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祭品

    “你是人类和狼的基因混合而成对吗?”苏姗后退两步,到了我的身后,掩嘴笑道:“我们国家有一本书,叫做西游记。里面有很多你的同类,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,叫做妖怪!”

    芬里尔的脸上闪过一丝浓厚的悲哀,沉声说道:“它们。是真实的!”

    “那条大蛇,是不是也能变成|人形啊!”苏姗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它不能!”芬里尔摇摇头:“它进化失败了,虽然实力比我强大,可是它能够为主神起到的作用太小。所以只能听我的差遣!”

    “主神,就是那个超级电脑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苏姗的问题,得到了芬里尔的肯定。

    “芬里尔狼,大蛇耶梦加得,那么,还缺少一个死神海拉!”苏姗若有所思的看着秋雅:“传说中,死神海拉脸上有两面,一边如神一般温和美丽,而另一边是恶鬼般腐烂狰狞。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她的身体里面,有两个灵魂?”

    “是的!所以我说她曾经不是,现在是!”

    “那她应该就是主神最重要的试验品,我们来到这里,也是因为她对吗?”

    苏姗的问话,让芬里尔错愕了一下,颇有些敬佩的看着苏姗:“本来知道你是个聪明人,可是你的聪明,还超出了我的想象!没错,海拉是主神最重要的试验品,它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芬里尔停顿了一下,看着苏姗:“你能不能猜出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苏姗点头:“她身体里面还藏着另外一个灵魂,应该是全俊浩吧!”

    纳尼?我吃了一惊,不会吧!

    我记得,我打死全俊浩之后,就把他埋了起来,怎么这个世界上,还真有鬼魂吗?

    “鬼魂应该是没有,但是一个人临死之前的脑电波,会异常的强烈,这种脑电波如果保存下来的话……这个,可能就是你们所说的鬼魂吧!”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的三观,被整个颠覆了,怎么还有这种说法吗?

    “那么,‘他们’,指的又是什么?”我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芬里尔指了指秋雅:“海拉的脑子里,就是‘他们’!这岛上所有的怨念,被主神收集起来,放进了全俊浩的身体里面,所以全俊浩才会改变的!他被你打死之后,脑电波被主神转移给了秋雅,于是秋雅就成了有了两幅思维的人,也就是你们所说的,身体里面两个灵魂!”

    “时间,你也拖延的差不多了吧!”苏姗看着芬里尔,叹了口气说道:“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们,你到底对我们有什么企图?仅仅只是想杀死我们的话,你似乎不用费这么大的力气吧!”

    “时间,还不够!”芬里尔并没有否认他在拖延时间,而事实上,现在他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。

    这大厅的面积虽然很大,但是大蛇参与进来的话,我们连一丝一毫的胜算都没有,转身逃跑吧,那些让人恶心的圣甲虫还在外面,这简直就是走投无路啊!

    “讲真,我们逃不了的!”我盯着芬里尔,诚恳的说道:“为何不告诉我们,你到底要对我们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快了……快了!”芬里尔侧头,看着走近我们的秋雅,我惊讶的发现,秋雅的神态,变得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我很难形容那种感觉,就好像换了女装的全俊浩,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面貌还是秋雅的面貌,可是那走路的姿势,还有眼中脸上透露出来的表情,完全就是全俊浩的昔日模样啊!

    “呵呵,陈博,别来无恙!”秋雅的声音,也变得无比奇怪,就好像一男一女混合在一起说话,很中性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有恙,你有药吗?”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想激怒我?”秋雅冷冷一笑,眼中射出的寒光,是浓得化不开的怨毒:“放心,我不会生气的!我只是可怜你!”

