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 陌离

    我继续向前奔跑,一棵棵大树在我的身边晃过,枝叶茂密高耸入云,假如在现代社会的话。这些树木估计每一棵都是无价之宝,可是在这里,只能成为我捉迷藏的道具。

    在我的发力奔跑之下,陆行的恐龙渐渐被甩远。只有一些飞行的恐龙,还在空中追赶,发出一声又一声的鸣叫。

    “警告!警告!危险生物已经进入外围生态圈,启动次级警戒!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再次响起。我立刻做出了反应,避开比较密集的树木,挑着稀疏的树木开始游走。

    果然,一棵棵树木的枝条,开始延伸试图来捕捉我,我猫着腰,在它们的枝条间迅速的撤离,植物的动作毕竟太慢,这些警戒手段,对我来说全无压力,我闪避着树枝的围捕,脚下的地面,忽然剧烈的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我一跤跌倒在了地上,落地一个滚翻,避过了几根伸过来的树枝,手一撑地,正要借力而起,谁知道手所撑的地面,忽然像是海绵一样,软软的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用错了力道,狗啃屎一样一下子趴在了地上,几根树枝横空而来,把我紧紧的束缚住,我立刻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空中追踪而来的一只翼龙,鸣叫着落下,尖尖的鸟喙向我脑袋啄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块泥土,忽然自动跳了起来,砸在这只翼龙的眼眶上,翼龙吓了一大跳,顾不得再来袭击我,振翅而起,飞到上空左右张望着。

    它自然找不到是谁做的,因为这是我用意念控制的。

    吓走了这条翼龙,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了,不止这条翼龙,还有很多的恐龙将会赶到。我用力挣扎,脱离了树枝的束缚。

    那个主神,似乎能够控制着森林里面的每一样东西,这实在让我郁闷,我决定,今天的探险,先告一段落,等我回去想想办法再回来。

    就在我即将放弃的时候,我又看到了癞痢头,也就是那个头上有伤疤的霸王龙。

    它隐在一棵树后面,探头探脑的看着我,眼里闪动着好奇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种眼神,很像是我们见到一种从未吃过的食品,有种跃跃欲试的意思。

    很快,它就向着我奔跑过来,站在我的前面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身高足足三米多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,忽然扭身,粗壮的尾巴带着呼呼的风声砸向了我。

    我纵身后跃,躲过了它的尾巴,转身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癞痢头在后面追赶了我一会,但是很快,我们就和那群恐龙迎头撞上了,癞痢头马上就躲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我斜刺里冲出去,一阵狂奔,总算再次甩开了恐龙们,刚刚喘了两口气,就听到了潺潺的水声。

    我跃上一棵大树,眺目远望,就在不远处,一条小河蜿蜒着从林间穿过,在几百米开外,汇聚成了一个湖泊。

    阳光静好,无穷无尽的森林延伸,青草萋萋,澄澈碧蓝的河流,倒映着辽阔高远的瓦蓝天空,不见半点浑浊和污秽,这一幕,仿佛只有神才能创造出来的美丽地方。

    我仿佛被火光吸引的飞蛾,不顾一切的朝着那里奔跑而去。

    清澈的湖水洗涤我身上的尘埃,我痛痛快快的在水里畅游,灌了一肚皮水,清凉舒爽的感觉,让我简直都不想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了。

    这次,是非常急促的声音:“警告警告!未知生物已经闯入了关键区域,启动红色预警!红色……”

    我正在琢磨着红色预警到底是什么东西,天空忽然暗了下来,无数的乌云突兀的出现,越聚集越多,很快遮蔽了日光,一道道闪电,在空中聚集成形,像是无数的银蛇,在空中翻滚不休。

    我立刻明白,这特么的就是红色预警呃,天打雷劈啊!

    有种你弄个雾霾试试,让我无处可逃!

    关键区域……我急迫的目光在这湖水中搜寻,却什么都没有发现,转瞬之间,一道巨大的霹雳从天而降,闷雷声随着响起,我和乌云之间,被那道霹雳整个连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时间再寻找这片湖泊的可疑之处了,从湖水中跃出,**的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又一道的闪电从天而降,在我的身后追逐着我,我翻滚跃起,闪转腾挪,躲避着闪电,同时不忘顺手留下标记,打算以后再来看看。

    那些围追堵截我的恐龙,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,我跑进树林之后,雷电就停止了,我看了一会那乌云笼罩的湖泊上空,掉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林中,我又遇到了那些恐龙,我轻车熟路的摆脱了它们,还顺了两颗恐龙蛋,抱着跑出了森林。

    我发现,只要我离开森林,那些恐龙就不再追赶了,似乎它们不能或者不愿离开这座森林。

    我回到了女人们的身边,她们问我,为什么离开了这么久,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我们围着篝火,吃着烤龙蛋,开始商议起来。

    按照领主的说法,这里应该就是离开荒岛的关键,可是现在的问题在于,我进入那片森林,实在难度太大,每次都是仓皇逃离,并不能踏踏实实的在里面寻找。

    “每次,你都被当做危险生物,这是问题的关键!”苏姗开口,我看了她一眼,就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最近我真的不愿意再去看她了,没有什么,比曾经热爱如今陌生更让人心痛。

    “其实解决这个问题蛮简单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再次开口,我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我再次转头看她,盯着她的笑靥如花,看到她眼神中那种熟悉的光芒,我恍如被雷击中,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“苏姗?”

