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

    我点头应允,陌离的脸色变得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,我们去帮你取东西,让你变成一头恐龙啦……”

    当初的苏姗。如今的陌离归来,我重新感受到她的智慧与风情,心情大好,故意苦着脸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让我身上涂满恐龙粪便?这个有点恶心吧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啦!”陌离狡狯一笑:“粪便……多恶心啊!又不见得能找到。我们来找一些随处可见的东西,给你伪装一下!”

    我听说不往身上涂抹粪便,心里一口气松了下来,但是很快。我就知道,我还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陌离拉着我往前跑了一段时间,看到恐龙墓地那些恐龙的尸体,我一下子就明白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我苦着脸:“不会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的啊!”陌离主动献上了香吻,温柔的缠绵之后,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亲爱的,你为了我们大家,不是一向都不畏惧刀山火海的嘛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不畏惧……可是害怕和恶心,是两个概念好吧!”我闻到那种臭气,胃就开始抽抽,一想到要把这东西涂在身上,我死的心都有,这还特么不如粪便呢好吧!

    “亲爱的!我相信你,不会说话不算话的!”陌离温柔的唇在我身上游荡,仰起脸,妩媚的看着我:“你说过,要带我们走出去啊!现在,我们已经到了最后的一步啦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惊讶的看着她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陌离指指自己高耸的胸口:“我藏在这个身体里面,听苏姗和古蔺他们说过,这个第一纪元,就是主神所在的地方。它似乎在这里,做一项很关键的试验,只要见到它,我就不相信,凭你的勇气,我们的智慧,就奈何不了它,毕竟它只是一台电脑而已!”

    “对!”特么的只是一台电脑而已,不管你是几核多少内存,我就不信弄不死你!

    陌离轻易的把我的勇气挑起来,趁热打铁的让我按照她的意思,开始自残……

    那种黏糊糊的液体涂遍全身,恶臭的味道让我差点没晕过去,苏姗从怀里摸出一叠树叶,让我塞进鼻孔。

    我揉了两片树叶,塞进鼻腔,一股薄荷一样的味道冲进脑袋,那股恶臭带来的侵袭,倒是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试了很多树叶,这是最理想的!”陌离远远的站在下风口,冲我挥挥手:“去吧,我的王!”

    总感觉她笑的坏坏的,其实说一句翻滚吧皮卡丘,似乎更合适此刻的情况啊!

    我冲她恶狠狠的丢下一句,等我回来,看我怎么蹂躏你,就大步跑向了森林。

    这次我进入森林之后,那个警告的声音,果然没有响起,我不禁暗暗感叹陌离的智慧。

    我沿着先前留下的痕迹,轻车熟路的跑向那个湖泊。

    没有了恐龙的阻挠,这次我的速度很快,沿途也遇见了几头恐龙,不过那些食草性的恐龙,看我一眼就离开了,倒是有两头肉食性的恐龙,对我有一点兴趣,但是欺近我之后,闻到我身上的味道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仿佛我忽然变成了包子,还是天津最有名的那种。

    很快,我到达了湖边,我躲在一棵树的后面,仔细的观察这碧绿的湖水,看了一会,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我正打算豁出去,近距离的观察一下的时候,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是癞痢头,它慢悠悠的走到了湖边,趴下开始饮水,咕咚咕咚的声音,清晰的传入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这货痛饮了一番,直接倒在了湖边,肚皮朝天,似乎要睡觉了。

    我静静的观察了一会,它似乎睡着了,我大感无聊,正要换个方向观察,忽然发现,瘌痢头一咕噜爬起来,跑到几十米外的地方,又爬下睡着了。

    梦游?我被它笨拙的样子逗笑了,不过我仔细一看,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,瘌痢头的耳朵,在微微转动……

    难道……我感觉它一定是个有故事的恐龙,耐住性子,默默的看着它表演。

    瘌痢头睡了一会,又爬起来,换了一个地方睡觉,如此反复几次之后,我看的有点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也许这是恐龙睡觉独有的方式吧,在这里,它们缺乏安全感。据说过去山里的土匪就是这样的,因为杀人太多,一晚上要换好几次睡觉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正打算放弃的时候,瘌痢头却忽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这湖边空空如也,视线极好,怎么突然之间,瘌痢头就消失了?

