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疑云重重

    我给表姐打了个电话,她匆匆忙忙的问明了我的地址,说马上到,就飞快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虽然我和这个表姐没有啥血缘关系。但是我们算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世交,尽管一见面我们就掐架,但是她要是被人欺负,我可以玩这条命。她肯定也一样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我这才知道,没有什么。比在病中见到家人朋友更让人温暖的了。难怪探望病人已经成了一种约定俗成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刚才你打电话给你的表姐!可是现在你露出的笑容,怎么这么甜蜜?你不会和你的表姐……”云凌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我翻了翻白眼。看来八卦是女人的天性,就算是女警察,也不能幸免啊!

    “我们家乡的习俗,是一家亲!表姐表妹做老婆,很正常啊!”我在恶意刷新云凌的三观。

    果然,她的声音带上了几分惊诧:“怎么现在还有这种情况吗?你们家乡是什么地方?当地没有计生部门介入吗?”

    云凌追问我,我随口胡诌了几句,她也听出我在骗她,闷哼一声,不再和我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闲得无聊,继续逗她:“云警官,我猜你不超过二十五岁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云凌的声音显得很诧异,估计是在疑惑我怎么猜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告诉她,我这是凭手感……刚才无意中摸到她胸口的,那没有丝毫下垂的山峰,应该是年轻女孩子的专利吧……

    重点蛮突出的,就是不知道其他地方怎么样……不会是个巨ru恐龙吧!

    我心里正在YY着,忽然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,在楼道里面急促的响起。

    是表姐来了!我的心一下子踏实了。

    “丹青姐,你表弟就是那个……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那个吗?”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,我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那小子!”表姐的声音响了起来。我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哇,青梅竹马啊!你们小时候……有没有玩过那种游戏?就是过家家……你做新娘他做新郎那种?”那个声音好奇的追问。

    表姐陈丹青没好气的说道:“没有,只玩过骑马的游戏,我是骑士,他是马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脸黑线,那时候年少无知,被她用两块棒棒糖一诱惑,就把自己人生第一次被骑给了她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!”云凌好奇的声音响起:“怎么表情这么丰富啊……你不会是……把脑袋撞坏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刚才就觉得不对劲了,云凌并没有听到陈丹青她们的说话,这说明什么……是我出现了幻觉吗?难道我被车撞了一下……真的撞出癔症什么的来了?

    我双手捧住头,痛苦的呻}吟了一声,眼睛瞎了,难道脑壳还要坏掉吗?我特么还怎么把妹找老婆啊!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是不是不舒服?”这个叫云凌的警察虽然喜欢推卸责任,但是心肠还算不错,看到我痛苦的样子,一只软软的小手按在我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不发烧啊!”

    “陈博!”表姐的声音响起,我的心一下子开朗了,这不是幻觉啊!刚才我听到的,确实是表姐在说话,可是为什么,隔着那么远,我就能听到呢?这不科学啊!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你是谁?”陈丹青性子有点急,同时询问我们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病人的表姐?”云凌的声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警察?”陈丹青的声音显得挺焦急的:“怎么回事?陈博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他目前还没有触犯法律!”云凌这话让我有点不爱听,什么叫目前还没有?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昨天我们巡逻的时候,他忽然从上面掉下来,砸在我的引擎盖上,然后我本着人道主}义的精神,把他送来了医院,现在他醒了,也找到家人了,那就这样!”云凌的手离开了我的额头:“好好照顾他吧,医生说他头部有淤血,压迫了视神经,可能短时间内看不清楚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要走?”陈丹青飞快的说道:“你等一下!”

    然后她转向了我:“陈博,你怎么样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醒来就莫名其妙的躺在这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哪里出的事?”陈丹青问道。

    我拼命回想,可是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,哪里……出的事?

    之前……我……我特么干什么了?怎么出事之前的事情,什么都想不起了?

