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

    上次李美红的需索,已经让我很吃惊了,可是这次陌离的贪婪,已经远远超过了她。

    最后。陌离几乎变成了一滩软泥,倒在我的怀中,慵懒的看着我为她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没告诉我。你用什么办法,来保存你我之间的记忆啊!”我好奇的看着苏姗,这个问题,昨晚就该问了。可是被陌离一撩,我就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我用的催眠术啊!”陌离把那颗粉色钻石塞进我的手里,轻轻说道:“以后,只要你看到这颗粉色钻石,就会想起你曾经说过一百遍,陌离像粉钻一样美丽!然后呢……你就会想起我!”

    “催眠术?”我愕然看着陌离,怎么之前从未听她说过,她会这个啊!

    “这是每个心理医生必备的技能,你不会不知道吧!”

    陌离这么一说,我还真是感觉有那么印象,似乎以前看过一部电影,心理学医生真的是会催眠术的。

    我摊开手掌,手心上面的粉钻,散发着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只要看到这个,就能够响起陌离么……噗通的巨响,把我拉回了现实,瘌痢头正在渡河,几个女人已经过了河,向着我们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陌离向着那些女人迎上去,穿过她们,在瘌痢头的面前站定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!不错!人类的感情,的确和恐龙不同啊!”创|世的声音从瘌痢头身上传来,我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,陌离果然没有骗我。这个瘌痢头,真的成了创|世的的移动基站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人类,真的是感情丰富的动物啊!”瘌痢头啧啧感叹着,陌离则拉着我的手,同时大声召唤她们,让大家靠拢在一起。

    我们八个人,紧紧的聚在一起,安琪用力咬开那枚果实,把果汁涂抹在我和她的手上,紧紧握住了我的手。在我和她的手之间,还有一枚粉色的钻石!

    我的目光,从所有女人的脸上一一扫过,心里的感慨,简直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她们之间,有的人从登上这个荒岛第一天开始,就陪伴在我的左右,还有的是中途加入的,但是不管如何,我们总算是熬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想到那些死去的人,汉特,怀森,红胡子,山东捞乡,安格斯……以及我们前几天所见到的,刚刚来到荒岛的那些人……

    我们无疑是幸运的……也许,有人终其一生,也无法离开这里了……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瘌痢头口中穿传出创}世的声音,它的话音刚落,那些石柱的光芒,就一起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柱顶端的光芒,星星点点的汇聚在一起,光芒越来越强,让人无法直视,就好像站在太阳上面,就算是我,也只能闭上眼睛,低下头,避免自己被照射成瞎子。

    明明所有的人,都在一起,可是在这种强烈的光芒之下,我们每个人,都好像自己孤身一人一样,轻飘飘的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感觉,就好像在影视中看到过的那样,戴着翅膀飞向天堂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陈博,我是陌离!”陌离的声音从耳边响起,我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,立刻被强烈的光芒所灼伤,刺痛的我泪流不止,陌离幽幽说道:“对不起了,我不能和你们一起离开!”

    “本来,创}世坚持杀一个人,放走一个人,你可知道它为什么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它在这里,见过太多人性的卑劣,所以它并不相信,人类的情感之中,也有舍己为人的!”

    “我和它打了一个赌,我自己就是赌注,你们都是道具!”

    “这七夜之中,前六夜,你们都在我和创|世的赌约之中,我连赢了它六次!你们每次的反应,都被我猜对了!所以,它放你们走!”

    “你们所做的所有努力,都是徒劳的!你们会失去所有的记忆,而且,所有的办法,都是没有用的,因为创|世让你们失去记忆的方法,是……平行时间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记忆会被删除,所在荒岛的时间被调乱,也许你们一出去,就会回到前天的前天,或者以后的以前。人的一生之中,有很多时候,走过一个从未走过的地方,却感觉这里似曾相识,这就是这种平行世界的最简单的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创|世从来没见过像我一样,对人性有着这么深刻理解的人,所以我会留下来,帮助它完成它的研究!也许到时候,我可以出去找你吧!也许我永远都出不去了……但是不管怎样,你都不会再记得我了!”

    “再见了……我的爱人,再见了……我的王……”

    陌离的声音让我急怒交加,我睁开眼睛,想要寻找陌离的踪迹,无论如何,我也要带着她一起走,可是那强烈的光芒,瞬间让我变成了瞎子,我迎着光,拼命的朝着记忆中陌离的方向扑过去,耳边忽然响起吱呀的刺耳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,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我的身上,我腾空而起,重重的砸在地上,在意识昏迷之前,我恍惚听到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……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,我要忘了你的眼睛,穷极一生,做不完一场梦……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……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……

    马頔苍凉的歌声中,我恢复了知觉,只觉得浑身上下,每一个地方都疼得要命。

    身上的疼痛倒还罢了,怎么心里,有一种很浓重的压抑的感觉,很蓝瘦,很香菇似的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哪里?我睁开眼睛,却发现眼前的一切,都是雾蒙蒙的一片,我心里一慌,伸出双手在眼前晃了晃,我的心立刻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看不到自己的手!

    “啊!你醒了!”很悦耳的女人声音,清脆中带着一丝优越感,像是缠着金丝的铃铛。

    真奇怪,我咋忽然变得这么文艺了……我心里鄙夷了自己一把,伸出手,慌乱的摸索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手触摸到了一个半圆的球,软软的,还挺有弹性的,我捏了捏,就响起了那声女人的尖叫。

    接着,一股呼呼的风声朝着我的脸袭来,我正要躲避,那股风却停住了。我的手被人用力拉开,那个金丝铃铛一样的声音响起,此刻,带着压抑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你的姓名!职业!籍贯!工作单位!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你谁啊你!”我还在琢磨着,我怎么特么的瞎了,心里那股挥之不去的巨大忧伤是怎么一回事,随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警察!”金丝铃铛严肃的回答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激灵,我在警局吗?我怎么突然进了局子了?我没干什么事情啊?对了,前几天我把那个在网吧偷东西的小子收拾了一顿,这不会是他把我告了吧!

    呃……我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,乖乖的说道:“报告警官,我叫陈博,在丽人岛网吧当网管,就是本地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网管……”那个声音柔和了一些:“我叫云凌,是市局刑警大队的,是这样的,昨天我们巡逻的时候,你忽然……掉下来了,然后,就砸在我的引擎盖上……就把你送来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呃,我掉下来了,砸在她的引擎盖上了……握草,这个警察真有才!

    “我说云警官……”我啧啧两声:“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吧……能把你开车撞了我这个事实,说的如此委婉清新脱俗,你也算个人才了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云凌短暂的沉默之后,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我不管你怎么想,事实就是这样!嗯,医生说你的脑部有些东西压迫了视神经,暂时你看不到东西,所以,请你通知你的家人,我会和他们交涉的!”

    这个云凌的意思,就是把我当成没有民事诉讼能力的废人了……我知道她所说的意思,压迫视神经……那应该是脑部淤血……

    我的家人……我的心里一酸,刚特么被网吧开除了,我爹娘要是看见我现在的惨样,不定怎么数落我呢!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能把他们叫来……呃,有了!

    我的眼珠一转,我想起我的表姐,她就在这座城市,就是不知道,她有没有出空勤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