏锐。

    这特么,是上帝那老头,给我关上一扇门,开了两个窗户吗?

    “不要啦!你自己留着吧!”宁儿嘻嘻笑着:“要送,你也要送给丹青姐啦!”

    “呃,她才不要的!”我嘿嘿一笑:“她从小就老抢我东西,现在倒是蛮讲究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!你说话挺有意思的!”宁儿牵起我的衣袖:“来这边躺下吧!”

    我躺在松软的床铺上,舒适的叹了口气,感觉自己很久没有躺在这么舒服的床上似的了!

    不应该啊,我家里的床比这个舒服啊!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喝水啊!”陈丹青拎着一瓶脉动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我正口干的要命呢,伸手要去接,忽然楞了一下,一股狂喜在我心里弥漫起来。

    麻蛋,我能看见了!

    虽然还是有点视线模糊,可是影影绰绰的,能够看到陈丹青那熟悉的俏脸,感觉真是好啊!

    我心里一动,伸出手四下乱摸:“好啊,正渴着呢。”

    我一把攥住了陈丹青的手,触手温软滑腻,我的心不由一荡。

    陈丹青以为我还是看不见,也没有在意,另只手拧开瓶盖,把水瓶凑近我的唇边,喂我喝水。

    我发誓,我一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水,甜中带着微酸,一股水蜜桃的味道让人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“喝慢点,又没人和你抢!”陈丹青嗔怪的说着,从口袋里取出纸巾,给我擦拭嘴角。

    “哇,好温馨的画面啊!”宁儿在一边双手捧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姐弟情深!”陈丹青不露声色的说了一句,叹了口气:“可惜我的表弟就是太不上进了,要不,我给你们两个做个媒,大家亲上加亲多好!”

    我的脸上布满了黑线,你一天不打击我会死啊!刚刚还让我有点感动,现在只剩下感伤了……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,仔细打量着宁儿,其实之前我就想过。她是陈丹青的同事,能够做空姐的女孩,颜值怎么都不会太差,可是现在我才发现,之前的估计还是太保守了。

    宁儿和陈丹青是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女孩,虽然都是美女,但是陈丹青的美丽带着一种凛冽,传说中的冷美人大概就是这个味。

    而萧宁儿五官的轮廓不如陈丹青,可是她的脸孔,比起陈丹青要纯一些,看上去就好像油画里走出来的那种欧洲中世纪少女,身边再有一条牧羊犬就更像了。

    “丹青姐,你在这样说我就生气啦!”萧宁儿嘟起嘴巴,样子更加的可爱。

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萧宁儿,不知道怎么的,她的一颦一笑,我看起来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就好像以前在哪里看到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宁儿……我有个问题想问你!”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萧宁儿爽朗的说道:“问吧,三围不说!”

    呃……我顶着一脑门黑线说道:“你以前,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萧宁儿摇头:“我的家不在这座城市,我刚刚毕业分配来到这里的,怎么可能见过你呢!”

    “我说老弟啊……”陈丹青哈哈笑了起来:“你这搭讪撩妹的手法,老掉牙了有木有!你至少有点新意好不好!”

    讨厌!我这是正事,看她憋笑憋得很辛苦,我叹了口气,正要说话,忽然陈丹青惊讶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!你能看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糟了,露馅了,我急忙露出惊讶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啊!我能看见了!我能看见啦!”我激动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是我家宁儿魅力太大,瞎子都睁眼说话了!”陈丹青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,我心里明白她的嘲讽,讪讪的说道:“是啊!我本来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看不到东西了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你能看清了,就去和医生交流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正在说着这个问题,我却低头,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团透明的胶质,有点像是软塑料,中间有一个比黄豆大不了多少的粉色东西,几个棱角闪耀着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散发着粉色光芒的东西,我脑子里面轰了一声,涌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被我忘记了,可是真的刻意去想,就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情……

    这种感觉非常的折磨人,我急忙甩甩头,想要甩去这无谓的烦恼。

    我站了起来:“我们出院吧!”

    “出院?”陈丹青惊讶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:“之前我的眼睛看不见,就只能住院啦!现在我的身体,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,我干嘛还要住在这里呢!”

    “这叫观察!”萧宁儿笑眯眯的提醒我。

    “只是医生敛财的手段罢了!”我撇撇嘴。

    在我的坚持下,我们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    萧宁儿开着她的雅阁,带着我们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啊!”萧宁儿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陈丹青抬起手腕看了看表:“快十一点了,找个地方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我顺口说道:“我请你们!”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陈丹青和萧宁儿同时笑了。

    我老脸一红,我换下了医院的病号服,身上的衣服还是她们给我现买的,我身上有没有钱,她们比谁都清楚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你们请我也可以……”我臊眉搭眼的低下了头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