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可疑

    “烧……”我惊讶的看着苏姗。

    这森林实在太美丽了,就好像一个穿着绿衣的仙子,每一眼看上去都美不胜收。我想到万一起了火,那满目疮痍的模样。心里还真是有点不太情愿。

    这森林不像之前苏姗她们烧过的热带雨林,烧不了多一会就会熄灭,必须使用石油助燃,这里树木应该是属于那种一烧起来就无法控制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忽然勾起我一个想法,之前在那个森林里面,苏姗和古蔺为什么要烧掉那片雨林啊,一直也忘记问她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就是想烧啊!”苏姗语气平淡,似乎那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看了苏姗一眼,她表情似乎有点奇怪,那种表情……叫做不耐烦吗?

    “大男人婆婆妈妈的!”苏姗摇了摇头:“你是我们的王,你这么优柔寡断,是不可以的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苏姗的意思,似乎是让我马上就下决断,烧毁这片森林!

    虽然我一直对苏姗的智慧比较佩服的,可是这次,我还是觉得她这个办法,有点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这片森林,里面不知道栖息着多少种动物植物,万一火势无法控制,岂不是要一起烧死?那数量应该是成百上千亿的吧!这个……良心上实在有点……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万一电脑主神就在这里面,把它一起烧毁了,我们不是永远都回不去了?

    当然,为了回家,若是放火能够解决问题的话,就算心里会受到煎熬,我也会点火的,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,现在我们并没有半点线索,就先烧毁了这片森林,以后食物和水源也得不到补充了,我们要如何生存下去呢?

    我把我的困惑,和苏姗商议了一下,谁知道我还没说完,她已经不屑的撇撇嘴:“如果空想就能够回家的话,那么我们就坐在这里想,这里讨论好了!不试试,怎么知道是不是想要的结果呢?”

    我愕然望着苏姗,她眉眼如昔,可是脸上那种表情,却让我非常的陌生。

    不……不算陌生,曾经她有一次,也这样的对我说过话,说我不像个男人,什么都要依靠女人……那个时候的她,表情就是这个样子的!

    难道……我忽然想起不久之前,秋雅说过的一句话,她说……苏姗是个双重人格的人!

    后来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,苏姗连见到没见到过秋雅,秋雅是怎么知道的?所以她那句话的可信程度,并不是很高!

    但是现在苏姗的表现,却让我再次想起了秋雅的话,也许,这真的是一个合理的解释,否则一个对你痴心爱怜的女人,转眼又变得冷漠鄙夷,这冰与火的感受,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苏姗!”我死死盯着她的眼睛,大声说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女人们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,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们这边,苏姗诧异的看着我:“你在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从她的脸色中,我看不出半点的端倪,我决定再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我逼近了她,几乎要和她脸对脸的贴着了,她的眼中闪过意思嫌憎,被我敏锐的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她想要向后逃离,我一把搂住她的腰,强迫她和我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,盯着她的瞳孔,低沉的问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苏姗用力推我,又急又怒的说道:“现在不是你精虫上脑的时候!我们先商量事情!”

    “商量什么?”我将她迫到一棵树前,紧紧挤压着她的身体,那平时香软的娇躯,此刻却无比的僵硬。

    “商量……出去啊……”苏姗的声音软化了一些,柔声说道:“你先放开我……我们先想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我感受到了来自她肢体语言的抗拒,心里越发的难受,皱眉说道:“商量什么?你不是决定要火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苏姗说出两个字,立即改口:“当然不是,如果你不同意的话,我们可以从长计议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点点头,低头用自己的脸紧紧贴着她的脸,凑近她的耳朵,吹了两口热气,低声说道:“我抱着你,也可以商议啊!”

    说着,我的手探上她的后背,温柔抚}摸,她的后背嫩滑的肌|肤上,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我的心像是刀绞一样,没有什么,比来自于爱人之间的无形抗拒,更让人难过,我故意对她如此,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苏姗,现在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了,她不是!

    因为我坚信,苏姗始终是爱我的!想到那个夜晚,她咬了我一口,遗憾给我留不下伤痕,让我无法看到伤口就想起她……那,是不是她当时留给我的暗示?

