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章 找节操

    “苏姗和陈丹青呢?”我瞪着眼睛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那边说话了!”安琪指了指一座丘陵,拉着我的手走到一边,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:“陈大哥,我可能最近缺乏维生素。出现幻听了!刚才有一个声音告诉我,说我只要杀死一个人,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家了!杀人……好可怕啊!我一定是太想回家了,居然出现这么可怕的幻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幻觉……”我的心里写满了苦涩。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所有女人的眼神都那么奇怪了。也只有单纯的安琪,才会认为那是一场幻觉吧……

    其他人……

    我决定还是把真相告诉安琪,虽然把她蒙在鼓里。对她的纯真之心有保护作用,可是她有知道真相的权利,也希望她因此提高警觉。

    但不是现在,我让安琪等着我,对着大家吼了一声:“谁都不能轻举妄动,等我回来,我们从长计议!”

    说完,我飞快的朝着那座丘陵跑去。

    陈丹青和苏姗从上岛一来,就一直互相看不顺眼,收到创|世发出的消息之后,这些人里面,我最担心的就是她们两个,本来就打算回来跟她们好好说说的,没想到她们两个已经提前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一溜烟的冲向了那座丘陵,隐隐的语声传来,让我的心立刻放下了。

    两人还在说话,说明她们还没有发生冲突,也许,是我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文化人,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谈呢!

    “……你看着我的眼睛,说你一丝一毫也不爱陈博,我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,我的脚步一顿,瞬息之后,我放轻脚步,蹑手蹑脚的爬上了丘陵,露出一只眼睛悄悄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让你从此不穿衣服裸|奔呢?”陈丹青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苏姗干脆的点头:“若你肯亏心,我就是裸|奔又如何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陈丹青盯着苏姗的眼睛,一字字的说道:“我喜欢陈博,但是不爱!”

    我听到哗啦的声音,这难道是我少男的心破碎的声音么……

    不,是苏姗脱掉树叶衣服,树叶哗哗作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,我输了,愿赌服输,不过,能够让你欺骗自己的心,就算输了,也心甘情愿!”苏姗很快把衣服脱得一干二净,完美的娇躯迎着风,丝丝缕缕的秀发飞起,像是上帝最钟秀的杰作,她挺直胸膛,那一对红色的樱桃,在风中骄傲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陈丹青默不作声,苏姗幽幽的说道:“看起来,我这心理学博士的头衔,可以丢掉了。居然连喜欢和爱都分不出来么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泥垢了!”陈丹青骤然打断了苏姗,冷着脸说道:“穿起你的衣服,我并没有一定要你脱掉!”

    “和你没关系啊!这是我自己在惩罚我自己,惩罚我眼瞎!”苏姗嫣然一笑:“其实,逼着一个原本高傲的人说谎,还是蛮有成就感的,这衣服不穿也罢!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!”陈丹青冷哼一声:“喜欢暴露的话,就不要说别人逼你的!”

    苏姗盯着陈丹青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虽然你一直都看我不顺眼,当然我看你也不顺眼。但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很高傲的人,所以一直以来,吵嘴归吵嘴,我还是敬重你的。不过今天你让我失望了。莫忘初心啊大表姐!”

    陈丹青闷哼一声:“你的花言巧语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,还是留给陈博去听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个问题先放到一边,我们来说下一个问题。”苏珊美眸流转:“刚才你有没有听到那个声音?”

    陈丹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,干涩的说道:“你……指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死一个人,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!”苏姗一字字的说道:“你绝对不是出现了幻听!因为,我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,我发现你们每个人都在发呆,脸色变得很难看,我就知道,那绝对不是我的幻觉!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你找我来这里谈话……”陈丹青咽了口唾沫,艰难的说道:“你想……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你机会啊!”苏姗挺起胸膛,凑近陈丹青,脚步轻盈,似乎踏着魔鬼的步伐:“你不是一直都看我不顺眼嘛!来杀我啊!我知道,你一直和萧宁儿练习瑜伽,身体素质肯定比我好,我是打不过你的!”