    前天的话,我把一个调{}戏网吧前台妹子的家伙揍了一顿,结果那小子的哥哥是混社会的,他找人砸了网吧,老板就把我开了……

    然后昨天,我干嘛来着?怎么突然就来到医院了?说我从上面掉下去……我特么住的是平房好吧……

    我皱眉努力回想,自己到底干嘛来着,怎么好好的就掉下去了,可是嘴里却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陌离像粉钻一样美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陈丹青惊讶的问我。

    啊……我说了什么?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……麻蛋!看来脑壳是真的撞坏了。

    “陈博,是不是头疼?”陈丹青的声音变得着急了,说道:“宁儿,麻烦你去找医生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之前那个好听的声音响起来,然后就是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醒了就有点怪怪的!让医生好好检查一下吧!”云凌说道:“我队里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!”陈丹青断然说道:“事情还没搞清楚,你哪里也不能去!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云凌的声音中,是压抑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说陈博从空中掉下来,砸在你的引擎盖上,请问,是哪个地方,有没有监控?还有,有没有目击者?抱歉,我不是在怀疑你,只是想搞清楚,他为什么会掉下来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云凌的声音有点犹豫:“是……青海路路口街心公园!”

    “青海路路口的那个音乐喷泉的街心公园?”陈丹青纳闷的说道:“那里……什么建筑都没有吧……连树都没有,他怎么掉下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纳闷啊!”云凌无奈的说道:“我正开车开得好好的,忽然一下,就出现了……开始我还以为是碰瓷的……不专业的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哼了一声:“你是说,你正在开车,他突然就出现了,撞在你的引擎盖上,你也没看到他从哪里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砸不是撞!砸的意思,就是从上面掉下来!”云凌有点越描越黑的赶脚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?”陈丹青小倔脾气上来,可不管对方是不是警察了,她声色俱厉的说道:“明明就是你撞了他,还推卸责任!你也配穿这身警服?”

    “你放P!”云凌也不是省油的灯,立刻火了:“假如你们家缺钱,无力支付医药费的话,我可以帮助你们,但是你不能血口喷人!他就是自己掉在我的车盖上的!”

    咔嚓一声,传来拍照的声音,陈丹青说道:“你的警号我已经拍下来了,我一定会投诉你的!钱我们不在乎,我们在乎的,是一个道歉!”

    “撞了人,连最起码的道歉都没有,这样没有担当,怎么指望你能为社会服务!”

    “好!我叫云凌!编号1978,你尽管投诉好了!同时,我也保留追究你诬陷的权利!”云凌冷然说道: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,你不能走!”

    两人拉扯的声音传来,我腾地一下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对方是个警察,表姐是个空姐,双方肯定不是一个武力值等级的,我怕表姐吃亏,情急之下一跃而起,向着她们那边冲过去,却一不小心,被下面的一个凳子绊了一下,整个人凌空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陈博!”表姐惊呼的声音给了我指引,我在空中拼命扭身,换成她们那边的方向飞去,即将坠落的时候,我伸出手,想要抓住点什么。

    呃,我又摸到了那团软软的山峰,还是熟悉的手感……然后,我就把山峰的主人,扑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下面的云凌拼命挣扎,香软的娇躯在我身下扭动的挺诱惑的,但是我完全没心思去享受这种感觉,我心里被巨大的困惑所淹没。

    刚才在空中那么一扭身,说起来挺简单的,但其实难度系数太大了,这需要电闪一样的决断,还要有瞬间协调全身肌肉的能力。

    虽然我在部队受过极其严苛的训练,但是讲真,我感觉自己还没到达这种武林高手的程度,怎么刚才突然就把这种动作做得那么行云流水,自然无比呢?

    我甚至很想摸摸自己的小兄弟,看看还在不在,不会是引刀自宫才神功大成的吧……

    这次车祸,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啊……为什么,忽然有了灵敏的听觉,还有变得厉害的身手?以及……笼在心里面的……巨大悲伤……

    我在想着什么人……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,我在想着谁,这种极度郁闷的感觉,让我快要抓狂了,这个时候,我的小兄弟,忽然被人狠狠撞了一下,撕心裂肺的抽痛,让我嗷的一声惨叫起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