    我松开了苏姗,心里落寞如雪,转身离开了她。就算她真的是双重人格,我也无法对她怎样的,毕竟,这是我所爱之人的身体啊!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我刚走了几步,苏姗在后面叫我,我回过头,她乌溜溜的大眼睛写满了奇怪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累了!”我疲惫的坐了下去,刚才在恐龙之间生死逃亡,都比不上此刻的心累。

    “需要谈谈吗?”我仰头看着她:“比如,你要把我的那个苏姗,什么时候还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!好奇怪的话啊!”苏姗的脸色有点不自然,故作诧异的看着我:“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不想说就不要说啦!”我闭上了眼睛:“我休息一会,再去找东西给大家吃!”

    我无法硬起心肠对这个苏姗怎样,所以,我只能等,等那个苏姗回来,这次,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问明白。但是现在,我绝对不能纠结在这件事情上,刚才这个苏姗有一句话说的很对,我是她们的王!我必须要为她们负责,保障她们最基本的生存!

    一个香软的娇躯,挨着我坐了下来,睁开眼睛,陈丹青正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陈博,你是不是觉得,苏姗有问题!”

    我疲惫的笑了笑,没打算让陈丹青知道,低声说道:“没事的!可能我太累了!”

    “放P!”陈丹青低低的啐了我一口,伸手扳住我的脸,强迫我的眼睛对着她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有点生气,故意露出惊恐的表情:“你想调|戏我?”

    “陈博!”陈丹青的脸沉如水:“你要是不说的话,以后就什么都不要对我说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我叹了口气,小声把我对苏姗的怀疑说了,陈丹青深深皱起了眉头:“难怪!”

    “其实,有件事情,我早想对你说了,就是觉得你小子可能会误会我在挑拨,一直都藏在心里!”陈丹青咬着我的耳朵说道:“这个苏姗真的有问题,有一次,琳娜看到她在树上刻着什么,问她,她说自己在做标记。琳娜当时并没有当回事,后来有一次无意中告诉了我,我仔细观察,我们赶路的时候,苏姗确实有时候会故意落在后面,在树后或者石头上留下标记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并不能确定,她是不是为了让我们回头的时候不会迷路。可是如果那样的话,她应该告诉我们的!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虽然说到这里就不说了,但是我明白她的意思,她在怀疑苏姗有问题,她所留的标记,会不会是……留给别人的!

    比如……古蔺!

    上次古蔺和领主突然出现,虽然是救了我们,可是他们来的太及时了,他们怎么就能那么准确的找到我们呢?而且,之前的苏姗,很喜欢给我出主意,用她的智慧和远见,一次又一次的让我们度过难关,可是最近几天,苏姗几乎都很少说话,这的确有点反常啊!

    有的事情真的是不能往深处想的,越想就越破坏感情,我摇摇头,不让自己再想下去,站起来告诉陈丹青,我去找点食物和水。

    陈丹青低低叹息一声,站起来抱了我一下:“小博,你多小心!如果……万一……我回不去的话,你回去告诉我爸,少喝点酒!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呢!”我伸出双臂拥着她,皱眉道:“别胡思乱想,要是不能把你带回去,我自己也不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老是做噩梦……”陈丹青的软弱,持续的时间以秒计数,很快就一巴掌拍开了我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往哪儿放呢?干啥呢!吃表姐豆腐啊!没大没小的!”

    我举起那只刚才按在她丰|臀上的手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要振作!要奋起!这段时间,我实在是患得患失的厉害,渐渐有点不像我自己了!

    我再次朝着那片密林,脚步轻快的走去,那个什么警告……不是说劳资是危险生物么?劳资真正危险的时候,你丫还没见到呢!

    我疯起来,连我自己都害怕的!

    我大步走向那片森林,踏入之后,果然那个警告的声音再次响起,我向前奔跑,直插森林的深处,我要和那些大家伙们,好好的捉捉迷藏!

    我记得很早以前,苏姗对我说过,要找到敌手的弱点,用自己的优势去击败他!我的优势,就是充沛的体力,而那些恐龙,特么的大是大了,但是剧烈的运动,对于体力的消耗也非常的大吧,我就是打算,活活耗死丫的!

    密集如雨的脚步声,震颤着大地,无数头恐龙从四面八方,向着我聚拢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迅速的寻找到了几棵相邻比较近的大树,攀上最中间的一棵,身躯挺得笔直,傲然看着它们,胸中的热血,迎风沸腾燃烧起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