    陈丹青微微张开嘴巴,吃惊的看着苏姗,好一会,她忽然笑了:“你在试探我!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?虽然你很聪明,但是你的心机太重,说话做事的套路太深,我觉得,你活得很累,何必呢!何苦呢!对别人真诚以待,就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是因为我害怕吧!”苏姗停下脚步,苦涩的笑了笑:“好了,我对你说实话吧!陈博应该已经快要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陈丹青惊讶的看着苏姗。

    “那个声音响起来,就应该是陈博和那个主神达成了什么协议!依他的性格,一定会担心我们出问题,肯定就马不停蹄的往回返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来,一来是为了试探你,二来……我想和你说一下,一定要注意大家的情绪,始终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上面,否则,很容易发生问题的!毕竟,想回家已经成为了大家的执念!”

    “陈博很累!他一直在守护着我们,虽然他从来不说,但是男人的辛苦,我们都明白的!所以,我希望你和我抛开成见,一起为他做些事情!”

    啧啧……苏姗这话太暖心了,我真想抱着她,用肢体语言表达一下我的感激!

    但是很快,我的身后就传来了安琪惊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没事吧,为什么趴在那里啊?”

    这妹子……让我说你什么好啊……我苦笑着回头看了一眼安琪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,我刚才丢了点东西,正趴在地上找呢!”

    “啊!丢了什么?”安琪跑过来,古道热肠的说道:“我来帮你找啊!”

    “节操!”苏姗飞快的穿好衣服,冷笑着说道:“他把节操丢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!碎了一地,是找不到啦!”陈丹青在一边应和着苏姗,我老脸通红,什么情况这是,你们刚才还在吵架,怎么忽然就一致对外了。

    我也明白,两人都很聪明,应该是明白我刚才一直在旁边偷听,所以才这么嘲讽我的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尴尬,我转移话题问她们,对于那个事情怎么看,两人也没在我偷听这件事情上多纠结,跟着我回去,我们召开了会议。

    我把我和创|世见面的经过,对她们讲了出来,当然也把创|世所说的那个条件,对她们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这才知道,原来她们听到的那个声音,居然不是幻觉,而是真实的!

    苏姗拉了拉我的衣服,示意我看看一个方向。我这才发现,乔脸色有点古怪。

    把她忘了!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我们疲于奔命,也没什么时间,教给乔说中文,所以很多事情,她都不清楚,只是懵懵懂懂的跟着我们走。

    自从我和乔发生了那种关系之后,她对我已经是死心塌地了,对于她我并不担心,她其实心思很纯净,大约是受到文明熏陶比较少的缘故。

    之所以苏姗让我看看乔,应该是想看看乔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因为沟通关系,至今我们也不清楚,乔来自于什么地方,但是她所说的话,应该是一种很罕见的小语种。那个创|世可以和我们沟通,不知道能不能和乔沟通,假如乔明白了创|世的意思,以她单纯的小脑袋,会不会真的一根筋的杀死一个人?

    “乔!”我叫了她一声,乔浑身一震,抬头看了我一眼,立刻慌乱的把头扭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哆嗦了一下,乔并不是一个会隐藏自己心事的女人,她刚才的表情,很像是心虚的样子。难道她……真的有了什么别样的心思?

    我们这个队伍中,以武力值来说,除了我之外,没有人可以压制住她了!

    “乔!”我伸手,不容拒绝的把她搂进怀里,伸手挑起她的下巴,强迫她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乔!”我的手变成手刀,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一割,另只手冲着乔拼命摆动,示意这样是绝对不可以的!

    乔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我搂着她的脖子,温柔的拍了拍她,乔咧着嘴巴,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我拍拍手掌:“从现在开始,大家都做收起自己肮脏的心思,记住没有!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说,我和感觉她们看我的眼神,有点古怪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