    我跑到瘌痢头刚才躺着的地方,仔细一看,还真发现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地上的长草之间,有一个很大的凹痕,那肯定是瘌痢头刚才躺着压下的,在这个凹痕的旁边,我发现了几根枯黄的草。

    我仔细再周围找了找,这附近,似乎只有这么几根枯黄的草,那么这些草是从何而来呢?会不会是,刚才有什么事情发生,连累了这些草?

    我学着瘌痢头的样子,躺在了那块草中间,静静的躺了很久,都快要睡着了,可是始终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点郁闷,忽然湖水哗啦啦的冒起了水花,瘌痢头从湖水中冒出头,迅速的游到了岸上。

    我蛮好奇的,瘌痢头怎么就能无声无息的跑到水里去呢?就算它是一只苍蝇,都逃不过我锐利的视力,何况它这么大的块头了!

    会不会,这附近有什么机关,让瘌痢头进了什么地方,那个地方,一定是在水面之下。

    等瘌痢头离开后,我找遍了附近,也没找到什么通道,联想到之前瘌痢头东边躺躺西边躺躺的,我觉得我也应该试试。

    我在草丛中换了几个地方躺着,没过一会,我的眼前忽然一花,光影在眼前飞快的流转,下一刻,我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明亮的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看到头顶明亮的灯光,我眼里有热泪涌出,顺着脸颊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有多久,没有看到灯光了!这种在文明社会,都不再被人注意的光芒,此刻看起来,却让人有一种快要眩晕的幸福感觉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在移动,原来脚下的地面,像是传输带一样,不停的向前,通向了一条甬道。

    我随着甬道前进,很快就看到,一栋栋牢房一样的单间,并没有房门,不过有很多纵|横交错的光线,挡住了里面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面,是各种各样的恐龙,每个恐龙的头上,都带着一个类似于王冠的金属罩子,它们身上都插着各种的管子,有的管子里面,还有各种颜色的液体在流动。

    看起来,很想是有人在用这些恐龙,来做实验一样。

    我这一打量的功夫,脚下的传送带已经把我送向了一间单独的房间,我可不敢进去,万一出不来就不好玩了!

    我转身就跑,可是脚下这个传送带非常的奇怪,我一跑动,它就自动加快了速度,正好抵消了我跑动的速度,继续把我向房间运输过去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……高科技啊!

    我双脚用力一蹬地面,纵身向前,落地后,再次跳起,像是僵尸一样,一蹦一蹦的向前,这次总算是距离房间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这边弄出了不小的动静,有的恐龙被我吵的睁开了眼睛,一起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恐龙叫的抑扬顿挫的,音阶蛮古怪的,我起初不在意,然而想到一件事情,我浑身一震,冷汗一下子淌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……不对劲啊!

    我不是恐龙研究专家,这里面大部分的恐龙,我都叫不出准确的名字,可是有一件事情,我很清楚,这些恐龙肯定不是一个种类的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它们的叫声,应该有区别吧!

    就好像乌鸦和喜鹊都是鸟,但是叫声却截然不同,这是很自然的事情。可是现在,这些恐龙的叫声,虽然也有些不同,但是从腔调上来讲,却是非常接近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上海人和北京人讲话,虽然相差很大,但是细听之下,还是稍微有一点共同点的。

    看这些恐龙的叫声,我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似乎……它们在交流!

    这特么的……不会成精了吧!

    我心里震惊,但也没闲着,四下张望打量,忽然脚下的传送带,开始疯狂加速起来,我猝不及防之下,被带的向房间而去。

    接着,我的头顶上面,伸出两条金属手臂,开始向着我抓过来。

    我伏地闪过,两条金属手臂挥舞着,不停的追逐着我,与此同时,无数的手臂从上面伸下来,把我围在中间,我既要应付这些手臂,又要应付脚下的地面,忙了个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我在金属臂的围攻下,挣扎求生,就这个时候,瘌痢头捧着一块血淋淋的肉,出现在我的面前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