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 迷情七夜①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搞什么鬼?”我狐疑的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就偷着乐吧!”陈丹青撇撇嘴,那表情就跟我欠了她五十块钱似的:“苏姗说,要每个女人都陪你一晚,一晚的时间。她们用自己最大的努力,让你记住她们!如果……没有达成的话……回到现实,你忘记了她们,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了!”

    我默然无语。每天晚上换一个女人,这太奢侈了吧!不会被雷劈吧!

    其实开始我是拒绝的,可是我知道,陌离既然这样说。就有她的考虑,从遇到她的那一天开始,事实证明,她的眼光,远远要比我深远,而且,我真的真的……不想忘记她们每一个人!

    那就这样吧!就算天打雷劈我也认了!只要……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,也长相依,不相忘!

    陌离和陈丹青把这个决定,告诉了所有的女人,她们自然毫无异议,我们赶了一天路,晚上休息的时候,陌离笑吟吟的问我,今晚打算让谁来陪我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,我选择装傻,瞪大眼睛看着她,一脸白痴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我这无赖的模样,陌离抿嘴一笑:“古时候,帝王都是翻牌子的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陷阱!这绝对是陷阱!虽然听起来挺让人热血沸腾的,但是我肯定不能上当,我继续摆出白痴的样子,瞪大眼看着她,仿佛不明白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意,那就……让我们翻你的牌子吧!”

    陌离背在背后的手伸出来,上面托着五张树叶,悠然说道:“我们计划用六七天的时间,赶到回归的地点,安琪,宁儿,明日香,风见,李美红,她们五个每人抽一片树叶,抽到之后,就会成为你当晚的新娘!”

    “你的最后一天,是我的!至于你的大表姐……”陌离似笑非笑的看了陈丹青一眼:“她说她弃权!”

    弃权啊……这人太不讲究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我也知道,无论如何,我也不会和陈丹青分开的,毕竟我们有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。其实,我也不傻,我知道,陈丹青的心里,其实是有我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太执着于我们之间那层亲戚关系了,我进一步,她就会退五步!唉,若是你退慢一些,我们就会有故事的!

    风见拿着一张刻着记号的树叶,张大嘴巴,好一会,她用蹩脚的中文说道:“我……第一……”

    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明日香,飞快的说起了日语。

    明日香温柔的牵着她的手,说了几句,虽然不懂,但是我也明白,日本人对那种长幼尊卑特别的在乎,估计是风见想让给明日香,却被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狭窄的岩壁石缝中,铺满了厚厚的干草,篝火在洞口摇曳着,明灭不定,风见亦步亦趋的跟在我的身后,进入了石缝,紧紧咬着嘴唇,小脸上写满了苦恼。

    她的中文一般,应该是在烦恼,怎么让我不要忘记她吧!

    风见忽然一拍脑袋,从地上抓起一把干草,双手如梭,飞快的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那把干草,被她编织成了一个草娃娃,风见从衣服上扯下一片树叶,在上面用木刺扎出一串日文,捧在手里,期待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把她和小草人一起拥进怀里,脸颊和她的脸紧紧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风见!看到这个小草人,就会想起你,对吗?”

    风见用力点头,费力的让我明白了,树叶上面,是她的名字和住址,她会做很棒的海胆饭和寿司……

    我们两个能够交流的语言实在太少,可是四目相对,语言似乎已经变成了多余的东西。

    风见颤抖的双手,解开了我的衣服,把自己的娇躯紧紧贴在我的身上,一遍一遍的说着。

    不要忘!不要忘!

    有风吹过,洞口的篝火发出噼啪的爆音,很快就淹没在风见的轻音婉转之中,她八爪鱼一样的缠着我,曲意奉承,仿佛生离死别一样,抵死缠绵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到了欢乐的巅峰,风见的眉间依然是轻蹙的,我知道,她在担心,我和她之间终将变成风尘中的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一句诗在盘旋:唯将长夜终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我都要找到她们,温柔以待,让所有相爱的心都不会被辜负!

    风见在我怀中沉沉睡去,梦里呜咽的声音让我心如刀割,我仔细的凝视着她,想要记住她脸上每一丝细微的纹路……直到太阳升起。

    行走在密林之中,偶尔有散碎如金子的阳光洒下斑点,我们继续前行,路过一块湿地的时候,我猎杀了一头野牛,熏烤的野牛肉,还是原来的味道,可是吃在嘴里,再也找不到最初的欢愉……

    行走一天之后,她们继续抓阄,不过这次变成了四片树叶,风见已经失去了抓阄的权利。

    这次,抽中的是萧宁儿。

    在萧宁儿的要求下,我们攀上了一棵茂密的大树,从树上茂密的枝叶间望上去,月华如练,星光静远,一切都静谧的像一个童话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!”宁儿仰躺在我的怀里,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的脸,轻轻说道:“你告诉我,要怎么才能让你不会忘记宁儿?”