    “可怜我?可怜我什么?”我故作惊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中国有一句诅咒人的话,似乎是,让你永世不得超生!”秋雅的声音冒出丝丝的寒气:“你会看着你所爱的人,遭遇最悲催的经历,你的肉}体会死去,可是你的脑电波还在,你会看着自己的肉}体,一点点的腐烂,看着圣甲虫在你的身上爬来爬去,啃噬你的腐肉,你会变成它们的粪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好像,你那个样子吗?”我开口截断了秋雅,嘿嘿笑道:“我记得把你埋在一个大坑里面,泥土把你包围,你陷入了永夜一样的黑暗,泥土里面的蛆虫在你的身体里面钻来钻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够了!”秋雅厉声截断了我,瞬息之间欺身而近,伸出尖尖的指甲来抓我的脸。

    我始终在刺激她,等的就是这一刻,我虽然不知道,他们到底想做什么,但是我绝对不能坐以待毙,必须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!

    我不动如山,等到秋雅的指甲快要抓到我的脸的时候,我猛然拔出匕首,瞬间划过秋雅的脖颈。

    秋雅的脖颈被匕首划过,却变成了散碎的影子,原来,她的速度实在太快,闪避了过去,只留下残影被我击碎。

    她向后飞退,我纵身而上,手里的匕首前伸,对着她的胸口刺去。

    秋雅飞退,我急追,我们两个始终维持着这个姿势,在石台下面急速追逃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脚下忽然震动了起来,整个大厅在颤抖在摇晃,女人们纷纷发出了尖叫,我停止了追逐,赫然发现,那尊雕像……动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!就是现在了!”芬里尔纵声长笑,向前一跃,扑向了苏姗。

    我刚才为了追逐秋雅,距离他们远了一些,再想回头去救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我用力投掷出了手中的匕首,同时飞身而至,想要救下苏姗。

    可是秋雅这个魂淡,却翻身扑向了我,伸着长长的指甲向我抓来。

    我脚下一错,避开了秋雅,就见到大蛇从石洞口探了出来,正在不停的往外延伸,它庞大的身躯挤占了这个大厅太多的空间,而且给我一种极度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砰砰几声枪响,芬里尔已经到了苏姗的面前,却只能急忙闪避,苏姗逃过一劫,咬了咬嘴唇,不但没有往后躲,反而朝着石像跑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们都看明白了,那个石头雕像,就是地面晃动的中心,一块块的石块,正从雕像的身上剥落,当石块全部掉光的时候,我们全都惊呆了!

    雕像的里面,站着一个男人,他的脸孔长相,和忽然被摧毁的石头雕像一模一样,不过他的眼睛是紧紧闭着的,怎么看都怎么别扭。

    “想要复活我们的主人,必须要用你们的鲜血做祭品!”一个古朴苍老的声音,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,却给人一种振聋发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祭品?”我还在愕然,枪声停止了,芬里尔的手,已经捏住了琳娜的咽喉。

    那些女人,刚才是围在一起的,拿着枪的琳娜在最前面保护大家,可是她毕竟是个普通人,毕竟快不过芬里尔。

    琳娜被制住,其他的女人都在尖叫着,我叹了口,放弃了追逐。

    秋雅疾步冲出,对着我开始拳打脚踢。我勉强抵挡了几下,就被他一脚踢中肚子,向后跌飞。

    秋雅闪身急追,而我故意挨上这一脚,就是为了不让她防备。

    我张开双臂护住头脸,秋雅的打击接踵而至,就好像石头锤子在我的身上用力敲打,我闷哼着,嘴角不停的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女人们的尖叫此起彼伏,被芬里尔先后打倒,而我也在秋雅的打击下,变得猪头一样。

    我倒在地上,看到落入芬里尔手中的女人们,急的目呲欲裂,却根本就不敢再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捆上!”秋雅冷冷的对芬里尔说道。

    芬里尔从我们的腰间解下长藤,把我们依次捆了起来,好像一条绳上的蚂蚱一样,牵扯着来到了石台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芬里尔深深的弯下腰,对着雕像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雕像身上的石块碎屑,还在不停的掉落着,粉尘烟雾中,那个石像中男子,裂开嘴巴,朝我们笑了笑,然后眉头就皱了起来

    “只有……这么点人么?”

    雕像的声音中带着不爽,我大声问道:“你到底什么人?为何不让我们离开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大人!”芬里尔盯着雕像,目光中写满了崇拜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想让我们做什么?”我干涩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,似乎说过,我们是祭品啊……”苏姗无奈的叹息道:“到底在搞什么鬼啊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