    “干嘛!”苏姗皱着小鼻子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?”我颤声说着,紧张的看着她,心里不停的祈祷。

    “我从未真正离去!”苏姗站起来,慵懒的伸了个懒腰:“今晚的月亮蛮不错的,王,陪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我心里的喜悦如同潮水汹涌,一把抱起苏姗,向着不远处的丘陵奔去。

    丘陵隔开了众人的视线,我翻身将苏姗压在下面,饥渴的唇在她身上游离,粗暴的撕去了她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苏姗像是八爪鱼一样缠着我,炙热的红唇如火一样回应着我,我们两个之间没有再说什么,在彼此粗重的喘息中,迅速的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啪啪啪的声音让月亮羞怯的躲进了云层,黑暗之中,苏姗英勇的抵御着我潮水一样的攻击,直到最后瘫软在我怀中,如同一团棉花。

    “苏姗,告诉我,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我用手指绕着她的秀发,盯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以前对你说过吗?小时候的我,非常非常胆小……”苏姗把头枕在我宽厚的胸膛上,声音轻轻颤抖起来:“在我六岁那年,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一生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小时候,父母工作很忙,她经常一个人和保姆在家,有一天晚上,家里来了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当时苏姗正在和保姆玩捉迷藏,她躲在床下面,眼睁睁的看着保姆被那两个男人捆了起来杀害,并且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,黑暗中,保姆的尸体就躺在床边,死不瞑目的双眼,始终在对着她。

    当苏姗的父母和警察把她从床下找出来的时候,苏姗表现的异乎寻常的冷静,大人们并不知道,这个稚嫩的孩子,在长长的夜里,伴随着一具尸体,度过了怎样的心路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苏姗的身体里面,就多了一个另外的人格。这是这个小女孩,深埋在心里不为所有人知道的绝对秘密。

    这个人格,并不是经常出现的,只有苏姗感觉恐惧和无助的时候,才会占据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从小学到中学,苏姗渐渐意识到了这个人格的存在,她大学毅然选择了心理学,就是为了探询解决自己问题的办法。

    可是最好的医生,也不能医治自己,那个人格,还是会时不时的出现,和她争夺身体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苏姗紧紧搂着我,大眼睛中盛满了哀伤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我,你还会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!”我干脆的回答,让苏姗浑身剧烈颤抖,我怜惜的含住她小小的耳垂,轻轻说道:“是爱!我爱你!”

    “坏蛋!”苏姗这才明白,我在调|戏她,粉拳打在我的胸口上,好一会,她幽幽的说道:“可是,那种忽然消失的感觉,好讨厌啊!陈博,我的王,你能不能帮帮我,帮我摆脱那个家伙!”

    “我要怎么才能帮助你?”我迫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姗皱眉想了想,说道:“我们只能摸索尝试!你看这样好吗?让我消失的时候,你就要唤醒我,让我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!”

    “要怎么才能唤醒你呢?”

    苏姗咬着嘴唇,轻轻说道:“那个家伙,自称苏姗,那我以后就不再叫这个名字啦!嗯,对,我要改一个名字,当我消失的时候,你要想尽一切办法,把叫那个名字的我,从消失中拉回来!”

    “以后,苏姗这个名字,就留给那个讨厌的家伙吧!我的新名字……就叫做……陌离吧!”

    陌离,莫离……我感受到了苏姗与那个家伙抗争的决心和勇气,以及对我深深的痴恋。

    “苏姗……”我刚刚叫出苏姗的名字,看到她不满的目光,立刻醒悟自己叫错了。

    “陌离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姗在我的胸膛上咬了一小口,轻轻的说道:“王!以后,我就是你的陌离!”

    我怜惜的在她丰|臀上拍了一把,苏姗的娇呼声仿佛最猛烈的春|药,我抱着她,再次和她进入了极乐世界。

    **消散之后,苏姗软软的摊在我的身上,喘着气说道:“好啦,我们说说,如何让你变成非危险的存在的!”

    我知道苏姗所指的是什么,眼神一下子亮了,急忙问道:“你有办法?让我不再被称为危险目标,进入密林!”

    陌离捂住小嘴,吃吃笑了起来:“我只是建议啊!记得以前我看过一段视频,据说有人猎杀大象……为了把自己伪装成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苏姗这么一说,我一下明白了,原来苏姗说她有办法,想让我……

    “管用么?”我愁眉苦脸的看着陌离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啦!”陌离带从未出现过的严肃,搂住了我:“王,当我不在的时候,你一定要记得找我啊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