    她似乎知道,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,她轻轻的叹了口气:“其实,我有点害怕的!”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什么?”我拥紧了她微微颤抖的身体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怕……我会忘记你!”萧宁儿眼中流出了泪水:“茫茫人海中,和你擦肩而过,却谁都没有回头,想到那种画面,我就特别的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宁儿一定不要忘记陈大哥!”萧宁儿似是发誓一样,握紧了小拳头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我给你看一样东西!”萧宁儿站起来,轻盈的转身,身上那件树叶衣服悄然飘落,她那完美无瑕的娇躯,立刻在我的眼前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“宁儿……”我看到萧宁儿的肩头,肱二头肌的那个位置,那四个乌乌漆嘛黑的字迹,,明显是为了环保。

    她为了在自己的身上,纹这四个字有多痛苦,我感同身受……

    “陈大哥可以忘记宁儿,但是宁儿永远不会忘记陈大哥的!”萧宁儿双眸如水,笼罩了我,轻轻说道:“陈大哥。宁儿要你!要做你的女人!”

    说完,萧宁儿的身体蛇一样的缠住了我,热情如火让她的体温迅速攀升,她微微喘息着说道:“宁儿其实喜欢,陈大哥对我粗暴一点!”

    我愕然看着她,怎么宁儿口味这么重吗?

    “陈大哥,给宁儿一个难以忘记的夜晚!好不好!”萧宁儿拉起我的双手,按在她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我感受到两只小白兔,在等待我的抓捕,我双臂一紧,把萧宁儿揽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宁儿几乎是强迫着我,立刻和我融为了一体,她紧紧搂着我的脖子,咬牙说道:“陈大哥,再粗暴一点,让宁儿感到疼痛,那样,才会刻骨铭心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用力的冲刺着,萧宁儿发出痛苦快乐难以分辨的呼声,紧紧缠住我,始终不让我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,萧宁儿走路的姿势,让几个女人忍俊不住,萧宁儿脸一红,扑进陈丹青的怀里,再也不抬头了。

    白日里焦急的赶路,到了晚上燃起篝火,安琪和李美红还有明日香,各自摸到一片树叶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”安琪羞答答的举起手里的树叶,眼睛里面几乎要挤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……我记得,这里离那个小岛已经不远了吧!”

    我满足了安琪的心愿,背着她一路狂奔,进入了那个岛外之岛。

    几只肥大的渡渡鸟鸣叫着,跑到一旁,我和安琪向前行进,这里依然残留着当初我们编制的吊床。

    我抱着安琪跃上吊床,轻轻摇晃着,海潮声声,安琪坐在我的腿上,头歪着靠在我肩膀上,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我想听你说说,她们……都是怎么让你不忘记她们的?”

    我摸着她的头发,告诉她风见的草人,萧宁儿的纹身,安琪弯起了眼睛,吐着舌头拍了拍胸口。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!安琪和她们的办法不一样!不然陈大哥会觉得安琪很笨很蠢啦!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啊!”我和她贴着脸,低低的说道:“我喜欢的安琪,就是萌萌的,纯纯的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安琪也很厉害的!”安琪攥紧小拳头,眨着眼睛说道:“陈大哥,安琪有一个好办法,一定可以让你不会忘记我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我好奇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安琪得意的说道:“现在还不行啊!缺少道具的,过两天你就知道啦!”

    好吧,看安琪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,我感觉自己以前真是有点低估她了,也许这就叫大智若愚吧,也许安琪想出来的办法,才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的!

    因为安琪身体的原因,我和她只是相互拥着,在吊床上静静的躺了一夜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安琪一直在对我絮叨,说自己的家庭住址,说自己的学校,自己的班级自己的寝室,还有自己的朋友等等等等,渐渐说的累了,她小猫一样趴在我的胸膛上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安琪睡的如此安详,我感觉她对自己的那个想法有着无比强烈的信心,这信心也感染了我,我闭上了眼睛,和她一起慢慢睡去。

    离开这个小岛之前,安琪说想要一根渡渡鸟的羽毛做留念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倒是蛮不错的,要是能够带回文明社会,这根嘟嘟鸟的羽毛就是无价之宝!

    我们离开了小岛,继续前行,到了晚上,只剩下明日香和李美红之间选择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